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10 09:49:17

身体有个关二爷 完本

身体有个关二爷

来源:作者:屁屁裂两瓣分类:都市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男女主角名为关文武秦晴小说的名字是《身体有个关二爷》,这是一本非常有看点的都市小说,为网络作家屁屁裂两瓣所编写,此书又名《我的身体有个关二爷》。关文武没想到,演个关羽单刀赴会的戏剧,竟然把关公爷演上身了,把他的身体当成关公庙想来就来,扰乱了他的生活。他四处求人想请他离去,却不料要找到刘备后人才能办到,可这茫茫人海,他去哪找刘备后人?我住在山西一处穷乡僻壤的关家村里,村落中间有个大一点的关帝庙,里面供奉的自然是武圣关二爷。门口也供奉着一柄大刀,3米长,据说不是几十斤,足足有200多斤铸铁打造而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名为关文武秦晴小说的名字是《身体有个关二爷》,这是一本非常有看点的都市小说,为网络作家屁屁裂两瓣所编写,此书又名《我的身体有个关二爷》。关文武没想到,演个关羽单刀赴会的戏剧,竟然把关公爷演上身了,把他的身体当成关公庙想来就来,扰乱了他的生活。他四处求人想请他离去,却不料要找到刘备后人才能办到,可这茫茫人海,他去哪找刘备后人?

    免费阅读

    我住在山西一处穷乡僻壤的关家村里,村落中间有个大一点的关帝庙,里面供奉的自然是武圣关二爷。门口也供奉着一柄大刀,3米长,据说不是几十斤,足足有200多斤铸铁打造而成的青龙偃月刀。村中不乏壮士粗汉,即使能拿得起,不过200多斤的大刀却挥舞不动。

    这天,我接到了梦寐以求的重点大学录取通知书,明天又刚巧是村里的习俗赶庙会。

    已步入花甲之年的爷爷,为了庆祝我考上好大学,想要出山上台亲自演一出。爷爷曾经是个唱京剧武生,每年庙会的时候都会演一些关公的戏曲,而关公单刀赴会最精彩的那一段,也是必不可少。

    我自然以他身体为重,于是这个角色自己便替爷爷担起。178的个头,加上从小受到渲染,也练就了一些扎实的基本功。

    演关公形象,也是绰绰有余。

    有人和我开玩笑,说上台的时候拿关二哥的真刀上去才带劲。我当时心情正值高昂,在关帝庙前顺口开玩笑的说,明天吧,明天单刀赴会的时候我就用。

    第二天要上台化妆的时候,找来找去都找不到胭脂,关公必然要红脸,这可是急坏了所有人。化妆的老师傅突然一拍大腿,最后在关帝庙里找来了朱砂。可是爷爷很是犹豫,朱砂一直是禁用的。

    为什么呢?一则说是皇帝批奏折使用,也有勾决犯人处斩的时候也用朱砂,连道士画符也是用这个。从来就没听说化妆用朱砂,外面的村民都等得不耐烦了,一咬牙,我的脸上也就直接抹上了朱砂。

    我一上台,台下的村民哄然就叫好。髯长二尺,面若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眉卧蚕,威风凛凛,扮相几乎跟庙里的关公一模一样。

    可是演了没多大一会,按排戏是要拿着假的大刀挥舞一番。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脸上突然燥热得不同寻常,感觉整个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汗孔扩张,热血澎湃。原本圆月高挂上空,遍布星夜,怎奈远处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卷席而来,伴随着时高时低的轰隆雷声。

    当后台的人递上那把假大刀时,卧蚕眉拧成一条麻花绳,情不自禁对那个人脱口大喝一声:“给把演戏的假刀给我作甚?”

    愣是把后台和台下的人吓住了,我一个跟头就翻了下去,一直走到关帝庙门口那把重达200多斤的青龙偃月刀前,单手一下轻松的举了起来。

    台下顿时欢叫掌声雷动,这举动可是把后台的人给惊呆了。

    我重新跳回台上,浑身充满了能量,十足兴奋。举着青龙偃月刀就开始挥舞起来,狂吟舞刀,脚下游龙穿梭,时而轻盈如燕,落刀纷崩。

    越舞越亢奋,耍了半天也不累,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时间一长,所有人都好像都发现了不对劲,后台冲上两个大汉,硬是要把我拉下去。

    顿时我万分不爽,一手将青龙偃月刀尖柄末端狠狠往地上一砸“锵”,硬生生把那水泥地台戳出个洞。横眉怒指那两个大汉,不怒自威,另一手捋着二尺髯须,声如洪钟怒道:“大胆小厮,莫不见关某正耍得尽兴,怎敢扰乱?”

    “轰隆隆!”

    “轰隆隆!”

    话刚说完,一道闪电划破天空,伴随着一股震耳欲聋的雷鸣声。

    忽然台下的村民噗通全部跪下,一边磕头一边喊:“关二爷,我们看见你耍大刀了,求您停下来吧!”一直反复不停哀求着。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原本热闹的庙会安静了下来,所有人朝着自己下跪,才恋恋不舍把那青龙偃月刀想要放回原处。

    举着青龙偃月刀正要放下,“咔擦”一声,紧接着一道手臂粗壮的天雷直劈向那还指着天的大刀。

    “嘭!”

    200多斤铸铁的青龙偃月刀瞬间爆碎,我两眼一黑,倒在地上浑身抽畜。

    这一躺,足足躺了一个多月才下床。

    事后,爷爷叹了一口气,说关二爷附体,也不知是福是祸,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整个过程回忆里,给我最大的感觉像是变了另一个人,意识清晰,身体和言语却是不由自主。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力和力气,脱胎换骨般,令人痴迷。

    这一事迹传遍村里村外,听闻我康复,院子立即聚集了一大泼好事的村民,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我独自一人坐在院子中晒太阳,村中一位颇有地位的村长闻讯而来,鞠着腰在我面前不断打量:“关文武,身体还有哪不舒服?”

    我抬头有气无力的望村长一眼,嗓中堵住了般,只能摇摇头示意。

    村长眯着一对老花眼仔细看清我的五官后,神情大惊,拉着爷爷两人在数尺远窃窃私语。虽谈话音量并不大,我闭着眼集中精神倾耳,仍旧听得一清二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