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6 08:59:20

嫡女重生腹黑夫君太妖娆白媚生楚嗣昭 连载中

嫡女重生腹黑夫君太妖娆白媚生楚嗣昭

来源:作者:梁上原分类:穿越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作者为梁上原的原创热门小说《嫡女重生:腹黑夫君太妖娆》在线阅读。《嫡女重生:腹黑夫君太妖娆》小说主角叫什么名字?《嫡女重生:腹黑夫君太妖娆》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嫡女重生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为梁上原的原创热门小说《嫡女重生:腹黑夫君太妖娆》在线阅读。《嫡女重生:腹黑夫君太妖娆》小说主角叫什么名字?《嫡女重生:腹黑夫君太妖娆》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嫡女重生:腹黑夫君太妖娆》的主角是白媚生楚嗣昭,作者是梁上原,是一本连载中的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白媚生上一世识人不清,最后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重活一世的她不再是纯良的白莲花,她要将害她之人统统拖入地狱。

    免费试读:

    耳际传来阵阵猛兽的咆哮,恍恍然张开了双眼,脸前的一幕要她肝肠寸断。

    那红嫩的小肉团儿正懵懵向自己爬来,“母后,母后……”

    她要冲过去,却是发觉自身已是囚陷牢笼,周边簌簌作响的青铜锁要她寸履难行。

    “来人,快把皇长子抱走呀,快来人!”

    “来人?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嗞嗞的两声尖笑要白媚生抬眼,一个女人正一步步从石阶上走下。

    她穿着正宫娘娘才能穿的宫装,表情异常讥讽地看着她,然后又瞧了瞧那尚且在襁褓中的小孩儿,温声讲道:“白媚生,这场戏好看么?”

    “长姐,你在讲什么?赶快去救琛儿,赶快去呀!”睨眼瞧了她几眼,最终丝帕掩口,讥笑着讲道:“凭什么救他?”

    有些许傻眼的瞧着脸前本应当熟络却是又陌生的女人,温声讲道:“长姐,那是琛儿,是我的孩儿,是你的外甥呀……”。

    目光突然转为毒辣,最终指着观兽台上那肉团儿咆哮道:“对,他是你儿子,就因是你的儿子,因此,他才更不能活……他娘抢了我的中宫皇后宝座;连那小贱胚子亦是要抢走从属于我皇儿的地位,甭想,甭想!”

    “你……”不敢确定的抬眼瞧着脸前的女人,最终讲道:“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亨……看着了么?看着我如今身子上穿的衣袍了么?这可是六宫之主才可以穿的,这本应当是我的,可是你,你倚靠着自个儿嫡女的身分,把这所有全都夺走了,现而今,我要抢回来,我全都要抢回来……连带我儿子的,我要一块抢回来!”

    目光景寒的瞅着脸前的女人,最终沉静的问:“你有身孕啦?”

    “呵呵,怎么?没料到罢?你觉的你可以霸占着圣上?可我跟你说,圣上自一开始喜欢的便是我,是我白丽华,不是你白媚生……”。

    声响有些许破碎,却是仍逞能的讲道:“不,你骗人,圣上喜欢的是我,我跟圣上青梅竹马,琛儿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圣上……贱货,你把圣上骗到哪里去啦?圣上,救命,救一救咱的琛儿,圣上,救命呀,来人,快快来人!”

    “可以了,住嘴罢!寡人便在这儿!”瞧着那龙袍加身,容貌寒俊的男人一步步向石阶下走来,白媚生伸掌叫道:“圣上,圣上,惠妃这贱货要伤害琛儿,圣上,你救一救咱的孩儿!”

    厉潇肃却是站在了白丽华的身侧,满目痛宠的搂着她的腰际,浓情蜜意的讲道:“爱妃,怎亲身跑到这儿来啦?如果是吓到腹中的皇嗣应当如何是好?”

    “圣上~~嫔妾如今是你的中宫皇后啦!”

    “对对对,瞧寡人这记性,现而今丽华已然贵为寡人的皇后,统率后宫,母仪天下!”

    浑身抖了下,青铜锁也跟随着哗啦啦的响起,抬眼凄迷的瞧着厉潇肃,叫道:“为什么?”

    “为什么?事已至此,亦不妨跟你说,我自小爱的一向全都是丽华,仅是你外祖父身分显赫,你娘亲又倚靠着嫡妻的位置把你强塞给我,为我的千秋基业,我才一向黯忍着对丽华的感情;可现而今,我已然是万人之上,谁全都甭想再碾在我脑袋上!”

    “没,是你说喜欢我的!”

    “住嘴!你便跟你的娘亲一般,全都是偷旁人东西的贱货;当初我父亲跟我娘两小无猜,如果不是父亲中了状元以后,给你外祖父看中,逼着父亲娶了你娘那贱妇,我亦不会变成庶女!”

    摇着头,瞧着厉潇肃冰寒的目光,又瞧着那一帮围着幼子的饿狼,凄厉的高声叫道:“圣上,你对我如何都可以,可琛儿是清白无辜的,他是你的亲骨肉呀!”

    男人仅是讥诮了几下,便不再看向她。

    白媚生全身冰寒如坠冰窟,伸掌摇荡着囚笼,咆哮道:“厉潇肃,虎毒不食子,莫非你连畜牲都不如么?莫非你便不怕这天底下的悠悠之口么?莫非你便不怕我大哥会来寻你算总账么?”

    厉潇肃好像是给气急,一甩袍袖,讥诮一声讲道:“大元帅白远道通敌叛国,戕害忠良,已在嘉陵关就地处斩,其外公太原郡公府参于当中,连坐九族……皇后白媚生伙同大元帅黯杀圣上,其罪当诛,连带其子,置于观兽台,千刀万剐!”

    浑身不住的战抖,眼瞧着观兽台上边齐齐举起的弓弩,白媚生肝肠寸断:“不要!”

    白媚生大哮一声,一口黑血喷薄而出!

    脸前全是晕红,心尖嘀血,耳际却是只可以听着白丽华的猖獗大笑,“白媚生,你还想指着你大哥来救你?我跟你说,便是父亲亲自毒杀了你大哥;父亲说,他不想再遭到你们卓家的掌控,他要一心尽忠圣上,尽忠我!”

    指甲盖活生生的在囚笼上掐断,五指浸出红血,胳膊腿给铁锁牵引着发出嘎嗞的破裂声响尤不自知;穿过血红色的双眼,她看着她钟爱了一生的男人,慢慢把手垂下……

    囚笼缓缓的给人吊起,仍不满足的饿狼转而看向给青铜锁囚禁的女子……

    早已麻木不知疼为何物的白媚生,却是纹丝不动的瞅着那双男女,望天咆哮:“天若有情,我必踏血归来,届时便是负我之人的死日!”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