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6 08:59:11

扶朕起来,还能宠! 连载中

扶朕起来,还能宠!

来源:作者:沁鸢分类:穿越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作者为沁鸢的原创热门小说《扶朕起来,还能宠!》在线阅读。《扶朕起来,还能宠!》小说主角叫什么名字?《扶朕起来,还能宠!》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扶朕起来,还能宠!》的主角是凤砚卿楚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为沁鸢的原创热门小说《扶朕起来,还能宠!》在线阅读。《扶朕起来,还能宠!》小说主角叫什么名字?《扶朕起来,还能宠!》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扶朕起来,还能宠!》的主角是凤砚卿楚鸢歌,作者是沁鸢,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穿越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楚鸢歌被自己研究的毒药毒死,居然穿越了,采个灵芝都能坠崖,还好没再次摔死,有肉垫王爷凤砚卿在下面垫着。想解毒,先给钱,想要药,先给钱,想问问题,先给钱,有钱寸步难行,为了看遍异世美男,必须得先赚够钱。精彩节选:

    酒鬼是王大财派人抓走的,关在了王宅的密室里,他知道圣姑需要更多的人,想用这个酒鬼引她来。

    他在府中设下了天罗地网,只要她现身,他必然要先抓住她,再问他儿子王允之的下落。

    王大财再次用他们之间独有的联络方式通知圣姑,说命案告破,城中的风声不如之前紧俏,他又帮她抓了人,让她来带走。

    圣姑很谨慎,暗中刺探了两次,确认城里无异常后,才在一个夜晚光临王宅。

    王大财如往常一样,带着她去密室带尚在昏迷中的酒鬼,要出去时,他却闪身在前,在一明一暗的分叉口往墙壁上一拍,一扇铁门将圣姑拦在了里面。

    圣姑黑纱下的脸色一变,厉声道:“王老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大财隔着铁门和她对视,同样冷声问:“我儿子在哪里?”

    圣姑冷笑:“自然在他该在的地方,王老爷,你不信任我?”

    “我要见他。”王大财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提出了要求。

    “我收到消息说他已经遇害,你我之间的承诺前提是我儿子的安全,若你不答应带我去见他,你也休想走出这密室。”

    圣姑眼中尽是不屑一顾:“你以为这区区铁门困得住我?”

    王大财道:“我在你喝的茶里下了毒,你已经中毒了,解药在我手里,就算你破了这铁门,没有解药,同样是死路一条。”

    圣姑眼中冷光乍现:“你威胁我?”

    “我只想见我儿子。”王大财道,额头上紧张得冒汗。

    从接触的第一天起,这个女人就给他一种疯子的感觉,越深入越明显,他不确定她到底疯到了什么程度,万一她不在乎生死呢?

    圣姑本身就是毒药,她并非百毒不侵,但一般的毒药对她并无危害,而王大财能拿到的毒药,应该不会多稀奇。

    她试着运功,并没有遇到阻塞,想来王大财的毒药对她无用。

    圣姑暗自嘲笑他的愚蠢,却是道:“好,我答应你。”

    王大财以为自己赌赢了,喜出望外地打开铁门,却不想,圣姑鬼魅一般窜上来,一掌打在他胸口,他顿时感觉失去了半条命。

    圣姑冷漠地看着他:“你猜得没错,你儿子早就死了,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那便一起成为我的药引吧。”

    王大财满口血沫,不可置信地问:“你没中毒?”

    “蠢货。”圣姑骂了一句,运起内力,一左一右拎着他和酒鬼,速度极快地离开了王宅。

    暗处,楚鸢歌从布包里掏出一只竹筒,放出里面长得跟蜜蜂差不多的飞虫,对凤砚卿道:“跟着它。”

    凤砚卿经过几天的休养,上次的内伤已无大碍,闻言扣住她的腰,跟着那小虫子去追圣姑。

    除了他们,暗中还有数十影卫,都紧盯着一只虫子,一人问:“那黑衣女子身法极快,这小虫子飞这么慢,真的能追上吗?”

    楚鸢歌道:“小嗡可是我最值钱的宝贝,不要小看它。”

    她那天给凤砚卿的瓷瓶里,装着栖霞谷特有的花蜜,影卫在那十个人身上都弄了一些。

    味道很淡,却经久不散,人很难闻到,小嗡却可以借此追踪,只要不是翻山越岭,或被其他浓烈的味道掩盖,它都可以找到。

    说话间,小嗡的飞行速度有了提升,众人提速跟上,越过城墙,树影后退,来到凤砚卿曾光临过的地方。

    小嗡围着一片草地打转,楚鸢歌道:“就是这里了。”

    不明真相的影卫觉得小嗡不可信,因为这里除了小山丘就是了绿草地,根本藏不住带着王大财和酒鬼的黑衣女子。

    凤砚卿却知道,这个地点没错:“名诚。”

    他亲眼看过木屋消失,派贺名诚暗中查探,琢磨出这里被布了阵。

    早几天,贺名诚装作樵夫,在这里游荡徘徊,将阵法研究了个透,此刻正好派上用场。

    只见他走到原本有木屋的地方,提着剑和空气打斗,而后这里踩一下,那里踩一下,片刻后,消失的木屋完整地呈现在众人眼前。

    楚鸢歌在栖霞谷见过不少她师父的高端阵法,这个障眼法,不足以让她惊叹。

    她抬步要往里面走,却被凤砚卿扣住,他道:“你留在这里,影一影二,保护好她。”

    两名影卫一左一右站在了她身后。

    楚鸢歌脑子里想着渡春蛊,指了指还在打转的飞虫说:“小嗡只听我的话。”

    障眼法之下,定然有更凶险的东西,小嗡可以为他们引路,避免不必要的损伤。

    凤砚卿不信这只飞虫通人性,看了她一眼,直指要害:“竹筒给我。”

    楚鸢歌心底暗骂此人的精明,却是大大方方地将竹筒递了出去:“给你也没用,小嗡又不用它操控。”

    凤砚卿对蛊毒一无所知,拿着竹筒没瞧出个所以然,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其实他没猜错,秘密确实藏在竹筒里,但这是楚鸢歌独有的小把戏,别人要悟透,很难。

    小嗡很争气,并没有在凤砚卿敲击竹筒的时候飞回来,楚鸢歌心里松了一口气,一脸得意:“看吧,我没骗你。”

    凤砚卿将竹筒还给她,神色凝重地说:“一会儿不许离开我身边。”

    若是全盛时期,整个凤国打得过他的人都没几个,护住她不在话下,但如今的他沉疴跟衣袍一样,实力大打折扣,对上那黑衣女子,不知有几成胜算。

    楚鸢歌很惜命,联想到他几次的表现,忍不住问:“除了你之外,谁的武功最高?”

    凤砚卿道:“影一。”

    话音落下,便见她扭头问身后的人:“你们谁是影一?”

    凤砚卿的脸立即就黑了。

    小丫头这是不信任他?

    影一影二觉察道自家主人的低气压,哪敢回答,抽身一跃,率先到了屋子前面。

    楚鸢歌努努嘴,很想追上去寻求强者的保护,却被凤砚卿霸道地扣在身侧:“安分点。”

    话音未落,清凉的夜风忽然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嘶吼着卷开了木屋的门,门口的影一影二尚未来来得及反应便被卷入其中,瞬间不见踪影。

    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衬得那屋里鬼影幢幢,凤砚卿心里一紧,忽地意识到什么,搂着楚鸢歌急速后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那仿佛从屋里的地底下咆哮而出的风像长了数双无形的手,将他们扯进那方狭小的空间,眨眼之间便坠入了黑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