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06 08:57:04

一婚到底,首席御妻好计谋 完本

一婚到底,首席御妻好计谋

来源:作者:微微透心凉分类:总裁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一婚到底,首席御妻好计谋》是最近非常火爆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此书的作者是微微透心凉,小说主角是易潇顾明哲。结婚的时候,易潇觉得自己终于熬出头了,嫁了一个爱护自己,可以依靠的男人。谁也没想到,这个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要和她离婚,易潇不喜欢纠缠,洒脱的离去,顾明哲,你可别后悔!她心底微颤,一把推开了自家老公的办公室大门。男人几乎完美的脊背线条闯入眼帘,易潇微微侧身,清楚地看到他抱着一个女人。她顿觉晴天霹雳,手上的夜宵跌落在地,声音嘶哑怒道:“顾明哲!”他们才结婚多久,他就敢当着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一婚到底,首席御妻好计谋》是最近非常火爆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此书的作者是微微透心凉,小说主角是易潇顾明哲。结婚的时候,易潇觉得自己终于熬出头了,嫁了一个爱护自己,可以依靠的男人。谁也没想到,这个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要和她离婚,易潇不喜欢纠缠,洒脱的离去,顾明哲,你可别后悔!

    免费阅读

    她心底微颤,一把推开了自家老公的办公室大门。

    男人几乎完美的脊背线条闯入眼帘,易潇微微侧身,清楚地看到他抱着一个女人。

    她顿觉晴天霹雳,手上的夜宵跌落在地,声音嘶哑怒道:“顾明哲!”

    他们才结婚多久,他就敢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厮混!

    听到动静,男人没有转身,倒是怀里的女人探出头来看她。女人妆容艳丽,满脸通红,媚眼如丝,衣衫不整,正是当红女星李翠。

    看到易潇,她反倒娇笑出声:“易小姐,你终于来了,劳烦你出门时关好门。”

    易潇气得火冒三丈,大步上前用力推搡顾明哲:“姓顾的,你出声!”

    顾明哲头发凌乱,双颊泛着不自然的红,他抬眸看向易潇,眼神迷茫泛着水光,薄唇微抿,俨然不是平日里的他。

    易潇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个念头,怒视李翠:“你对他做了什么?”

    李翠毫不畏惧,搂着顾明哲的颈部,嗲声道:“我可没对顾少做什么,你没看到他把我抱得那么紧吗?这可是顾少愿意为我喝得这么醉的啊……”

    不知廉耻!易潇怒烧到顶,愤怒驱使她伸手用力拉扯顾明哲的胳膊。

    平日里柔弱的她此时仿佛被激发了潜在的力气,竟拉开了顾明哲的胳膊,抬手就给了李翠一耳光:“滚!”

    这一掌大力到她的掌心火辣辣地疼。

    李翠尖叫,捂着脸披散着头发,声音尖锐得几乎要刺破耳膜:“谁都知道你不受郁家的待见,就凭你的姿色能力,怎么配得上顾少!凭什么在我面前耍正宫脾气!”

    “我配不上?你这种只会用下三滥招数的女人,就配得上了?”

    易潇冷笑掏出手机,对准李翠咔咔照了几张,看着李翠嚣张的脸上眼神逐渐变得惶恐,呼吸都畅快不少。

    她冲李翠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我想各大媒体,都想要当红小花的艳照吧。”

    李翠挣扎起身,扑了过来:“把手机给我!”

    易潇面色一冷,侧身一躲,余光看到有一杯咖啡,拿过就往李翠的腿上一泼。

    “啊!”李翠猛地蹲在地上,痛得面部扭曲。

    “滚出去!”易潇压低嗓音怒斥道。

    李翠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想说些什么又不敢说出来,惨白着脸一蹶一拐地出了门。

    易潇犹如被脱去筋骨般跌坐在地上,扭头看向顾明哲,却见他坐在角落里,微眯着双眸低低喘气,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了。

    冬日里的墙壁冷如冰,易潇虽然心里怨他,却还是心软了。

    她走到他面前,没好气道:“喝醉了哪个是老婆都分不出了!滚蛋!能站起来吗?”

    顾明哲仰头看她,精致的五官配上上身饱满的肌肉,给视觉冲击力极强,羞得易潇脸一红扭头闪开眼神。

    不料她的手被捉住,下一刻,被一股大力拉扯,整个人跌倒在男人结实的怀抱里。

    “放开我!”她用力挣扎,不料他抱得更紧。

    透过薄薄的衬衫,易潇清晰地感受到衣料下结实的肌肉,鼻间萦绕着男性的荷尔蒙气息,饶是两人做过更亲密的事情,此刻她还是红透了脸。

    他冲她耳朵呼了口热气,嗓音略沙极富磁性:“好热。”

    不等她反应过来,他的手便游离在她的身上,微凉的唇落在她的脸颊,缓缓吻到颈部......她脑子一片空白,身子微颤,肩头裸露在空气时的冷,让她打了个哆嗦,揪住几分几欲消散的理智。

    “我送你去医院!”她大口喘气,按着他的肩头,站了起来,不料顾明哲抱住她的腰,也踉踉跄跄站了起来,试图抱紧她。

    她俯视看他,不禁愣神,他黑白分明的双眸染上欲望,额头沁出豆粒般的汗水,打湿了刘海,自额头滑落脸颊。

    他微微张唇,喉结上下话落,顺下看去是精致的锁骨。

    易潇顿时觉得整张脸都烧了起来,结巴道:“松、松手!”

    他缓缓站起,整个人靠在她的肩头,声音微哑极为低沉:“我要。”

    易潇脑袋顿时一片空白,等她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游离在身上,褪去她一半的衣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