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11 16:19:38

情不复爱难求 完本

情不复爱难求

来源:作者:落喵喵分类:总裁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路南音宫曜目录哪里有?路南音宫曜小说名叫《情不复爱难求》,此书的作者是落喵喵,又名《宫少宠妻请矜持》。过去一个月以来,路南音遭受过无数最恶毒的攻击和谩骂,曾经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落魄。她以为自己早已经对这些话免疫,可当这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路南音蹭一下站起来,走到宫曜的面前,俏脸布满愤怒,一字一句提醒。“宫曜,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是我爸一手栽培起来的,你拿着我爸教你的东西对付他,你认为你很厉害吗?说到底你不过也是个可怜人,在我们路家摇尾乞怜的可怜人。”宫曜脸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路南音宫曜目录哪里有?路南音宫曜小说名叫《情不复爱难求》,此书的作者是落喵喵,又名《宫少宠妻请矜持》。过去一个月以来,路南音遭受过无数最恶毒的攻击和谩骂,曾经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落魄。她以为自己早已经对这些话免疫,可当这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免费阅读

    路南音蹭一下站起来,走到宫曜的面前,俏脸布满愤怒,一字一句提醒。

    “宫曜,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是我爸一手栽培起来的,你拿着我爸教你的东西对付他,你认为你很厉害吗?说到底你不过也是个可怜人,在我们路家摇尾乞怜的可怜人。”

    宫曜脸色骤然大变,阴鸷的眸子看着她,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

    他一把捏住路南音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你再说一遍!”

    路南音毫不示弱的对视回去,抬高声音缓缓重复,“我说,你就是个摇尾乞怜的可怜人!”

    宫曜捏着她的下巴的手不断收紧,精湛的黑眸布满森寒的冷意。

    “路南音……”

    她强忍着下巴的疼痛,不甘示弱地看着他。

    两个人的目光静静对视,一阵电闪雷鸣,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硝烟味,似乎下秒就会爆炸。

    路南音不知道自己能在宫曜森寒的眼神中坚持多久。

    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认输,父亲还等着她拿钱救命。

    半晌,宫曜收回手,好似碰到什么脏东西般,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看到这一幕,路南音心瞬间刺痛。

    他在嫌弃自己脏吗?

    宫曜如寒冰般的声音响起,“路南音,不要再试图挑战我的耐心,签了合约你父亲的所有费用我都会替你付,不签!你就等着给你父亲收尸。”

    她心理清楚,这是宫曜最大的退让,不过……也够了!

    “好,我签!”

    路南音在合约上快速签上自己的名字,直接把合约扔到他身上,朝他伸出手,“钱。”

    这一幕,让宫曜忍不住想起,多年前她穿着白色的公主裙,理直气壮的向他伸出手,讨要着生日礼物。

    片刻的晃神,他便回神过来。

    “钱。”路南音再次提醒道。

    他握紧的拳头松开又握紧,重复几次之后,从身上抽出一张卡,放到她的手上,冷呵一声,“滚。”

    路南音紧紧握着卡片,眼神复杂有苦涩的看了一眼宫曜,飞快的走出别墅,头也不回。

    宫曜站在楼上,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不见。

    漫琴酒吧。

    宋梓杰毫无形象瘫在沙发上,眼神戏虐地看着宫曜,“宫曜,你看今天的新闻了没有?”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宋梓杰,“没有。”

    闻言,宋梓杰倒是有些诧异挑了挑没,他挪了挪尊贵的屁股,坐到宫曜的身边,搂住他的肩膀,嘿嘿一笑。

    “宫曜,可欣又和一个黄毛碧眼的人闹绯闻呢,你难道一点都不着急?”

    宫曜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自顾自的继续喝着酒。

    见此,宋梓杰之重重叹息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

    那个时候,宫曜为了报仇,不得不隐忍妥协。

    他以为刘可欣可以体谅他,却不想她一走这么多年,音讯全无。

    两个人就好似这样倔上了,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宫曜现在你也成功报了仇,路家也破产了,路继业那个老东西,也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你还在犟什么呢?赶紧打电话让可欣回来呀,难道你还想要可欣在等你几年吗?”

    宋梓杰苦口婆心的劝道。

    “腿在她身上,她想回来就回来,不回来就不回来。”宫曜语气很淡。

    宋梓杰听出了他的口是心非,伸手怕了拍他的肩膀,还准备再劝两句,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宫曜,我听说……我听说你又和路南音纠缠到一起了?”

    他轻轻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多余的解释。

    “宫曜,你就算是想要可欣从国外回来,也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吧?你只要给可欣打个电话,服个软,她肯定立马就会飞回来的。”

    他握着杯子的手收紧,“不是。”

    宋梓杰越发的疑惑,“不是这个原因,那你为什么还要和路南音纠缠在一起?”

    他可是知道,宫曜对路南音复杂的感情。

    路南音就是宫曜心上的一根刺,拔不掉摘不去。

    他冷笑一声,狠狠灌了一口酒,“我就是想看看,路承业醒过来以后,知道他的宝贝女儿为了就他委身于我,是不是再次被气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