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9 09:41:47

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 连载中

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

来源:作者:六月分类:穿越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六月原创热门小说《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在线阅读。《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小说主角叫什么名字?《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夏子安慕容桀免费试读哪里有?《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六月原创热门小说《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在线阅读。《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小说主角叫什么名字?《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夏子安慕容桀免费试读哪里有?《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的男女主角是夏子安慕容桀,这是一本由网络作者六月创作的十分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说。现代特工军医穿越到了古代不受宠的相府嫡女身上,看她如何撕贱虐渣!

    免费试读

    夏丞相见梁王走了,心中顿时慌张,不自由主地看向太子慕容桥,慕容桥恼怒至极,没想到他这般办事不力,连自己的女儿都没办法摆平,哪里还愿意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遂也冷冷地翻身上马,策马而去。

    迎亲队伍的新郎与太子都走了,队伍自然没有留下,一转眼,这满府的热闹都成了空。

    夏丞相与玲珑夫人都不知道如何就处理眼下的局面,倒是老夫人从府中走出来,威严而不失气度地对众人道歉,“今日之事,扰了诸位,诸位先回吧,日后老身再登门致歉。”

    众人见老夫人下了逐客令,也知道热闹怕是看不成了,倒是那夏子安,这样拒绝上花轿丢了相爷的面子,只怕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啊。

    而且,是她拒绝上的花轿,皇后娘娘要问罪,自然就问她,以皇后娘娘的手段……哎,模样挺好的一个姑娘,只怕是红颜薄命了。

    宾客中有一俊美中年男子,瞧了子安好几眼,才上马车离去。

    此人是安亲王,当年曾是袁氏的裙下之臣,至今没娶,坊间传闻,他为了袁氏发誓终生不娶。

    对面楼上的冰冷男子衣袍一卷,“好戏看完了,入宫吧!”

    侍卫急忙追上去,道:“这夏家大小姐,怕是死定了吧?”

    男子勾唇冷漠一笑,“以皇嫂的为人,岂会轻易放过她?不出两个时辰,她便会召夏子安入宫,本王跟你赌一两银子,夏子安会死在回府的路上。”

    侍卫笑道:“好,赌了,今日这场戏,夏子安安排得不错,想来是个有脑子的女子,属下就赌她能多扑腾两天。”

    只是,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老夫人见宾客走完,冷冷地下令,“所有人回府,府门关闭!”

    子安被拖了回去,丢在院子里,还没等老夫人发话,夏丞相便上前狠狠地踢了她几脚,口中怒道:“贱人,你丢尽了我的脸,我杀了你都嫌不够的。”

    子安本伤势就重,再挨了他几脚,哪里受得住?当场就几乎昏过去,她数度捏住指环,想杀了夏丞相,但是都极力忍住。

    老夫人喝令道:“如今打有什么用?梁王如今必定是入宫去了,你想想如何应对皇后娘娘的怒气吧。”

    夏丞相烦恼此事,又不知道怎么办,遂问道:“母亲以为该如何呢?”

    老夫人横了他一眼,“还能这么样?此事必须有一个人出来承担后果,便把所有的罪名都推给那小贱人便是,皇后娘娘与梁王都只需要惩处一个人挽回面子而已,不会过多地怪罪于你。只是你啊,真不是母亲说你,这么大的事情,你竟毫无防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夏丞相被老夫人说了几句,心中怒气又升,踹了子安一脚,道:“谁想她会这样呢?昨晚都是答应了的。”

    玲珑夫人忧心忡忡地道:“母亲,如今不是追究的时候,把她交出去就能平息皇后娘娘的愤怒吗?”

    “走一步算一步,皇后娘娘必定是要传她入宫问罪的,你们都给我摆出大义灭亲的姿态来。”老夫人厉声道。

    “是!”夏丞相应道。

    玲珑夫人低头瞧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子安一眼,厌恶地道:“真没想到她心机这般深沉,竟把我们大家都蒙在鼓里了。”

    话音刚落,夏婉儿便冲了出来,作为一名深闺少女,她不能出现在外面,后来听了下人禀报,说夏子安拒绝上花轿,还在相府门口闹了一通,害得太子殿下没面子。

    她急怒之下便冲了出来,见子安被打在地上,她想也不想,发恨就冲上去,骑着子安左右开弓,连续打了几个耳光。

    然而还不解恨,想再打的时候,子安陡然睁开眼睛,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夏婉儿翻在右侧,一口咬住她的耳朵,咬得全身颤抖,却死死不放。

    血从她的嘴角渗出,夏婉儿痛得尖声大叫,双手双脚扑打着子安,子安愣是不撒手。

    玲珑夫人见状,气得浑身颤抖,指着下人怒道:“还不赶紧过去把她拉开?”

    子安被几名下人拖开,玲珑夫人上前便给了她几个耳光,只打得她自己的手都发麻生痛,子安嘴里有鲜血溢出,她浑然不顾,竟放声大笑,“好,打吧,逼急了我,大家就抱着一块死,都别想活着。”

    夏丞相见她态度还是这般的嚣张,气得浑身发抖,“马上到祖宗牌位前跪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起来,直到皇后娘娘的旨意到来为止。”

    子安抬头扬眸,眸子里有倔强冷峻的光芒,额头的血还在渗下来,一滴,一滴,叫人瞧着触目惊心。

    几名婆子要拖她,她冷冷地道:“谁敢碰我?”

    几名婆子都被她陡然凶狠起来的气势吓住,一时不敢上前。

    子安扬唇,阴鸷地盯着夏丞相,“有一天,你会为你所作的一切,付出代价!”

    说完,拖着满身的伤痕,往神楼而去。

    血沿着她身后的地板开出一朵朵的海棠,纤弱的背影挺得很直很直,她握住拳头,忍住心尖的微痛,这不是她的情绪,只是原主残留在大脑里的,原主始终渴望这一份父爱。

    只可惜,她到死都没有得到。

    这个仇,她必须帮原主报。

    夏丞相有片刻的怔愣,被子安那一记眼神吓得有些心慌。

    夏婉儿被下人扶了回去,子安若再用点力,必定把她的耳朵咬下来不可,她恨极了子安,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