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9 09:41:46

沈天婳玄霄 连载中

沈天婳玄霄

来源:作者:火茵分类:穿越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男女主角为沈天婳玄霄的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神文学给大家带来《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上一世,她是医毒双绝的当世奇才;这一世却成了被庶妹抢了未婚夫的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为沈天婳玄霄的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神文学给大家带来《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上一世,她是医毒双绝的当世奇才;这一世却成了被庶妹抢了未婚夫的嫡出小姐。刚一穿越过来,就带着浑身恶臭,被妹妹们奚落不止,还被自己的未婚夫一巴掌扇倒在栏杆上,摔死了。现在,她既然来了,就由不得那些奸人在她面前逞威风。欺辱她?灭之!陷害她?杀之!暗杀她?诛之!“王爷,你是又中药了,还是被狐狸上身所以中了魅邪?”“王妃,你说的太对了,不知王妃对本王的玉颜玉肤可还满意。或者说,王妃打算亲自用身体来检验一番?”扑……此处省略三万五千句。早上醒来,浑身酸痛。炸毛,发怒!“……邪王,我要休了你!”“爱妃生气了啊?都怨本王,是本王没有侍候好爱妃!爱妃别急……咱们继续……”“……”

    免费试读

    百花盛放,绿柳碧垂,鸟雀轻啼,正是赏花游湖的好时节。 雀湖边一艘精美绝伦的画舫上,一个白衫女子正倒在血泊之中,没了声息。她的身上,被扔着一张白纸,白纸上斗大两个黑字——休书! “真是下作,来这里搅局,扰了太子殿下和姐姐的好心情。”一个绿衫女子厌恶的看着地上的女子,拿衣袖捂住嘴角:“哎,这么难闻,恶心死了。有这样的嫡姐,简直丢我们的脸,丢将军府的脸。” 女子姿容尚可,圆圆的苹果脸陪上一双大眼,看上去有几分刁蛮的感觉。 “梦蝶,你别这样说嘛!快去看看姐姐怎么样了,有没有摔伤。”粉衣女子眨眨眼,顺手拉住绿衣女子:“再怎么说,她也是太子殿下曾经的未婚妻。” 粉衣女子妆容精致,模样清丽脱俗,柔弱可人。身材纤细窈窕,很有几分江南女子婉约的柔美。 她说的好似关心,眼角却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讥笑。 在她的身边,是一名身着藏蓝色长衫的男子。男子衣衫华贵,容貌俊秀,只是那倨傲的态度和阴鹜的眼睛让人十分不舒服。 男子听见粉衣女子的话,不屑的皱了皱眉头,好像看着一只死苍蝇般,看着地上的女子:“休书已写,那个贱人跟本太子没有关系!更何况,她还敢推你,本太子自然是不能放过她。” “就是就是,管她作甚,她自己找上门来挑衅的,该!”沈梦蝶连忙附和,还顺手扯下几朵装饰画舫用的鲜花递给沈白莲:“姐姐,快将花带着,免得被这个臭鱼篓染臭了!” 太子接过沈梦蝶手中的花给沈白莲别在了发间,脸几乎贴上了她的脸颊,暧昧的说道:“梦蝶说的极是,鲜花就要配美人,香美人。” 动作亲昵,举止轻佻。 沈白莲故作娇嗔道:“太子殿下,你又戏弄莲儿。” 看着美人娇羞的容颜,秦广大声笑了出来。 周围有几个官家小姐看不下去了,窃窃私语道:“好不要脸,抢了自己姐姐的未婚夫还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 “是啊,这沈大小姐也真是可怜,突然得了这种体臭的怪病,弄的被当众休弃。这要是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太子殿下爱慕美人没错,可是这样也太狠了!不知道她死了没有。” “咦,她动了……” 头,好疼!脸,也好疼! 周围是什么情况,好像有很多人,噪杂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刺耳的笑声。 沈天婳微微动了动,忍无可忍的大声喊道:“吵死了!” 这一声呼喊,好比平地里的一声惊雷!将所有在场的人,都镇住了。 一个胆小的富家公子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句:“诈尸啦!” 沈天婳一阵郁闷,用手摸了摸疼痛的地方。头,显然是撞上了什么硬物,现在还在流血;脸,火辣辣的,应该是被人扇了一巴掌。 “哼,没死?”秦广冷哼一声。他昂起头,如同践踏一般一脚狠狠踩在沈天婳白色的衣裙上道:“既然没死赶紧起来给莲儿道个歉,莲儿原谅你了,本太子就暂且放过你,如何?” 道歉? 沈天婳懵圈了。 她记得,她是当世医毒无双的奇才,在搭乘飞机时遇上了空难。自己不是应该死了吗?怎么在这里。眼前这些人是谁? 这个男人…… 想到这里,脑海中闪现了千万个画面,头部一阵刺痛。 那千万个画面,很杂乱,却让她知道了这具身体的过往。其中一个画面是这名男子深情的拉着自己的手说会爱自己一生,护自己一生。 穿越?自己穿越了! 现在想想那画面,真是讽刺之极,可笑之极啊! 这名男子,便是她曾经的未婚夫,当朝太子——秦广! 刚才明明是沈白莲故意借着她推搡的力倒在了他的怀里,他却不分青红皂白的给了她一巴掌。也就是这一巴掌让她撞上了栏杆,死于非命。 “太子殿下。”沈天婳睁着眼睛带着一抹轻描淡写的微笑,就好像刚刚的一切不曾发生过:“你可得站好了。” 秦广一愣,显然他没有见过沈天婳这样的神情,更没有明白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沈天婳嘴角轻勾,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快速的站起,扯起她白色的衣裙,强大的惯性将秦广直接拉翻在地。 她轻笑,带着几分戏谑道:“我说过,太子殿下一定要站好啊,怎么说着说着,就摔倒了呢。” 众人一片惊愕。 头,还在流血。血液的流逝让她感到微微晕眩。作为医生的自觉告示她,在这样任由它流血,自己可能就要失血过多昏厥了。 包扎伤口要紧! 顺手扯下白色的衣袖当绷带,为自己包扎。“刺啦”一声被撕裂声,毫无顾忌,就好像这一船的人都是地瓜红薯! 纯熟的动作,利落的手法,更是让旁边的一众人彻底惊呆了。 包扎好后,沈天婳摸了摸自己的脸。火辣辣的触觉让她非常不爽,脸颊稍微有些不对称,看样子应该是肿了。 这秦广真狠啊! 原主会死,不是因为身体的伤,恐怕是哀莫大于心死吧。 现在,至少要替原主先回敬这“一巴掌”才是! 沈白莲和沈梦蝶连忙惊慌失措的扶起秦广。 秦广咬着牙,厉声叫道:“沈天婳,你好大的胆子!” 沈天婳摊摊手,一脸无辜道:“在场这么多人,都有看到,我可什么都没做,只是站起来而已。太子殿下的胆大一说,怎么讲。” 秦广竟无言以对。 是的,她确实什么都没做,只是站起来而已。 秦广倨傲的看着沈天婳,犹如看一只卑贱的蝼蚁:“贱人,休书本太子已给,今日起你跟本太子再无关系。” 她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贱人骂谁?” 沈梦蝶嘴快,说话又不经过大脑,直接接道:“贱人骂你!” 她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哦,太子殿下,梦蝶刚刚说你是贱人!” 旁边有些官家少爷小姐憋不住,笑出了声。 秦广脸上一会青黑一会赤红。 他身为太子,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嘲讽辱骂?他真想撕碎面前之人。他曾经也跟她相处过,那时候怎么没发现她如此牙尖嘴利。还有这个沈梦蝶,简直就是蠢货! 沈白莲瞥了沈梦蝶一眼,示意她多嘴。沈梦蝶看着沈白莲的责怪与太子阴鹜的眼,吓得往后缩了缩。 “太子殿下,你的话可说完了?你若是说完了,便让婳儿说吧。” 她要……说什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