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9 09:41:42

顾雎姜成 连载中

顾雎姜成

来源:作者:井萌分类:穿越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男女主角为顾雎姜成的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神文学给大家带来《军师凰后:傲娇亲王,太胡来!》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一代女帝,兵败自焚,浴火重生。重新回到十五岁年华的少女,决心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为顾雎姜成的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神文学给大家带来《军师凰后:傲娇亲王,太胡来!》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一代女帝,兵败自焚,浴火重生。 重新回到十五岁年华的少女,决心不再爱上任何男人,不再因为爱情而葬送自己的未来。 我的命运,要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 怎奈她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十五岁的她竟然又遇到了他,那个前世让她无比怀念的人。 一样向往着皇位的他和她,有着一样的野心,有着一样的目标,今生又将如何走下去?

    免费试读

    洛阳。 皇宫中一片熊熊燃烧的业火。 顾雎,右手一杆染血的长枪,左手一把滴血的剑,周边一群精锐铁甲,已然对她刀剑相向。 这些士兵根本不敢上前去,因为在顾雎的脚边,已经横七竖八地躺满了近一百具的尸体。 纵然她已经衣甲染血,身负十余创,然而这些士兵还是不敢上前。 “这是怪物吧……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这种武力……” 这些士兵已经被吓破了胆,畏畏缩缩地不敢上前。 “咣当。” 顾雎双手一松,枪和剑,就这样硬生生地砸在地上。 顾雎双臂一挥,惨然中带着些许不甘地笑道:“哈哈哈……来吧!朕已经输了!送你们一个人情,分了朕的尸体,跟你们的主公领赏吧!” 虽然顾雎已经放下了武器,可是被她那么一笑,周遭的士兵反而是被吓得连连后退。 “哈哈哈哈……”顾雎猖狂又悲怆地仰天大笑,“家奴终究只是家奴!” 然而,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天降大雨,落在这熊熊燃烧的皇宫之中。 荀睿,她最宠爱的男人,臂弯里蜷着一个女人,身穿她亲自赠与的龙禳盔甲,朝她走来。 “你负我。” 在雨中,顾雎平静地说道,看也不看那个女人,而且去掉了朕这个字。 苏婉看着顾雎那一双淡漠宛如一潭秋水的眼睛,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女人!都到这种地步了,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荀睿点点头,眼眸中不含任何感情,低头看着苏婉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温柔,说道:“对不起,皇上,我更爱的,还是魏。” “你不是更爱魏,而是更爱她!”顾雎指了指东边,那是魏国的方向,又指了指苏婉,这个当年她从一群土匪中救出来的小姑娘,曾经发誓永远效忠于她的女将,如今却靠在自己最宠爱的男人的怀抱里,与自己为敌。 荀睿搂紧了苏婉,撕下了伪装,冷冷地说道:“她比你好,她是干净的。” “干净?哈哈哈哈……”顾雎凄怆道,“朕手上的这些血!都是拜你所赐!” “不,是身子,”荀睿低头轻轻地吻了一下苏婉的额头,苏婉那双眼幸福地眯起来,“她的完璧之身……” “哈哈哈……当年朕被顾家因为被人诬陷宣淫之事赶出家门,为了验证朕的清白,朕亲自用一根筷子破了身!没想到如今却成了你背叛朕的理由!” “谁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呢?”荀睿冷笑道,“不过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你辩解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顾雎高傲地抬起下巴,问道:“你现在的皇上,魏帝姜成,知道你背叛朕了吗?” 荀睿摇摇头,低下眸子,说道:“他还不知道,不过也快了。” 顾雎听了自嘲道:“只恨朕太愚蠢,没有听姜成的话,如今兵败身死,怪不得谁,是朕咎由自取!” 苏婉抬头看着荀睿,说道:“和一个将死之人说那么多干什么?快点动手,省得夜长梦多!” 荀睿捏着苏婉的脸,笑道:“你咋这么急呢?可比昨晚急得多了啊。” 顾雎冷冷地看着这两个跳梁小丑拙劣的表演,说道:“朕有今日,全因你们负了朕,朕不甘心!为情所困,朕真是愚不可及!” 荀睿松开了苏婉,拔出剑,说道:“废话少说,顾雎!你该上路了!” 顾雎愣了一下,大笑起来,转身朝着已经烧得成一座火山的登龙殿中走去,周围的士兵拿着刀枪围着顾雎,却不敢上前,顾雎一甩手回头冷喝道:“人主的生死,还轮不到家奴抉择!” 荀睿和苏婉看到顾雎一步步地走进大火笼罩着的登龙殿,身影渐渐消失在火海里,只留一句话余音缭绕: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 “轰!” 被业火笼罩着的登龙殿轰然倒塌,那火舌陡然蹿得老高,直逼云霄。 那一天,雨夜里,洛阳城里所有的人都看见了,被业火笼罩的皇宫中,有一只火鸟,冲天而起,朝着东边急飞而去。 …… 火凤…… 曾有姓曹者梦见三马同槽,为此惊惧,因此凡遇到名字中有马的人必远远避之甚至要取其性命。 …… 顾雎觉得很难受,浑身燥热难安,很不踏实,胸口好像有团气死活出不来的感觉。 但是,她依稀能听到身边有人在说话。 “二小姐怎么突然就病倒了啊?好像中了邪似的。” “怎么回事啊?怎么会这样?” “自从昨天夜里,二小姐看到那颗跟血一样红的流星以后,就突然病倒了!” 二小姐? 谁? 还有谁会叫我二小姐? 顾雎一时反应不过来,也没空去反应,现在,她在做梦。 梦很长,长到有一生那么长久。 她梦见自己从一个小小的女扮男装的小兵,慢慢地爬,慢慢地爬,最后在二十六岁时受锡封禅,成为一代女帝。 可是最后,她在洛阳遭到自己最宠爱的男人的背叛,一片皇宫业火中,自己化身为一只火凤,冲天而起,直飞东边而来。 “梦?” 顾雎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已经是深夜了。 而那些争吵着的人也都不见了。 额头上全是汗。 我这是……在哪里? 这房间…… 好熟悉的感觉…… 这不是我以前的闺房吗? 顾雎吓了一跳,怎么回事?这房间不是我以前住过的房间吗? 顾雎按住不断起伏的胸口,吐了口浊气,抬手擦了擦汗,却看见眼前的这双手,柔若无骨,骨肉娇嫩,实在不像是自己那双批阅公文,捉刀拿枪的手。 “什么情况?” 顾雎疑惑得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二小姐?” 墙边一张小床上,两个孪生的丫鬟醒了过来,一看到顾雎坐在床上,立马坐起来惊叫道:“二小姐!你醒了!” 只有惊,没有喜。 顾雎听到这两个丫鬟叫自己二小姐,脑子里面突然很痛,赶紧下床来点燃蜡烛一看,顾雎就跟见了鬼似的一声大叫。 她认得这两个丫鬟,是她十多年前用过的丫鬟! 顾礼不顾那两个丫鬟,拿起铜镜一照自己的脸。 是自己十五六岁时候的模样…… 我的天哪…… 我好像……回到我十五岁的时候了…… 顾雎脑子里面瞬间各种东西涌了上来。 但是,有一只鸟,火红火红的,非常显眼,在她脑海里面晃来晃去。 火凤…… …… 顾雎一连三天称病不出,一直躲在自己房间里面休息。 她已经清楚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她原本是顾家二小姐,后来被扫地出门,她无处可去,于是女扮男装去参军,原本想在战场上战死了却余生,却意外地发现自己有惊人的武学天赋,反而在一次次惊险的战斗中活了下来。 历经坎坷,她是女儿身的真相败露,却换来了两个男人的爱,魏国六皇子姜成,颍川君荀睿。 她的野心越来越大,心性越来越残忍。最后,她想当皇帝。所以在两个男人中,她没有选择已经成为了魏国储君的姜成,而是颍川君荀睿。 她没有听取姜成的苦劝,夺回了属于自己的兵权,带着自己的军队出走,一路征战,最终和魏国二分天下。 她前生爱上了两个男人,最宠爱的却是荀睿,而就是这个荀睿,他却和自己的亲信女将,苏婉做了苟且之事,最终在洛阳发动兵变,导致她引火自焚,兵败身死。 “我的前世好窝囊……”顾雎躺在床上有些亢奋地笑道,“居然是这种结局……” “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我就要好好地,再来一次!” 顾雎躺在床上,伸出手去,攥住了拳头,目光灼灼地盯着这个小小的拳头。 从今以后……我的命运……要掌握在我自己手中…… 再也不会,再也不要,再也不肯被人背叛了!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死后重生,顾雎的心情真是惊喜得无以复加,虽然消化了那些记忆以后,她很明白自己的这种愉快的心情持续不了多久。 昨天她的父亲,魏国尚书令顾彻,从京城回来了,然而她昨天这个时候脑子还跟团浆糊似的,没出去迎接,这会儿已经清醒了,什么事都理顺了,才下床来。 顾雎洗漱一番,便到前厅去了。这是顾家的规矩,早上一家人是要在一起喝早茶的。 顾雎进到前厅,她的父亲顾彻,母亲杨氏已经入座了。顾雎双膝微屈,请安道:“爹娘日安。” “嗯……快坐下吧。”顾彻说道。 一家人在一起喝着早茶,顾雎一边喝一边打量这些家人。 她的三个姐妹,大姐顾芸,三妹顾舒,幺妹顾清。 前世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和这些人格格不入了。虽然在顾家四个姐妹中,顾雎因为面容姣好,又写得一手好字,所以评价是最高的,可是她的姐妹并不喜欢她。母亲杨氏也不待见她,父亲顾彻虽然公正,却因为常年在洛阳做官侍奉皇上,所以在家的日子并不多。这也使得她在父亲顾彻不在的时候受了不少气。 这不,她一入座,三妹顾舒便揶揄道:“二姐姐起得好早啊,病好了呀,爹娘都等了你好久了呢。” 顾雎还没得及回答,幺妹顾清便说道:“二姐姐不是说最喜欢爹爹了吗?难得爹爹回来一次,我还以为二姐姐会拖着病体早早地爬起来,迫不及待地想要早点见爹爹一面呢。” 被她们两个这么一说,顾彻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说道:“姑娘家,贪睡可不是好习惯啊。” “好啦好啦,”大姐顾芸笑吟吟地出来主持公道了,“爹爹难得回来一次,我们姐妹就不要再吵吵啦,一家人和和气气地喝杯早茶不好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