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9 09:41:36

风韵寒墨玄炼 连载中

风韵寒墨玄炼

来源:作者:安意久分类:穿越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男女主角为风韵寒墨玄炼的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神文学给大家带来《神医小毒妃:邪帝,宠上天》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本是嫡女的风韵寒,却因为废材体质受尽冷眼,无人依靠,满心爱慕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为风韵寒墨玄炼的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神文学给大家带来《神医小毒妃:邪帝,宠上天》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本是嫡女的风韵寒,却因为废材体质受尽冷眼,无人依靠,满心爱慕的未婚夫却爬上了自己最信任的姐姐的床,还将自己囚禁,容貌被毁,手脚尽断,被最信赖的两人双双背叛,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重生一回,她不会在让自己任人宰割,她是来自地狱的魔鬼,不惜一切只为复仇,本是无心人,却意外捡回一个爱装酷的小孩子,口口声声叫自己“娘子”!扮猪吃老虎,这笔买卖也要看你受不受得住!

    免费试读

    深夜,寂静的地牢中,只听得到水落下的嘀嗒声,这是专门囚禁着那些不听话的人的地方! 一个形销骨立的身影狼狈的倚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四肢和脖子都被粗壮的铁链锁住,如同豢养的畜牲般,呵!不过就是一个连灵力都没办法凝聚的废物,竟也值得他们如此劳师动众! 若不是她撞破了那对狗男女的好事,恐怕连到死都还在傻傻的替人铺路!看着自己的未婚夫和最好的姐妹在自己面前缠绵,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声音,风韵寒握紧双手,心中只觉得无限悲凉! “呃……啊……表兄,慢点!慢……啊” “不快……怎么满足你?” 对面紧紧相拥的人正在努力进行着最原始的运动,女子千娇百媚,我见犹怜,可在风韵寒看来,这种恶心的事情带给她的只有无限的绝望! 完事后,风雪清窝在陆言之的怀中,得逞的笑着:“好妹妹,你可看清楚了?” 风韵寒低眉不语,她是冷月山庄的嫡女,却连最低等的奴仆也可以任意欺负,没有人会关心她,哪怕她这个人顷刻间死去,也不会有什么人在意。却不曾想过,她真心相待的两个人竟然会一起背叛她!风韵寒啊风韵寒,你还真是失败啊! 事情败露后,冷月山庄被夺,风韵寒彻底沦为阶下囚,风雪清则是日行一例的来地牢中看她,上一次是一场春宫戏,这一次不知又带了什么来折磨自己, 注意到风韵寒怨恨的眼神,风雪清笑道:“怎么?我的好妹妹,不欢迎姐姐吗?我可是带了好东西给你呢!” 只见风雪清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瓷瓶,悠闲的把玩着。 “这一份大礼,姐姐可是要亲手给你哦!” 这一刻,她眼中的愤恨达到了极致,原本艳丽的脸庞也扭曲起来! 风韵寒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从小真心对待的姐姐会和她的未婚夫反过头来插她一刀,还是如此毫不犹豫,如此绝情绝义!勉强打起精神,看着眼前人,心中疑惑和悲哀随着对面人的冷笑逐渐增加。 “爹爹疼爱你,不管我怎么做,都比不上你一根手指头,凭什么?你不过是一个连灵力都没有的废物,凭什么占据着冷云山庄嫡女的位置,凭什么你就要处处压我一头?就凭你这张脸吗?我告诉你!你的一切都应该是属于我的!表兄,你抢不过我,冷月山庄也迟早是我的,我倒要看看,没了这张脸,你拿什么勾引别人!” 说着发疯似的按住了风韵寒,将瓶子里面的焚尸水泼到了她的脸上, “啊!风雪清,你做了什么?”风韵寒痛苦的捂着脸在地上翻滚挣扎,脸上恍若被腐蚀般的痛楚,让她甚至感觉不到脸部的存在!手中的浓稠清楚的告诉她,她的脸彻底毁了! “呵~风韵寒,你什么都抢不过我!还有力气说话是吗?那你就把这一瓶焚尸水给我喝下去!喝!”下巴被捏住,却只能看着焚尸水灌进喉咙中,“滋滋”响起的水声,还有因为挣扎而嘶哑破损的嗓音, 风韵寒用尽全力推开了风雪清,伏在地上想要吐出来,血肉被烧化的焦味和不断流出的血水,脓水的恶心气味混合在空气中, 风韵寒痛苦的想要叫出来,双手扼住喉咙,却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风雪清犹不过瘾,蹲下来细细打量,嘴角含笑,风韵寒再没了力气挣扎,双眼紧紧盯着风雪清,好似要把她的脸深深刻进心底。 “我会留着你这双眼睛,好好看看你这不人不鬼的样子吧!好妹妹,我以后每天都会来陪你的,你不会无聊的。” 耳边似乎还在回响着风雪清尖锐的笑声,风韵寒抬手抚上自己尽是疮痍的脸,不由得再次陷入回忆中。 被囚禁的日子里她如同废人一般苟延残喘!风雪清让人搬来一面大镜子,每天锁住她的手脚让她看着自己如今是何种模样, 镜中的人蓬头垢面,满脸血肉模糊,口中还不停的流着发出混着污血的恶臭的涎水,如同乞丐般脏乱不堪,头发里甚至还有好几只跳蚤来回折腾,任谁走进来都恶心不已,更别提这会是冷月山庄的嫡女风韵寒, 她恨,却依旧没有砸碎那面镜子,她要永远记住,她变成如今这般,究竟是谁害的! “风韵寒,如果你低头向我求饶,我或许还能念着往日的情分给你一个痛快,不然?你是知道我对那些不听话的人是怎样的?” “表兄~你还在等什么?一看她就不会乖乖就范,不如交给清儿,清儿绝不让表兄失望!” 两人暧昧的相拥着,抬头对上风雪清得逞炫耀的姿态,又看到陆言之眼中显而易见嫌恶鄙夷。风韵寒还真想仰天大笑!她究竟爱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当初对自己的信誓旦旦,如今却抱着其他女人软语温存,若是爹爹还在,又岂能容忍这般? 可惜,爹爹不在了,这世间再无人能让她依靠!若是早一点发现,又怎会落到如此境地? 风韵寒自回忆中惊醒,才发现外面雷雨阵阵,牢门突然打开,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她禁不住闭上双眼。 风雪清得意的拍着风韵寒满是伤痕的脸,笑道:“风韵寒,你还是落到我手里了!!” 风雪清苍白的面孔在雷光闪烁下,显得异常扭曲,眼中满是嫉恨!她握着剑,狠狠捏住风韵寒的下巴,说道:“好妹妹,我可不会让你如此痛快的,表兄,你说呢?” 陆言之冷冷扫了一眼风韵寒,又嫌恶的扭过头去,好似在看着一堆垃圾;“好!你说怎么处置?” “挑断她的手脚筋,扔进兽营喂鹰!” “好,就依你!” 看着风雪清走上前,故意用钝刀缓慢地一点点割断自己的手脚筋,刀没有开刃,血肉被割碎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仿佛整个人要被四分五裂, 手指和脚不自觉的颤抖着,喉咙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四肢的伤口糜烂不堪,鲜嫩的血肉被生生剔干净,露出森森白骨。 血色不断蔓延,风韵寒心中的愤怒不断上升,眼睛直直盯着风雪清,又看向一旁冷漠的陆言之, 她发誓,绝不会让两人如此好过!哪怕化为厉鬼,永堕无间地狱,她也要这两个背叛她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在挑断她的手脚筋后,风雪清就将她踢进了兽营,任由秃鹰啄食,看着盘旋的秃鹰一只一只落在自己身旁,再次忍受着血肉生生分离的痛苦,可这都抵不过满腔的仇恨,若是重来一次,她绝不会如此懦弱,任人宰割! 陆言之,风雪清,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失去意识前却看到了一道白光,将她完全吞没,耳边呼啸的风声仿佛要将她带离人间。 “既然你如此不甘,就来证明你的仇恨和决心究竟有多大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