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9 09:41:35

麴漠林雪云 连载中

麴漠林雪云

来源:作者:定格一瞬间分类:穿越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男女主角为麴漠林雪云的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神文学给大家带来《媚夺天下,腹黑暴君要定你》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虾米?搞错没!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家,还成了宰相的女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为麴漠林雪云的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神文学给大家带来《媚夺天下,腹黑暴君要定你》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虾米?搞错没!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家,还成了宰相的女儿,嫁给一个将军……虾米?真的吗!听说这个未来的将军相公还拥有俊美的容颜,他一个笑容就能够迷倒众生……她,一个二十一世界穿越到古代的女子,给很多古代男子带去不一样的感觉,引起了很多古代美男的注意!一个是霸道的国君,邪魅又风流,却对她一见钟情。一个是冷若冰霜的殿下,他似冰山,冰山之内却燃着一团熊熊烈火,烈火只为她燃烧。一个是凶狠残暴的异国君王,他高傲无比,野心十足,蔑视敌国女人,却对她情有独钟。这么多美男,到底哪个才是她的菜呢?到底谁能抱的美人归?

    免费试读

    2008年3月24日下午4点50分,我们的女主人公——W大学历史系大三学生林雪云,正坐在教室里,心不在焉地翻看着手中的书。她之所以心不在焉,全是因为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3月24日。是的,3月24日,2008年北京奥运圣火采集仪式将在希腊隆重举行。林雪云原想窝在寝室里休息一下午,而后等待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但没能如愿,因为下午有四节专业课,而且都非常重要。无奈之下,她只得来到教室,聆听着教授秘于儒释道三家思想之异同的长篇大论。 在苦苦熬过几个小时之后,她现在终于听到了一阵清脆的下课铃声,于是立刻撒开两腿,麻溜地跑回了寝室。 寝室里空无一人,估计其他几位室友正在食堂用餐,她便一屁股坐到,打开了自己的手提电脑。 端庄高贵的女祭司们已经出现,激动人心的时刻即将到来。林雪云紧紧盯着圣火采集仪式的直播视频,满脸兴奋地等待着。 片刻之后,她看到最高女祭司已将火炬放在凹面镜内,并且慢慢调整方向,选取点燃圣火的最佳角度。林雪云凝神屏息,静静等待着那团黄色火焰的出现。然而半分钟后,黄色火焰并没有出现,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片黑暗。 是的,黑暗。 就在万分紧张地期待圣火点燃之时,林雪云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眼前一黑,身子一沉,便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耳边又突然传来一个女人悲痛欲绝的呼喊声:“云儿,我的云儿啊!”这是她听到的第一句话。 “淑颖,别哭了。唉……”耳边又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这是她听到的第二句话。 接着,林雪云又听到一阵阵哭泣声,在凄惨的痛哭声中,她慢慢睁开了双眼。 周围却是一片黑暗! 难道是晚上了?不能够啊,自己明明记得是白天啊!可为何眼前是黑乎乎的,还有点喘不过气来?林雪云非常讶异,于是动动手,又动了动脚,她感觉自己像是躺在一个特别窄的地方,因为双手双脚都不能随意活动。 天!什么鬼地方! 她正纳闷着,突然又听到一阵非常凄惨的哭泣声。这么暗,还有哭声,难不成是在做噩梦?林雪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用手捏捏自己的脸,但当她抬手之时,却又感觉碰到了什么东西。她再次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这回竟然摸到一块向上凸的物体,手指轻轻一弹后,还能发出清脆的声音。 “好象是木板……怎么会有木板呢?”林雪云百思不得其解,片刻之后又惊呼起来。啊?难道?不会吧?自己正躺在一个木盒子里!这是她在身体周围摸索几遍后得出的最后结论。 不可能! 林雪云立即推翻了这个结论,因为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明明是躺在寝室观看圣火采集仪式的实况转播来着,怎么可能在一个盒子里?难道床变窄了,天花板变矮了?还有,为什么眼前会一片漆黑?不是下午吗?难道有幸遇到日食了? 她越想越困惑,也越来越感到喘不过气来,于是立刻敲了敲头顶上方的木板。 这回,她听到了一阵惊呼声,片刻之后,又消失了。 她再次敲敲木板,惊呼声也再次响起,紧接着,又听到两个男人的声音。 “快!把它打开!” “是,是!老爷!” 打开?打开什么?老爷?什么老爷? 林雪云正想着,突然听得“轰隆”一声,紧接着便看到了一丝明亮的光线。她立刻本能地用手挡住眼睛,这时惊呼声又再次响起。她慢慢移开手,看见一个拿着烛灯的年轻男子大声叫道:“老爷!夫人!她,她活过来了!” “什么?” “云儿!” 接下来,林雪云就看到一群人围了过来,而后一个中年美妇扑到自己身上,不停地叫着:“菩萨显灵!菩萨显灵啊!” 旁边一个略胖的中年男子还拉起了她的手,“云儿!你没死?” “什么没死?我……”林雪云突然说不出话来,因为眼前的一切都让她异常惊讶。围住她的人都一副古装打扮,而自己则躺在一个红漆棺材里! 天!自己怎么了?这些人又怎么了? 正当她惊讶万分之时,中年男子满脸悦色地朝后面挥了挥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雨燕,快!扶出来!” “哦,是!老爷!”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小姑娘快步走向前,扶起了脑袋正处于一片空白中的林雪云。 “谢谢……”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林雪云立刻点头向对方表示感谢。 “啊?!你?”小姑娘却是一脸惊异之色,其他人也是同样的表情。 林雪云脸上的表情也是讶异万分。遇到怪事奇事三法则:一,要冷静;二,要冷静;三,要冷静。她一边在心中默念着这句话,一边仔细观察着四周。 她发现,自己和一帮人正站在一个宽敞的长方型房间内,四个角落都点着烛灯。前方不远处有一扇朱漆大门,门前是条小道,小道上方正透着几丝耀眼的光线。房间的四面墙上画满了各种精美的彩色图画,她的正前方有几张做工考究的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些瓷器。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器物也整齐地摆放在四周。 林雪云又看了看身边的红漆棺材。它分为内外两层,做工非常精致,最外面的棺材上还画有一些精美的图案。她又瞧瞧自己的衣服,完完全全的古装,手腕和脖子上还戴着诸多玉器和珠宝。 看到这,她彻底明白了。自己是在一座古墓里!啊!既然在古墓里,那眼前的这些人不就逝人了!既然都逝的,那自己不会是,不会是来到了古代!用现在特流行的一个词儿就是——咱穿越了! “God!”林雪云立刻大叫起来,这一声又引来周围所有人的阵阵惊呼。 看来是真的!穿了,穿了!林雪云突然两眼放光,异常兴奋起来。原来爱因斯坦的虫洞理论果真没错!宇宙中真的存在超强能量场!而更让她开心的是自己古代之旅的首站竟然是在古墓里!太好了!她可是个超级考古迷! 不过,自己刚才是躺在棺材中的,那不就意味着……自己是墓主人了!天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林雪云摸着下巴摇,又转而一想,虽然躺在棺材里不太吉利,但这哪是平常的棺材,不,应该称之为棺椁才对!这可是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椁啊! 她越想越兴奋,又跑到桌子跟前,仔细看了看上面放着的瓷器。上好的胎釉,流畅的线条,美丽的图画。这些是哥窑的吗?这是景德镇的?这是秘色瓷吗?天!这桌子好像是黄花梨木做的啊! 林雪云越看越激动,嘴里不时发出阵阵惊叹。惊叹之声引来了刚才那位中年美妇,她蹙着眉柔柔问道:“云儿,云儿!你怎么了?” “啊?阿姨,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正陶醉于快乐之中的林雪云感到有一双纤细的手搭在了肩上,于是立刻转过头来,正好和中年美妇脸对脸。 她发现对方非常漂亮,虽然面部肌肤有点松弛,但五官极美。柳叶眉,杏仁眼,樱桃嘴,瓜子脸,简直一古典美人啊!林雪云顿时想起了长沙马王堆汉墓中轪侯利苍的妻子辛追的复原像。这细细一对比,她们二人还真有些相像呢! 林雪云感叹之时,却见中年美妇掩面哭泣起来,“云儿,你怎么了?不认识娘亲了么?” 娘亲?难道自己是这个女人的孩子?等一下,自己是现代人,怎会成为她的女儿?难道是来到古代后变成了她的女儿? 林雪云正苦苦思索着,又看到那位身材微胖,长相威严的中年男子快步走来,皱眉道:“云儿,你这是怎么了?我是你爹,她是你娘啊!” 爹?娘?这回,她的确有点懵了,难不成他们的女儿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前世?她想到这里,心中更加兴奋。记得以前在网上占卜时就测出她的前世是大户人家的,而现在自己所在的墓室这么宽阔,装饰这么豪华,随葬品又如此之多,如此名贵,据此推断,应该是个大户人家的墓葬。不会吧,难道这是真的?林雪云再次张大了嘴巴。 看着这副夸张的面容,旁边一个圆脸的矮个男子立刻弯下腰,低声道:“老爷,夫人,……似乎又病了。” “啊?”中年男子先是一脸惊讶,而后又恢复了平静,对矮个男子挥手道,“胡林,先把送回府中,再请王太医过来看看。” “是,老爷。” 这边的林雪云还处在惊讶不已的状态中,中年美妇却双手地扶住了她的胳膊,柔美之声在耳边再次响起,“云儿,我们回家吧。” 林雪云还没反应过来,那对中年夫妇便一左一右扶着她出了墓室。 外面阳光明媚,绿树成荫,周围景色十分秀丽,林雪云还想驻足欣赏一下眼前美景,但中年美妇显然已是迫不及待,轻轻将她扶进了一辆华丽的马车。 林雪云则在一路的颠簸中将自己所遇之事重新想了一遍。按照她的想法,事情应该是这样的:2008年3月24日下午5点45分左右,她正躺在寝室收看奥运圣火采集仪式的实况转播,片刻之后,自己莫名其妙地被一种异能量吸入虫洞,而后便来到了古代,确切的说,是回到了自己的前世。在这里,她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这个女儿以不知明的原因死去,但由于后世的到来,又还魂了,不过记忆已全部是后世的记忆。 想到这,林雪云又重重地点点头,对于以上推断,她似乎非常认可。 那如此说来,她的古代生活就要开始了?不过,这里是哪个朝代?她还能回到现代吗?如果朋友发现自己突然失踪,会不会立刻报警?如果永远不能回去,家中的父母是否会悲痛欲绝? 林雪云不禁有些伤感,但片刻之后,又呼出一口长气,内心也慢慢平静下来。唉……既来之,则安之!况且还是这么好的命!她倒很想知道以后会发生怎样的事,是否像中写得那样,穿越之后会遇上几个美女帅哥呢? 林雪云没有想太多,因为现在还有一件事让她放心不下,郁闷不已。这件事就是:2008年北京奥运圣火到底有没有在希腊采集成功呢? 带着这个或许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的疑问,她和一群古人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