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9 09:41:35

夏皎盛朝故 连载中

夏皎盛朝故

来源:作者:峨嵋分类:穿越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男女主角为夏皎盛朝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神文学给大家带来《绘天神凰》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她在异世借壳重生,成为了父母早逝,寄人篱下的孤女夏皎。凭着重生附带的强大金手指展开

本书标签: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为夏皎盛朝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神文学给大家带来《绘天神凰》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她在异世借壳重生,成为了父母早逝,寄人篱下的孤女夏皎。凭着重生附带的强大金手指,她自觉绝对会成为诸天万界空前绝后的成功人士!偏偏除了她的江爷爷,所有人都认为她弱爆了,就是个当姬妾宠物的命!岂有此理!她只是不爱走平常路罢了。当威风八面的修炼天才有什么意思?她要当修炼天才们的终结者!

    免费试读

    厚厚一层密云,挡住天上星月的光芒,山林深处,只有一座倒塌了大半的神庙,矗立在荒草乱石之中。 一阵杂沓的脚步声自林间传来,三个狼狈的身影,跌跌撞撞从墨色的树影里跑了出来。 依稀是两个受伤的成年男子,和一名身材纤细的年轻女子。 走在中间的黑衣男子名叫夏韧,本身也是一名地级高等武者,即使在强手如云的圣界,也绝不算弱者。 可他此刻脸色惨白,满身鲜血,半倚半靠在那年轻女子身上,仿佛下一刻就要不支倒地。 一支金色的长箭从他的肩胛射入,又从左上胸穿出,虽然伤口被简单处理过,流血不多,但那长箭上却有姬家天级灵师亲手刻画的灵纹,对修炼者的伤害之大,绝非一般兵刃可比。 夏韧能撑住走到这里,已是万般不易。 扶着他的女子,正是他的妻,出自大名鼎鼎的灵师世家姬氏,名叫姬雪。 与他们同行的蓝衣男子,是夏韧的二叔夏江,看上去四十多岁,也是个地级中等武者。 两叔侄都是眉目俊朗的好相貌,夏江温文沉着,而夏韧则显得更刚毅提拔一些。 夏江身上倒是没有外伤,但眉心黑气凝聚,走起路来像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摆摆,情况并不比侄子夏韧轻松几分。 他怀里紧紧抱着个三岁大的女童,女童双目紧闭,安静得就像没有生命的精致布偶。 三人一言不发,只是在看到那座半塌的神庙时,眼里闪过喜悦的光芒。 唯一状态尚算可以的姬雪,低声对夏韧道:“我先前无意中发现的秘密传送法阵就在神庙里,我暗中将它修复完成了,姬家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只要法阵启动,我们就可以离开,诸天万界之中,下界有数千上万个之多,他们就算花上数十年工夫,也不可能找到我们的去处。” 她强自做出轻快振作的模样,不知道是想为自己打气,还是想为重伤的丈夫打气。 夏韧明白她的心思,微微一笑,强压下涌上喉头的一口鲜血,轻声道:“是啊。只要离开此地,我们就暂时安全了,可以专心为皎皎治伤……” 他一边说,一边望向夏江怀里的小女孩,其实他身上的伤势,要比女儿更加严重危急,但此时此刻,他满心想着的,仍是这唯一的宝贝女儿夏皎。 “嗯!”姬雪忍住泪意,用力应了一声。 三人匆匆忙忙跑到庙前,忽然林子外传来一声阴恻恻的女子笑声。 “呵呵,雪妹妹,怎么走得这么急?不等等我么?” 随着那女子貌似亲近、语气却冰寒无比的话语,一阵阵的人马喧嚣之声与火把的火光,从远而近往他们的方向靠了过来。 姬雪与夏韧浑身一颤,眼中流露出怨恨与绝望之色,不过很快又平复下来,两夫妇对望一眼,没有开口说半个字,却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他们可能走不了…… 夏韧神情平静,收回架在妻子肩上的手臂,从颈上摘下母亲留给他的墨玉坠子,将它挂到女儿的颈上,然后对夏江道:“二叔,你先进去启动传送阵,我和雪儿在这里布几个迷阵,抵挡片刻就进去。” 姬雪也将一块拳头大小的晶石递过去,道:“二叔,启阵的方法,路上我就说过的,很简单,你快去。”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却落在夏江怀里的女儿身上,仿佛看不够似的。 夏江在逃亡路上,被姬家灵师的音波灵术所伤,现在神智都还有些昏眩不清,走到此处全凭一股意志坚持,闻言也无法思考太多,只知道撑着依言而行。 姬雪强忍着几乎夺眶而出的泪水,狠心收回目光,用力扭过头去站在丈夫身边,准备面对追杀而至的仇敌。 看到夏江的身影消失在石墙后,夏韧低声道:“待会儿法阵启动,你便尽力冲进去,不要管我,若我们都死在这里,皎皎谁来照料?” 姬雪没有反对,温顺地点点头,轻声道:“我明白的。” 她很清楚丈夫已经有必死之心,刚才没有叫她与夏江一起进去,是怕夏江发现端倪,坚持留下来跟他同死。 要启动传送阵,需要一点时间,丈夫是要用自己的命,拖延敌人片刻,好让夏江和她们母女,安然从传送阵离开。 就这简单几句话之间,追兵已经杀到跟前,根本不给他们半点布置准备的机会。 带领追兵的当先一人,正是姬氏家族的族长夫人水冬洁。 她冷冷看着姬雪夫妇,哼道:“雪妹妹,你的那个孽种呢?” 姬雪猛然抬头,怨怒至极地瞪着她恨声道:“你才是孽种!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毒妇,连对一个小小孩儿,都能下毒手,简直猪狗不如!” 水冬洁轻蔑地笑了笑道:“你说什么都没用!你不过是出身姬家旁支的下贱胚子,凭什么和我争?你以为生下‘圣童’就一步登天了,可以压在我们主脉头上作威作福?!妄想!你生的孽种也配拥有圣石?也配成为圣童?!哈哈哈,还不是给我的莜儿做了垫脚石?说起来,我还要多谢你和你生的孽种,送我们母女一份‘大礼’!” 姬雪悲愤难抑,正待说话,忽然身边的丈夫“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随即仰面便倒。 她大惊失色,急急扶住丈夫的身子,却发现怀里的男人气息断绝,竟然伤重身亡了。 “阿韧!”姬雪泣声尖叫,双脚发软,抱着丈夫的尸身一起跌坐在地。 水冬洁得意地大笑起来,不自觉走上两步,提起手上的长剑,就往姬雪身上刺去。 她并不打算马上将姬雪杀死,她要搞清楚姬雪女儿的下落,只有亲手把那个曾经是姬家圣童的小女孩弄死,她女儿姬莜的地位才能彻底稳固,绝了族里某些老头子的心思,以后他们就只能一心一意栽培姬莜,唯姬家主脉马首是瞻。 眼看着长剑就要刺入姬雪的肩臂,突然斜里飞出一道灵光,将水冬洁的长剑打歪到一旁。 水冬洁大怒,转身望向发出灵光的那人,恨声道:“你来做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护着这个贱人?!” 一名气度雍容的白衣公子缓步越众而出,雪白的衣袂随风飘飞,俊美的容颜在火光的辉映下恍若天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