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更新时间:2019-07-08 09:57:19

笩晚舟上沅 连载中

笩晚舟上沅

来源:作者:晚风吹行舟分类:仙侠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主人公为笩晚舟上沅小说名叫《此爱隔山海》,又名《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此书的作者是晚风吹行舟。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都过去了,我想谁也记不得了,那个笑起来眼睛弯弯的仙子了。早就埋葬在时光这条大河里,随浪花一卷一卷的流向远方。一根红线,两处愁,一回相思,一回忧。你干嘛呀?兹九一皱眉,一股怒火从身后燃起,仿佛全身都被火焰包围。怎么你不想进去了么?殿业唯唯诺诺的说。脸上惊恐的表情,已经说明了此时他的窘迫之情。那需要你的刀子割玲子的手么?兹九的目光在黑夜下也能觉得有一把锋利的剑,直逼殿业的双眸。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人公为笩晚舟上沅小说名叫《此爱隔山海》,又名《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此书的作者是晚风吹行舟。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都过去了,我想谁也记不得了,那个笑起来眼睛弯弯的仙子了。早就埋葬在时光这条大河里,随浪花一卷一卷的流向远方。一根红线,两处愁,一回相思,一回忧。

    免费阅读

    你干嘛呀?兹九一皱眉,一股怒火从身后燃起,仿佛全身都被火焰包围。

    怎么你不想进去了么?殿业唯唯诺诺的说。脸上惊恐的表情,已经说明了此时他的窘迫之情。

    那需要你的刀子割玲子的手么?兹九的目光在黑夜下也能觉得有一把锋利的剑,直逼殿业的双眸。

    呃~那你自己来吧,殿业将自己的匕首递给兹九。

    玲子接住殿业的匕首,一把仍在地上。并拿出自己的匕首,向殿业胳膊上的青筋划了一刀。

    “玲子你没事吧?痛不痛?”兹九俯下身子温柔的问。

    “我没事呀,不痛。谢谢姐姐关心。我可不是小孩子呢!”玲子笑着说,并竖起大拇指,表明自己很强的样子。

    玲子笑时眼睛弯弯的,就像月牙一般迷人。

    你干嘛呀?殿业愤怒的说。那声音吼得如猛兽出山一般,脸色铁青,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兹九。

    “帮你一马,怕你不舍得自己宝贵的皮”兹九坏笑道。

    殿业的血如同瀑布一般喷洒出来,与地上玲子的血融在一起,兹九也瞬时将手臂划开,三人的血汇聚一处迅速的流向魔石正中央。

    咔~咔~咔·~魔石已经在慢慢启动了,这魔石的构型像极了古老的墨家机关,错综复杂;神秘玄幻。走错一步,好像就要死在机关重重的魔石里。

    面对未知的一切,三人脸上虽都面不改色;但是心里还是充满了恐惧和期待。

    无论是恐惧的担忧有多深,都战胜不了强烈的好奇心。所以从未想过会有这样血腥的一幕在眼前发生。

    总有那么一瞬间,让人体会窒息的感觉。

    欢乐在绝望的边缘,舞着生命最后的绝唱。

    魔石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三人站在魔石正中央上,只觉得天旋地转,重心忽上忽下。胃里的食物都快要涌到嘴里,难受,恶心,眩晕,眼前一片发黑,找不着北。

    终于魔石停止转动了,三人因离心一下子都被甩了出去,摔倒在地。

    “玲子,你还好吧?”兹九忍着嘴里的恶心物,立马起身强忍着问玲子的状况。

    “姐姐,你吃一颗定心丸吧,这是爷爷平常给我的药,很是管用。”

    玲子缓慢的从怀里拿出黄色的药丸,小心递到兹九的嘴巴,喂了进去。

    此时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微弱,脸色也乌青发紫,原本乌黑顺滑的头发,此时也因告诉旋转变得凌乱不堪。

    一旁的殿业已经蹲下身子,疯狂的呕吐,差点晕倒在地。

    “殿业,你也吃一颗定心丸吧!”玲子一边说话,一边用手轻轻拍打殿业的后背,企图让殿业好受些。

    “这瞎子给的药,绝对是好东西,筏一那个老东西,擅长用法力练就丹药,吃了绝对让人精神百倍。”殿业心里暗自打算。便立马接过玲子手中的药服下。

    “咳咳咳~好苦啊”,殿业皱着眉,一脸委屈的说。

    与此同时,玲子也服下定心丸。

    一会儿,殿业又生龙活虎起,故意的说“小丫头,药不咋样嘛!”

    “嫌弃别吃啊!得了便宜还卖乖!有本事就吐出来。玲子愤懑地说。

    面对殿业这种泼皮无奈,玲子简直不想再多说一句了,只有兹九与他斗嘴了百来年。

    “切,又不是你的药,有必要多管闲事么?”殿业嚷嚷道。

    “你……,想死啊”兹九瞪着眼睛说。

    “好啦!我们走吧,我好像闻到了火的味道,还听到还有人打鼓的声音前面很热闹么?”玲子惊奇的问。

    殿业与玲子抬头眺望,发现远处一片灯火·辉煌,张灯结彩,十分热闹。一点都没有想像的恐怖阴森。

    “这就是某人口中的大型妖怪呀?我看不就是普通的庙会嘛!兹九哈哈大笑。”

    殿业此时觉得十分尴尬,一时语塞什么都说不出。手心也全都是汗,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看来那个鬼仙竟是骗我的,说来这里就可以整死她俩,看本殿下回去不杀了他。殿业在心里谩骂着。

    远处看上去,真是人山人海,闪着各种颜色光的灯笼交相辉映,人们猜灯谜,耍猴,卖糖葫芦……

    表面越华丽的东西,常常都隐含了一个深不可见的可怕东西,仿佛这片天空都已变得畸形了,那月牙又重新出现,好像魔鬼嘴角上扬的弧度。

    “走吧,姑娘们,前面可热闹了呢!”殿业兴奋地说,完全忘了那个鬼仙和他说的事。

    走吧,姐姐,我也想见识见识这外面的世界呢!玲子异常激动,高兴的蹦了起来。

    “走吧~”

    兹九说完这句话就拉着玲子的手跑了起来,像一道闪电,嗖的一下便没了人影。

    “姐姐,你干嘛跑这么快呀?”玲子气喘吁吁的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