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29 10:01:33

我是冥王妻 完本

我是冥王妻

来源:作者:见字如面分类:灵异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我是冥王妻是由作者见字如面为大家带来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慕小乔江起云,又名《冥君幽情》、《冥王老公甜蜜蜜》。我们家和寻常人家不一样,是一个游离在常人社会边缘的家族。家里有人做先生、有人做相师、还有法医、殡葬等等行业,都有人。而我父亲是长子长孙,自然继承了祖业——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古玩店。有些上了年岁、沾了阴气的东西,父亲会去处理、收购、再转卖到有需要的人手中。什么意思?让我安安静静的终老?他不是要弄死我吗?他嗤笑了一声,似乎对自己说出这样“宽容”的话有些不习惯。“别露出这副傻样,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是冥王妻是由作者见字如面为大家带来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慕小乔江起云,又名《冥君幽情》、《冥王老公甜蜜蜜》。我们家和寻常人家不一样,是一个游离在常人社会边缘的家族。家里有人做先生、有人做相师、还有法医、殡葬等等行业,都有人。而我父亲是长子长孙,自然继承了祖业——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古玩店。有些上了年岁、沾了阴气的东西,父亲会去处理、收购、再转卖到有需要的人手中。

    免费阅读

    什么意思?

    让我安安静静的终老?他不是要弄死我吗?

    他嗤笑了一声,似乎对自己说出这样“宽容”的话有些不习惯。

    “别露出这副傻样,冥婚只有结、没有解,除非你死了重入轮回才能逃脱,所以这一世,你不可能再有其他男人。”

    他的语气凉薄又无情:“你如果真的这么恐惧我,那么事成之后我可以不再出现,你若愿意孤独终老,随你。”

    “你……你说的事成之后是什么意思?”我听到了重点。

    果然如同我哥所说,他有其他目的。

    他冷笑了一声,捏着我的下巴说道:“阴阳之事你不懂就算了、男女之事你也不懂?”

    我涨红了脸看着他,那鬼脸面具看久了,也觉得麻木了。

    “你手上的戒指结为螭龙时,说明灵胎就结下了……你以为妻子要做的事情只是敞开身体?”

    我惊恐的看着他,手不由自主的抚上小腹。

    “懂了?”他看见我的难以置信的眼神,冷笑着望向我。

    “……可是我、我还是学生,能不能以后再——”

    我才十八岁啊,刚上大学不久,就算现在社会开放、处理这种事情也很灵活,但对于一个刚刚成年的女孩来说,怀孕就是另一种人生。

    他话语里嫌弃的意味满满。

    “……嗯。”我擦掉满脸的泪痕,乖乖认命,心想大不了办理休学躲在家里。

    “我答应你了,你可以……稍微温柔一点吗?”

    不要动不动就扯破我的衣服好吗?

    他冷笑:“温柔?你别不知好歹,要是不温柔,你还能站着跟我说话?”

    好吧,我问了一个蠢问题。

    我就是个祭品,还妄想什么人*权?

    还有三晚。

    我在镜子前面擦了擦脸,镜中的我脸色苍白、双眼红肿。

    “小乔,快点!”我哥的声音在走廊上响起。

    我吸了吸鼻子,低头走了出去。

    》》》

    昨天的坠楼的事情已经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

    警察调了监控,看到我走进了办公室、没多久我就狼狈的跑出来。

    我的身影出现在每一层楼的安全通道处,等我跑出了教学楼,站了一会儿,才发生班导坠楼。

    时间上,我没有任何嫌疑。

    我不禁怀疑,这是那个丑鬼计算好的。

    如果我在办公室的时候,他就将班导弄死,那我简直百口莫辩。

    而且,如果班导死在办公室,我的嫌疑也最大。

    所以他弄碎了窗户,将班导拎到窗棂上,让很多目击者看到他蹲着,然后“自己”跳了下来。

    哥哥的熟人卢警官看起来二十七八岁、身材高大、双目犀利,那一身正气站在我面前时,显得我越发神情萎顿、魂不守舍。

    “老卢特种兵转业,心思敏锐杀气重,你说话的时候注意点。”我哥压低声音提醒我。

    会议室里校领导都焦头烂额的样子,其中一个头发是地中海的中年男子见到我就拍桌子骂。

    “看看、看看!现在的女学生是什么样!啊?!”

    那地中海继续说道:“书记、校长、卢警官,我跟你们说了,张班导一向跟学生打成一片,口碑很好!肯定是这小女生玩弄他的感情,刺激到他,他才会做出跳楼自杀的傻事!”

    “我才没有玩弄感情!我对他避之不及好吧!”骂我我可以当做没听见,可是说我玩弄那个恶心的班导,简直不能忍。

    “他叫我去办公室干活,全班同学都听见的!然后把我堵在办公室,说要我做他女朋友,我拼命跑出来的。”我尽量控制住情绪,毕竟还要在这里上学,这位地中海应该就是张班导的领导亲戚了。

    “这些都是你片面之词,谁信?”地中海气哼哼的说道:“人死了你还要给他泼脏水!看你这一幅不良少女的样子,还装什么受害者!”

    我哥火了,骂道:“你说谁不良少女呢?麻痹的别以为你是校领导我就不敢揍你!”

    “行啦!”校长怒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消除不良影响、不是吵架!”

    校长转过来,面色温和的对我说道:“同学,现在我们初步断定是自杀,可能会有很多媒体来采访你,希望你能顾及学校的声誉——”

    我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儿,原来校长是要我说:在办公室帮忙时看到班导突然发病,跑出去叫人的时候,他自己坠楼而亡。

    我还没开口拒绝,卢警官就冷笑了两声,开口道:“校长,我还坐在这里呢,你就教唆受害者改证词?把法律当儿戏吗?”

    校长尴尬的赔笑,估计他心里暗骂这个卢警官不懂事。

    卢警官不理他,转头问我:“你详细说一遍当时的情况。”

    我省略了那个丑鬼抓住他脖子那一段,只是解释他突然行为失常。

    卢警官听完后,又问了我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

    全部是让我重复当时的情况!

    直到最后,他收起录音笔和记录本,等校领导离开后,对我意味深长的一笑道:“小乔姑娘,你的心理素质很不错……”

    废话,我如果心理素质不好,估计两年前那一夜就被吓死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