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04 17:33:01

鬼王不好惹 连载中

鬼王不好惹

来源:作者:佚名分类:灵异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鬼王不好惹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灵异小说,谢琳邵安辰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鬼王不好惹全文讲述的是谢琳为了父亲的医药费,无奈答应举行阴婚,可她没想到自己真的多了一个鬼丈夫,而且肚子里还多了一个鬼宝宝。从此她就成了一个香饽饽,是个鬼都想咬她一口,她的未来会如何呢?他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头,温柔道:“我要走了,过几日再来看你,之前是我大意了,不过只要你带好那个道士给你的符咒,一般的小鬼就近不了你身。”我呆楞楞的望着这个自称邵安辰的鬼,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好像他真的不会伤害我,而且会对我挺好的。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鬼王不好惹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灵异小说,谢琳邵安辰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鬼王不好惹全文讲述的是谢琳为了父亲的医药费,无奈答应举行阴婚,可她没想到自己真的多了一个鬼丈夫,而且肚子里还多了一个鬼宝宝。从此她就成了一个香饽饽,是个鬼都想咬她一口,她的未来会如何呢?

    免费阅读

    看样子,鬼兄并不像是一般的孤魂野鬼那样好对付。道长从怀中掏出几张符咒,向天上散去,嘴里不停的念念有词,表情也十分的庄严肃穆。

    随着道长嘴里念咒的频率加快,那几张符咒之间竟慢慢的生出了淡淡的芒色细条,几根细条融汇在一起,在空间变成了一张大网。

    “收!”道长双手合十,大声道。我向鬼兄的方向看去,心里竟浮出了一丝关心。

    鬼兄似乎察觉到了我目光之中的关切,对着我灿然一笑,完全没有害怕的神色,反而显得十分风淡云清。

    “破。”淡淡的一个字,甚至轻得连分量也没有,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彻底将道长的符咒打破。

    道长因为阵法被破,自己受到了反噬,向后退了一步,随后吐出了一大口血。

    鬼兄终于动了双腿,悠闲的向道长走来,右手的双指竖起,眼看就要动手杀掉道长。

    我连忙扑身挡在了道长的身前,咽了咽口水:“你放过他行不?”

    鬼兄似乎很疑惑,但还是听话的放下了自己的右手,不解道:“可是他想伤害你。”

    “至少我们都是人,这点就比你强。”道长明明受了严重的伤,嘴上却是不饶人。

    “她是我的妻子,我害她干什么,倒是你,不知道想用她的血做些什么。”“哼,你这邪物,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我无奈的看着我面前莫名其妙斗起嘴来的两人,心里却在想着到底怎么样才能让这鬼兄将道士放走。

    鬼兄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意,张口道:“只要他发誓以后不再缠着你,我自然会放过他。”

    道士看了看鬼兄,又看了看我,好半天才点了点头:“行吧,姑娘,我帮不了你了,你自己保重吧。”

    说完,道士一瘸一拐的离开了我家。等到道士走后,鬼兄突然张口说道:“邵安辰。”“什么?”

    “我叫邵安辰,记住你以后是邵家的人。”邵安辰看着我,像是在说什么十分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样。

    “”这人,哦不,这鬼的脑回路让我一时之间捉摸不清,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

    他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头,温柔道:“我要走了,过几日再来看你,之前是我大意了,不过只要你带好那个道士给你的符咒,一般的小鬼就近不了你身。”

    我呆楞楞的望着这个自称邵安辰的鬼,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好像他真的不会伤害我,而且会对我挺好的。

    见我发着呆,邵安辰叹息了一声,又凭空消失了。

    他的突然离去让我的头脑清醒了一些,我摇了摇头,甩去了自己心里的念头。鬼就是鬼,哪还分什么好坏!

    就算道长对我也图谋不轨,但他好歹是个人,并且不会危害我的性命,可是我怀上了阴胎,就指不定哪天会死!

    这样想着,刚才还对邵安辰有的一点好感瞬间又全无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我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就在我发着呆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郝岩,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却是我爸爸的主治医生,听说他是最顶尖的医科大毕业的天才。

    “郝医生。”我礼貌的开口。“小琳,你爸爸的病情好很多了,不过”郝岩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温和近人。

    “郝医生,是有什么很困难的事情吗?您可以对我直说。”一提起我爸爸,我就没办法冷静下来,焦急的问着郝岩。

    “你爸爸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手术十分成功,但是他的身子却十分的虚,我建议你找地方买一株千年人参这样的大补之物回来,你爸爸只有用这样的大补之物调理身体,才能痊愈。”

    千年人参?我只在小说和动漫里看见过的东西,现实生活中的真的有?

    见我不说话,郝岩就已经察觉到我在电话另一端的为难,开口道:“这样吧小琳,我知道千年人参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我一个朋友家恰巧有一株,只是需要付出一点代价。”

    “什么代价?”我皱起了眉头,心里有了些警惕。虽然郝岩医生为人正直,可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再加上这两天的事情,我的警惕心自然是重了许多。

    “我那位朋友家里是搞房地产的,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有人乱传谣言,说他们新修的楼盘闹鬼,为了证明这只是个谣言,所以他们要找人在那个楼盘住上几晚。”

    郝岩的声音十分诚恳,让我不得不相信了他说的话。再加上这件事情是为了我爸爸,我沉默了一会后,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愿意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