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21 10:09:57

婚色缠绵:赖上冰上首席 完本

婚色缠绵:赖上冰上首席

来源:作者:加加分类:总裁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纪时谦薄安安小说结局是什么?纪时谦薄安安书名叫《婚色缠绵:赖上冰上首席》,又名《宠妻成婚我的叫兽老公》、《娇妻要翻天:总裁哪里逃》,小说作者是加加。纪时谦和薄安安在一起三年了,后来因为家族联姻,所以他们之间断绝了关系。可是没想到最后纪时谦还是没能放她走。薄安安原先想装作没看见,毕竟她本就是来放松心情的,然而薄一心却不打算就这么叫她过去,阴阳怪气地把她拦下了。“你不是情绪正低落着吗,嗯?借酒消愁去才正常,怎么来这泡温泉?安安,虽然我们算不上同胞姐妹,可好歹身上有一半血是一样的,我不知道哪里惹到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纪时谦薄安安小说结局是什么?纪时谦薄安安书名叫《婚色缠绵:赖上冰上首席》,又名《宠妻成婚我的叫兽老公》、《娇妻要翻天:总裁哪里逃》,小说作者是加加。纪时谦和薄安安在一起三年了,后来因为家族联姻,所以他们之间断绝了关系。可是没想到最后纪时谦还是没能放她走。

    免费阅读

    薄安安原先想装作没看见,毕竟她本就是来放松心情的,然而薄一心却不打算就这么叫她过去,阴阳怪气地把她拦下了。

    “你不是情绪正低落着吗,嗯?借酒消愁去才正常,怎么来这泡温泉?安安,虽然我们算不上同胞姐妹,可好歹身上有一半血是一样的,我不知道哪里惹到你,但时谦是要跟我订婚的人,你如果不喜欢我,大可以冲我来,别拖他下水也别捆绑他。”

    薄一心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被拦下的薄安安只好退两步,带着笑颜接招应敌。

    “怎么网上两个名字放一块儿就是我捆绑他了?也不知道是哪个闲的没事,给买这么个热搜,曝光这么个假消息,你要真想追究,你就好好查一查,顺便帮我这个妹妹谢谢她又叫我火了一把。”

    薄安安说笑着看向薄一心,意味深长又补了一句,“我也不想拉上姐夫的。”

    她毫不在意地一哂,纪时谦脸色阴沉。

    薄一心想到之前那通电话,那些做出来的的温和就有点装不下去。

    “薄安安!除了你谁还会干这种事?”

    “谁知道呢,明明没关系非得拉一起,可能有些人巴不得我被纪大总裁玩弄讨厌甩开?”

    薄安安话里带话,笑着说完后瞥了眼纪时谦,对方面色沉冷压根没在看她,只是望着身边的薄一心。

    “走了,那些消息会有人处理,何必跟一个没脸没皮死不承认的陌生人浪费时间。”

    他说完,便带着薄一心出了大厅。

    两人离开之后薄安安卸下了先前那些无谓模样,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分明就不是她干出来的事,现在全世界都以为这是她自己曝的光用的手段,纪时谦更是满眼冷意不屑,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从温泉离开后薄安安去了一边的休息室,她点了杯咖啡,刚送上桌,有人突然进来跟主管说了些什么,下一秒偌大的室内客人零零散散的都被送了出去。

    就在薄安安疑惑,想着是不是该轮到自己时,纪时谦从门口走了进来。

    “纪总,已经清场清干净了。”

    他身边的人毕恭毕敬,纪时谦抬手一摆,助手也退了出去,整个休息室内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因为刚从温泉出来,薄安安面颊还带着点淡淡的红,她忍住心下不安,朝他一笑,道:

    “怎么你还特地过来吗,不怕给狗仔拍了火上浇油再添一波热度?”

    纪时谦冷若寒铁,一步步靠过去,抬手就捏住了她那张精致小脸,声线沉沉。

    “你是不是以为我治不了你?心机够深沉,说一套做一套,前脚谈条件后脚曝光?这一手欲擒故纵玩得可真漂亮!”

    他眸里的怒意堪堪而出,薄安安吃痛,皱了皱眉。

    “消息不是我传出去的,曝光的人也不是我!”

    这点解释在纪时谦耳边打了个转儿压根没进去,风都不如,他手上力度不减,冷冷开口。

    “你看我还会信你吗?薄安安,从明天起,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被全网封杀!”

    他的话落下来,叫薄安安愣怔半晌,无力感带来的巨大怒意扑头盖面而来。

    纪时谦这男人铁手铁腕,杀伐果决,按着他那副狠心肠,封杀绝不只是说说而已。

    “纪时谦!”薄安安有些咬牙切齿,平息完内心才又开口,“说吧,我做什么你这一回才肯放过我?”

    纪时谦黑眸猛然一眯,逼近薄安安,薄唇翕动,“怎么做都行?”

    男人灼热的气息扑在她的睫毛上,卷翘的睫毛抖了抖,垂了下来,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心跳却怦怦。

    “你说。”

    她不想妥协,好不容易熬出头看到希望了,她不能被封杀。

    薄唇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薄安安想站起身,就被纪时谦按住肩膀,夹杂着怒气的声音从头顶落下,“怎么做才肯放过你?不听话的女人,怎么做,我都不会放过你。”

    薄安安心脏抖了抖,原本脸上稍稍慌乱的表情反而褪去了,嘴角竟不觉的勾起。

    她已经开口一次求他,就不会再开口第二次。

    然而她这一笑,激得纪时谦太阳穴一跳,他视线定定的落在薄安安身上,伸手挑起她尖尖的下巴,目光忽然就狠了起来,“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

    忽地,大手一抽,纪时谦背过身去,“做好心理准备。”

    薄安安清亮的眸子跟浸了水似的,瞳仁里倒映着面前男人的身影,就听她寡淡无波的声音,“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