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14 10:01:58

九流仙尊 连载中

九流仙尊

来源:作者:问天书生分类:仙侠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九流仙尊是一部非常好看的仙侠小说,作者是问天书生,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仙侠小说,小说九流仙尊全文讲述了主角江立本是骗过了整个天下的伪善盟主,当他意外重生成为漳州韩家的那个废物少年,看他会如何从头再来,去踏上漫漫修仙之路,成为一代传奇……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九流仙尊是一部非常好看的仙侠小说,作者是问天书生,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仙侠小说,小说九流仙尊全文讲述了主角江立本是骗过了整个天下的伪善盟主,当他意外重生成为漳州韩家的那个废物少年,看他会如何从头再来,去踏上漫漫修仙之路,成为一代传奇……

    免费阅读

    “二少爷来了,你们这些人赶紧闪开!”

    一处宽阔的院落中,几个少年拥在一起走了过来,其中一人高声喊道。

    在走廊行走的仆人们急忙低头退下,恭敬的弯腰等着这些少年走过。

    “喂,你!”

    一人突然发现还有一个穿着棕色长衫的下人站在离他不远的角落里,正在默默的扫地,立刻出声呵斥: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他说的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少年,看上去平平无奇,旁人望上一眼恐怕就会立刻忘记,再加上那一身不起眼的长衫,几乎和家中的寻常小厮无异。

    待到看清了他的脸,呵斥那人的脸色却是一滞。

    过了片刻,脸上露出悻悻之色,把想要抓他肩膀的手收了回去。

    这时众人都看到了那个少年,脸上均浮出鄙夷的神色。

    只听一个人用嘲弄的语气说道:

    “就算是被收养的,好歹有一个韩家直系子弟的身份,竟然学那些家丁扫地?真是丢我们韩府的人!”

    另一人冷笑着道:

    “不过是一个领养来的流浪儿,在刚进府时倒是挺风光,第一次修炼就突破了炼皮境,家主和长老们还特地夸了他一番,说他是不亚于大少爷的天才。结果过了这么久,现在还是炼皮境二重天。不亚于大少爷的天才?我呸!”

    虽然这么说,这些人却不敢动手,一人在那里不耐烦的大声喊道:“喂,江立,二少爷马上就来了,还不赶紧让路?”

    叫江立的少年依旧在那里默默的扫着地,似乎众人说的不是他一般。

    “嘘,二少爷到了!”

    这时只见数人从院子后面走来,在中心位置的是一个全身白衣,风度翩翩的年轻公子,看上去约有十五六岁,长得唇红齿白,相貌十分英俊;在众人的拥戴下,隐隐露出一丝傲然之色。

    “嗯?”

    在走过长廊时,那位年轻公子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也看到了正在扫地的江立。

    白衣公子还未吭声,只听一人低声道:“二少爷,看他作甚?还是早点去赴张家少爷的晚宴为妙。”

    旁边的众人跟着点头称是。

    “是啊,二少爷,我们赶紧去赴宴吧。”

    提到了张家晚上的大宴,这些人一个个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好像被这张家请去是多大的光荣一般。

    白衣公子却冷哼了一声:

    “江立乃是家主亲自收下的义孙,同时也是我的五弟,你们就这么看着他在那里扫地,也没人上去帮一把?”

    “这……”

    众人面面相觑。

    扫地可是下人干的活,谁知道这家伙吃错了什么药,难道自己这些人真去帮他扫地不成?

    看到他脸色不虞,少年们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有些胆小的甚至已经准备去拿扫帚了。

    “啪!”

    却见白衣公子用手中折扇敲了说话的少年脑袋一记,说道:

    “那张家的宴会难道就这么值得兴奋吗?瞧瞧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子,一个个哪有韩家子弟的模样?也不怕丢咱们韩府的人!”

    这一扇子敲下去,熟知他脾气的众人立时知道他刚才那句是笑话,冻结了片刻的场面又嘻嘻哈哈起来。

    其中一个人涎着脸说道:

    “二少爷,这也怪不得我们,张府今天大排筵宴,全漳州也只邀请了几名少年俊杰,其中就有您这位年纪轻轻便达到了炼血境界的大高手,咱们这些人跟着沾了您的光,不是感到与有荣焉吗?”

    “就是就是,也就咱们韩府能被张家那些眼睛长到天上的家伙邀请,换一户人家,恐怕连那扇大门都进不去!”

    “好了,都给我闭上嘴,一个个聒噪的很。”

    听到这些恭维,白衣公子透出一丝得色,张口呵斥道。

    “张家虽是豪门大户,但是咱们韩家也不差了他们什么,受到邀请是理所当然,又有什么好得意的?”

    “走吧,让别人等候太久也不是君子之道。”

    唰的一声打开折扇,仿佛已经忘记了那位五弟,白衣公子潇洒的走向府门,后面众人急忙跟上。

    在走廊的那个角落中,叫江立的棕衫少年依旧默默的扫着地上的尘土,似乎这边发生的事和他完全无关。

    实际上,那些人的对话都一字不漏的进入了他的耳中。

    韩家的二公子,韩浩古。为人傲慢自大,脾气阴冷,言行谨慎,修为还算不弱,年轻时便有了一些城府。

    这些情况,果然和梦中见过的那些丝毫不差。

    他停下了扫帚,看着自己的手,这是一只少年稍显稚嫩的手。

    虽然时间已经过了数月,他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实感,难道数月前做的那个长长的梦,全都是真实的?

    这时他耳朵一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继续扫起地来。

    过了约半柱香的时间,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五少爷,老仆一直弄不明白,咱们韩府中仆役何其众多,为何你却要天天坚持在这里亲自打扫?”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穿着蓝色大褂的老人在不远的地方出声问道。

    江立不动声色的停下了手,似乎才刚刚发现他的到来,转身向他行礼道:

    “沅叔,您老怎么来了。”

    “老仆可不敢当此称呼,虽然没有改姓,但现在你已是韩府的少爷,怎么可以对老仆这一介下人如此拘礼?”

    看到他的态度如往常般尊重,被叫作沅叔的老人眼中露出一丝欣赏之色,但是很快便隐去了。

    “小子原本只是街边的一名流浪儿。”

    江立恭敬的说道:

    “虽然三年前侥幸救了主母和小姐,当时也只是靠着运气罢了,实在不敢当此称呼。”

    说完他看着老人的眼睛:

    “何况全府上下无一不知沅叔乃是服侍过上一任家主的元老,身居韩府的大管家之职,又有谁敢拿下人之礼相待?小子也只是和旁人一样行事罢了。”

    “呵呵……”

    沅老管家不置可否的笑了两声,颇有兴味的看着他,道:

    “五少爷,你还没有回答老仆的问题。”

    “咱们韩家仆役成群,别说你是家主的义孙,就是平常的分家弟子也有专人照料杂务,怕的就是修炼分心……”

    说着他看向江立手中的扫帚,抚摸着下巴上的胡须:

    “怎么五少爷你停在炼皮境界一年有余,看上去反倒依旧悠闲自在……别误会,老仆绝不是讽刺你不思上进,而是觉得五少爷这么聪慧的人,这么做肯定有什么自己的道理罢了。”

    ——来了。

    江立在心中暗道。

    那个梦境中,沅叔始终对韩家忠心耿耿,即使是数年后韩家遭遇大难,他也是义无反顾的拼死保全了韩家的骨血。

    身为府中的大管家,自然为人精明无比,寻常人物即使有心隐藏什么,也会被他瞬间看破。

    但是江立却并不是寻常人,当下平静的答道: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沅老管家摸着胡子的手滞了一下。

    这句话,乍一听虽然简单明了,甚至有一些粗鄙;但细细品来却是意境深远,让人不由得琢磨起其中的深意来。

    只见他沉默了片刻,突然哈哈大笑道:

    “好……好一个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江立平静的站在那里,说道:

    “小子进了韩府后,读了一些书,因此明白了一些道理,这句话只是自己的一些浅薄见识,让老管家见笑了。”

    “呵呵,五少爷过谦了。”

    老管家笑道,然后又问:

    “今日张府大宴,邀请的也有你和大少爷,大少爷一贯不参加这种聚会,加上外出多日,倒也罢了;五少爷又是为何不去?”

    “刚才沅叔也说了,小子已经一年多没有突破。”

    江立不卑不亢的答道:

    “正是因为如此,小子这些日子决定刻苦修炼,所以才不愿因为俗事分心。”

    这个回答可以说合情合理,相信即使是老管家也找不出什么破绽。重生之后,他明白了很多事情,甚至包括初次修炼修为增长突然停滞的缘由。

    但是,他却并不愿现在就讲出来。

    因为即使讲了也没用,自己几个月前才做了那场“梦”,到了现在,相关的证据恐怕早就被毁掉了。

    “沅老管家,五少爷,家主找你们过去。”

    就在二人对话之时,一个下人急匆匆的跑到院中,冲着二人施礼道。

    “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