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14 10:01:48

喋血金丹 连载中

喋血金丹

来源:作者:麻雀分类:仙侠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主角叫陈玉蟾的小说名字是《喋血金丹》,这是由作者麻雀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仙侠小说,小说喋血金丹全文讲述了主角陈玉蟾是元朝道教真人陈致虚的后人,他凭借一本残缺的《金丹大要》而开始他的传奇人生,看他会有怎样的奇诡经历……陈玉蟾笑道:“这可是我爸传给我的,想学的话,先教会我凫水,不然免谈。”小胖子向远方看了看道:“你不怕你爸看见你进水里啊?”陈玉蟾道:“我爸?这会儿他肯定在忙着烧他的炉子呢!上哪儿会来这儿,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他肯定是不知道!”小胖子点了点头,挥下手道:“要学凫水就先到这浅的地方,来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叫陈玉蟾的小说名字是《喋血金丹》,这是由作者麻雀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仙侠小说,小说喋血金丹全文讲述了主角陈玉蟾是元朝道教真人陈致虚的后人,他凭借一本残缺的《金丹大要》而开始他的传奇人生,看他会有怎样的奇诡经历……

    免费阅读

    六月的天气热的惊人,河道两边的柳树都无精打采的晃动着枝叶,连知了的叫声都显得有些有气无力,河道上游是一个水闸,此时一群十五六岁小孩正在水闸边上用自家结的网兜堵鱼,这炙热的阳光把一个个小孩晒的背脊黑黝黝的,好像是一个个泥孩一样。

    这河水以前是清澈见底,但近些年由于工业污染水质渐渐的变了些模样,里面虽然能抓的到鱼虾,但是也没有人愿意去吃,只有这些个孩子抓个不亦乐乎。

    陈玉蟾正蹲坐在河边上,一手拖住下巴,眼睛不停的向远方的水闸张望,另外一只手里拿着一枝小小的柳枝,不停的抽打着面前的河水。一片片的水花荡起,更远出的河面上出现无数个小小的涟漪。

    他脸上露出一丝丝的渴望,但他望了望不远处,忽然又叹了一口气,继续狠狠的抽打着水面。

    远处一个正撅着屁股在石头缝中摸索的胖小子忽然大叫一声,连蹦带跳的爬上岸来,手臂不住的抖动,陈玉蟾眼睛猛然一亮,扔掉手中的柳枝,起身跑了过去,一把抓住那小胖子的手,一个小小的螃蟹正紧紧的夹在胖乎乎的小拇指上。

    “小胖,你完蛋了,你看,这叫星星出全螃蟹,这下子,不到晚上星星全出来,这螃蟹是不会松开的!”陈玉蟾胡掰道。

    这个叫小胖子忽然惊慌起来,“陈蛤蟆,你都没有下过水,你怎么知道不到星星全出来这螃蟹不松开啊!”

    陈玉蟾眉宇间微微露出一点的厌恶,但只是一霎那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给你说过不要给我起外号,玉蟾是天上的月亮,不是蛤蟆!还有这螃蟹的事情可是我爸说的。”

    小胖子捣蒜似的点头,但是听到这螃蟹的事情陈玉蟾家老头子说的,脸上一阵的沮丧。“那完蛋了……”小胖子一边狠狠的捏住被螃蟹夹住的手指一边道:“陈月亮,那你爸有没有说什么有什么方法把这螃蟹去掉啊?”

    陈玉蟾稍微沉吟了一下,忽然喜上眉梢的道:“有了,我记得我爹说过,用……”说道这里他故意的停住话语。

    这小胖子正一边狠狠的捏住小拇指减轻疼痛,一边竖起耳朵仔细的听,可这陈玉蟾却是说到正当紧的地方便不在说话了。

    “小胖,我这方法可不能白给你说了,你看……”

    “哎哟……我的哥哥唉,你说,你要什么,就是要了我拿把木头做的枪我都给你!”小胖子说完这话脸上却是一阵抽动,也不知道是手疼还是心疼。

    当时正是小兵张嘎这电影热映的时候,电视上隔三差五的就播放一遍,小胖子爸爸是木匠,却是给小胖子做了一把逼真的木枪,可羡慕坏了陈玉蟾,但平时这胖子极其珍贵,别人摸上一下都不行,想来是这会儿手疼的受不了,连心爱的木枪都能割舍了。

    陈玉蟾微微一愣,眼睛往河中看了两眼,又往远处水闸哪里看了两眼,再想想木枪,一时间难以取舍。

    “哎吆……哥哥唉你快说啊,你看我这小拇指都流血了……”

    陈玉蟾看了看小胖子小拇指上正在打秋千的螃蟹狠了狠心道:“这样,我不要你的木枪,夺别人心爱之物可不是我的作风。恩,你教我到河里凫水吧!但是千万别给我爸说!”

    这小胖一听说不要自己的木枪,什么都答应了下来,“放心,不就是教你凫水吗?一会儿就让你学会,要是我给你爸说了,我以后进水就被螃蟹夹住。”

    陈玉蟾一看自己的计策成功,他装模做样的对这螃蟹作了个揖,让小胖子闭上眼睛,口中喃喃胡乱念了几句,手指轻轻的在螃蟹背上弹上两下,这螃蟹果然是钳子一松,掉落在河边上滚了两滚,就进到了河里了。

    “好了,小胖,快带我去凫水吧!”

    小胖子睁开眼睛,看了看小拇指上的痕迹,又四下看了看道:“你刚才念的是什么啊?怎么一念这螃蟹没有了?”

    陈玉蟾笑道:“这可是我爸传给我的,想学的话,先教会我凫水,不然免谈。”

    小胖子向远方看了看道:“你不怕你爸看见你进水里啊?”

    陈玉蟾道:“我爸?这会儿他肯定在忙着烧他的炉子呢!上哪儿会来这儿,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他肯定是不知道!”

    小胖子点了点头,挥下手道:“要学凫水就先到这浅的地方,来来来,我教你狗刨……”

    陈玉蟾长这么大,却是第一次下水,心中不免有些胆怯,往河中走了两步,忽然腿上好像撞到一个什么东西。这东西却是和自己的腿一触即开,陈玉蟾吓的惊叫一声,哗啦哗啦的蹚着河水,飞快的向岸上跑去。

    小胖子转身疑惑的道:“蛤蟆,怎么了?”

    “这水里有东西,刚才碰到我的腿了!”

    “嗨……这水里到处都是小鱼,肯定是小鱼游动撞到你腿上了!快点下来,在岸上你胆儿挺大的,怎么一到水里你就跟隔壁的三丫一样,磨磨唧唧的!”小胖子撩了一把齐腰的河水洗了洗脸道。

    陈玉蟾最听不得别人激自己,听小胖这么一说,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向这河水中走去……

    这河不远处一个黄土堆上,一个带着墨镜的中年人牵着一个和陈玉蟾年纪相仿的小姑娘,仿佛在说这什么,手却是指向陈玉蟾和小胖子。

    陈国华正汗流浃背的端坐在一个巨大的炉子面前,这炉子倒是很普通,好像一个煎药的砂锅,只是大了许多,炉子下面堆满了木材,一阵经久不息的哔哔啵啵的声音在这房间里面回荡。

    只见他抹了一把汗水,双手合十,对着那大炉子口中念道:“意为即为,意止即止,求丹取铅,心意迎之,收火入鼎,以意送之,烹炼沐浴,以意守之,温养脱化,以意成之……”

    最后一个字尾音刚刚消失在他口中,这丹炉一阵的晃动,好像是这丹炉之中有什么活物要冲出来一样,陈国华两眼露出激动的神色,但这一丝激动转眼便被他深深的隐藏在心底,他颤抖的用那双粗糙的大手在这滚热的丹炉上摸了两摸。

    “等待多少年,家族中多少人因为这个丢了性命,这金丹终于要练成了!”

    这丹炉摇晃了一阵就慢慢的减轻的了摇晃的幅度,陈国华眼睛不敢有一丝的离开,死死的盯住这丹炉,生怕眼睛挪开一会儿,这丹炉再有什么变动。

    一滴滴的汗水从陈国华的下颚快速滴落,在屋内土质地板上砸起一个一个黑色的小坑。忽然窗外传来一声呼唤,“大哥,大哥,你快出来看看玉蟾的腿!”

    陈国华却仿佛是没有听见这呼唤声一样,还是动也不动的盯着面前的丹炉,手上的干柴被他习惯性的又加了几块,一蓬火星带着黑烟随着火星往上窜去,一直飞到被烟熏的漆黑的梁上。

    外边又是几声急切的呼唤,陈国华聪耳不闻,带上一双厚厚的棉布手套,用力的搬开炉子的盖子,这炉子盖子分量绝对不轻,只见王国华的额头上手臂上的青筋都高高鼓起,好似一条条在游动的蚯蚓。

    一股白烟从这炉子中冒起,一股刺鼻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陈国华顾不得其他,他咳嗽了两下,趁散白烟的机会抓起早就预备好的水桶,用水把炉子下面还在燃烧的火焰熄灭。

    没等这白散尽,陈国华便伸头向这丹炉内望去,只见这丹炉底部闪着一股朦胧的光晕,陈国华一见这光晕顿时喜出望外,“祖宗保佑啊!今日我终于成功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