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14 10:01:45

武侠之勇闯江湖 连载中

武侠之勇闯江湖

来源:作者:放歌须纵酒分类:仙侠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主角叫杨乐和西门琦的小说名字是《武侠之勇闯江湖》,这是由作者放歌须纵酒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仙侠小说,小说武侠之勇闯江湖全文讲述了主角杨乐跪在地上,任凭师父雨点一般的竹板打下,看他会有怎样的传奇故事……正是开饭的时候,张方桌子上已经摆好饭菜。他刚刚准备端碗吃饭,家丁走进来说道:“老爷,外面有个您的佃农,说自己叫朱武,想要求见。”张方扒了一口饭夹了一口菜,咀嚼了好久才不耐烦地挥挥筷子道:“不见不见!”家丁拱身道:“老爷看他一脸着急,说不定是什么要紧的事,要不然您就赏他个脸见他一面吧,反正也耽误不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叫杨乐和西门琦的小说名字是《武侠之勇闯江湖》,这是由作者放歌须纵酒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仙侠小说,小说武侠之勇闯江湖全文讲述了主角杨乐跪在地上,任凭师父雨点一般的竹板打下,看他会有怎样的传奇故事……

    免费阅读

    “咔咔——”银色的闪电破空劈下,照亮了整个大地。狂风夹杂着暴雨似乎要把眼前的那个小茅屋吹塌。走进了隐隐听到茅屋中隐隐传来微弱的婴儿啼哭声。

    “他爹,这个孩子怎么办?”屋中的女人对男人说。借着微弱的油灯,勉强看得出屋中的情景:茅屋漏水,雨水正从房顶滴滴答答滴落,让人不禁想起这样的诗句“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而屋里只有一张土炕,炕上竟睡着五个孩子,虽然雨水把床单被褥都打湿了,但是孩子哪管那么多,一个个睡的安稳。桌上一盏油灯燃着星星火光,桌边几把长凳,男人女人各坐一张。两人大都在二三十岁的年纪,男的皮肤粗糙胡子拉碴,女人一脸疲惫,几缕头发垂在额前,怀中还抱着一个正在哇哇啼哭的孩子。两人均是满面愁容,眉头紧缩。

    “咱们平日里起早贪黑,能养活这五个孩子已经非常不易,可是要是再加一个着实负担不起……”男人叹了口气“要不是当年我轻浮浪荡,整天就知道和狐朋狗友在一起赌钱喝酒早早挥霍光了家产,咱们今天也不会这样。”男人一脸懊恼“那些人算什么朋友,平常有钱的时候围在身旁,没钱的时候就装作不认得你,我真是有眼无珠,认识了这么一帮人!”说着他眼里闪烁着愤恨的光,“阿贤,这辈子还是你对我好,我年轻不懂事的时候老让你伤心,落魄了你不抛弃我,我没法给你过上好日子你也从来没有过怨言,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这辈子我最对不起你!”男人握住阿贤的手,泪光闪闪。

    “他爹,别老说这些过去的,眼前虽然困难,但是咱们在一起不也过得好好的吗?”阿贤安慰道“当务之急是想想咱们的孩子怎么办。”男人手掌托着腮,想了一会儿“要不然,就扔掉吧……”话音未落,阿贤摇了摇头,声音不大但是很坚定:“不行,这是我们的孩子,是一条命啊!”男人咬了咬嘴唇“阿贤,我也舍不得这个孩子,如果有能力养的话,我怎么会丢掉他呢?你看看现在,咱们喝的粥里没有一粒米,吃的菜里没有一滴油,咱们七个人都是勉强度日,再加上一张嘴还怎么受得了啊?”阿贤怀中的孩子哭声变小渐渐睡去,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孩子,小模样儿可真俊!脸蛋儿红扑扑的,双眼紧闭,睫毛长长的,小嘴微张,正“呼哧呼哧”地喘气呢。她越看越爱,越看越心酸,越看越不想丢掉他,“他爹,你能不能去求求张老爷?咱们好歹也是他的佃户呢……”男人点点头,起身披上蓑衣,“我这就去。”

    泥泞的小路上男人正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方才在妻子面前他未敢表现得悲伤,他怕自己悲伤惹得妻子更加难过。现在一个人出门走在路上,是长吁短叹愁眉不展。“孩子啊,爹不是不想要你,可是要了你家里人还怎么活呢?”看见前边已经快到了地主张方的家,男人又想“孩子,能不能留,就看你的造化了……”胡思乱想之际,他已经到了张方家门前,他心“砰砰”地跳着,敲响了张方的家门。

    “吱呀——”门开了,一个家丁探出头来“您是?”男人打个谦儿,拱手施礼道“小人是张老爷的佃农朱武,今天有事想求见张老爷,还望大哥给通禀一声。”

    家丁看来的是穷人,心里十分同情,“你先在这儿等等,我马上就去。”说着向家里跑去。

    正是开饭的时候,张方桌子上已经摆好饭菜。他刚刚准备端碗吃饭,家丁走进来说道:“老爷,外面有个您的佃农,说自己叫朱武,想要求见。”张方扒了一口饭夹了一口菜,咀嚼了好久才不耐烦地挥挥筷子道:“不见不见!”家丁拱身道:“老爷看他一脸着急,说不定是什么要紧的事,要不然您就赏他个脸见他一面吧,反正也耽误不了您一盏茶的时间。”

    张方又挥挥筷子“那就让他进来吧,让他把自己的鞋上脚上弄干净,别脏了我的地板!”家丁忙连连作揖,“老爷真是天大的好人,阿弥陀佛,太上老君知道您这样宽厚仁慈一定会保佑您的!”张方笑道:“这个是自然。”

    家丁领着朱武进了张方的家,一路上朱武千恩万谢,家丁说道:“都是穷苦人家,帮帮忙这不是应该的嘛。”说着到了大厅。朱武抬头正看见张方。张方身材臃肿,肥头大耳。头发胡子稀稀拉拉,两个眼袋就像贴上去的两片猪腰子。腮下一颗黑痣,痣上长着几根毛。他正在吃饭,手里端着雪白的米饭,桌上摆着烧鸡蒸鱼和各式各样的菜,朱武肚中没有本来就饿,看见这些饿得更加厉害了,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饭菜,一个劲咽口水。

    “老爷,朱武带到了。”家丁施了个礼,站到一旁。朱武跪下磕了三个头,“小人朱武,给张老爷请安!”张方依旧吃了口饭菜,好久才说话:“你来干什么啊?”他眼睛看着桌上的菜肴,眼皮抬也不抬。“小人知道老爷平时为人宽厚仁慈,乐善好施,平日里积德行善造福乡里大家都历历在目有口皆碑,十里八乡都传颂老爷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善人呢!说起老爷,人人都竖大拇指说是一等一的好人!”听朱武这么一夸,张方高兴了,抬起头来乐得合不拢嘴。“恩恩,你说的这些本老爷都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嘛,做些善事积积德,总好过不做好事下地狱的好!”

    朱武听到张方这么说,心里觉得有了一丝希望,暗暗欢喜。他接着说道:“小人家里最近添了一口子人,本来就缺衣少粮,现在是更加捉襟见肘,小人听闻老爷您好积德行善,是十里八乡都称道的大好人,所以小人特来拜见老爷,想想老爷借一点粮钱,不知老爷……手头是否宽裕?”

    本来张方一脸高兴,可是一听到朱武要借钱笑容瞬间就没了。他爸碗“砰”地一放,“既然乡亲们都说我乐善好施,我肯定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可老爷我不是不帮你啊,最近老爷也是手头紧巴,周转不济。我十分想帮你,只可惜有心无力啊!你说是不是啊王德?”转头问那个家丁。“这个……”王德支支吾吾,偷偷瞄了张方一眼,张方严喝一声:“嗯?是不是!”王德赶紧跪下磕头说:“是!是!是!老爷最近手头紧!”张方一脸无奈的表情,“朱武啊,你也看见了,真的不是本老爷不想帮你!”朱武心里暗恨:“你大鱼大肉地吃着,还跟我装穷!”但是还是又磕了三个头,“老爷求您再想想办法吧!要是没粮食吃,那个孩子只能扔掉等死啊!求求您发发善心吧!”

    “孩子哪有一生下来就吃粮食的?不都是吃奶吗?难不成你是成心来诈我的?”张方冷笑一声,“跟我耍心眼,你还差得远呢!”

    “小人哪儿敢和老爷您耍心眼呢?”朱武“砰砰砰”又是几个响头,“小人家里吃不饱,妻子奶水不足无法喂养孩子,小人纵有天大的胆子又怎么敢欺骗老爷您呢?老爷您就是我们的再造父母啊!”朱武一句接一句,一个劲地夸张方,可张方还是不为所动,摇了摇头“早说过了,我手头真的紧巴啊!你看我也有一大家人要养活,什么家丁丫鬟老婆小妾都要吃穿住用的啊!我借给你钱粮,我吃什么穿什么?你也体谅体谅我的不容易,回去吧!”

    “老爷,难道您就忍心看着一个刚生下来的孩子活生生地饿死吗?”朱武还想说,可张芳已经不耐烦了,一拍桌子大喝道“怎么,都说过没钱了你还不听?你的孩子又不是我孩子,就算饿死了又怎样?养活不起就别生那么多,生下来养活不起就扔了!本老爷菩萨心肠难道就要帮你养活孩子?要是人人生了孩子都要本老爷救济帮忙,那本老爷还怎么过活?今天本老爷心情好,然你一条狗命。快给我滚!别在眼前烦我!”说罢“哼!”的一声进了里屋。

    “老……”本来朱武还想说,可是王德过来拉住了他“兄弟,算啦!他不会帮你的。一会儿真的让他生气了你可真吃不了兜着走!”朱武叹了口气“唉,人心都是肉长的,他怎么这么铁石心肠呢?”王德把他扶起来,“地主只管自己收租放债,谁还会管穷人的死活呢?”

    两人一边往外走两人一边说话,王德问朱武家里的情况,“我和我老婆还有五个孩子勉强度日,现在又来了一个小的,哪儿还有吃的用的养活他呢……”一边说朱武表情呆滞,双眼里尽是悲伤,“我那可怜的儿啊!”说着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