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14 10:00:32

鲛人乱谈 完本

鲛人乱谈

来源:作者:今又来分类:奇幻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主角名叫阿琼的小说是作家今又来的一本很不错的原创作品《鲛人乱谈》,文章以第一人称叙述,代入感强,故事情节衔接紧密,文笔细腻,值得一看!本文主要讲述鲛人族的皇女华胥氏阿琼从小不受父皇待见,直到一天遇见那个男子司空,让她感觉到温暖,她也从未想过,因为卷入一场阴谋当中,她和他从相爱走到相杀,时光蹉跎,能否继续前缘?我又看了一眼那个有着山间流水般声音的黑衣锦袍男子,那男子没看那只坏鸟,反而抱着胸津津有味的盯着我,我垂下眼眸,不想和他直视,这男子倒没多关心那坏鸟。不过,这两人似是相熟的,若是问罪于我,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名叫阿琼的小说是作家今又来的一本很不错的原创作品《鲛人乱谈》,文章以第一人称叙述,代入感强,故事情节衔接紧密,文笔细腻,值得一看!本文主要讲述鲛人族的皇女华胥氏阿琼从小不受父皇待见,直到一天遇见那个男子司空,让她感觉到温暖,她也从未想过,因为卷入一场阴谋当中,她和他从相爱走到相杀,时光蹉跎,能否继续前缘?

    免费阅读

    我看着离我越来越近的比方鸟,心脏跳得厉害。看着他的爪子离我的身体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忽的停在了一尺的距离,堪堪挺住,再也前进不了一份。然后一个好像山间流水般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十方,你也太顽劣了,怎么化成了鸟儿都不老实。以拙,你看他五百多岁了还想欺负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娃娃,可是君子所为?”

    “活该,十方,被抓了个现形吧!”这个声音应该是那个叫以拙的,话语中充满了幸灾乐祸还带着些少年的朝气。

    “你不也三千多岁了,照样欺负我!等我回去呜呜——”

    那毕方鸟转动着眼珠瞪着远处那人,可是口中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心下知晓这坏鸟是被人封住了喉咙。这鸟这般欺负我,我怎么可能轻易就这么饶了他,便抬腿就是一脚,使出我毕生的力气,狠狠踢向那个坏鸟,在远处两人目瞪口呆之下,那坏鸟被我踢到远处。我翻滚到一边爬起来,收敛了神色,又重新戴上了那冷漠轻蔑的面具,一边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土,一边漫不经心的打量着他们。

    那两人叫我看着他们,他们似乎才反应过来。那个穿红衣服的十七八的少年飞奔到了那只毕方鸟的跟前,和原先幸灾乐祸的声音不一样,神色满是担忧。我心中一沉,拍打这衣服的手都顿了下来,那红衣少年与那只坏鸟关系匪浅,这下就难办了。

    我又看了一眼那个有着山间流水般声音的黑衣锦袍男子,那男子没看那只坏鸟,反而抱着胸津津有味的盯着我,我垂下眼眸,不想和他直视,这男子倒没多关心那坏鸟。不过,这两人似是相熟的,若是问罪于我,我该如何是好?我一边计量着自己逃跑的机会,一边苦思冥想,妄图找个解决的法子。实在不行,被他打回来就是了,这样想着,我也身板挺直了几分。

    “十方,十方,你怎么样?司空,你快过来,看看十方如何。”那红衣男子一挥手,那坏鸟就成了十三四岁的少年形状,他拍着十方的脸,见他没反应,有些着急地叫喊着司空。

    那叫司空的男人一脸漫不经心地走了过去,扫了一眼道,“没事,晕过去了。”

    “怎么没事,这可是踢到了……”那红衣男子说着就朝我看了过来,眼神凶恶,我心中有些害怕,但是强迎了上去,此时若是唯唯诺诺只会更惨,所以,我故意表现的比司空还漫不经心,果然,那红衣男子的狠劲相较之下就弱了下去。我心中一阵冷笑,人都是欺软怕硬的,鸟人也不例外。

    那时候我自诩与同龄人不同,觉得他们都幼稚可笑极了,却不知自己做事也是一股冲动,不计后果,若不是当时司空帮了我一把,那时势单力薄的我不知该受些什么样的苦头吃。

    就是这股冲劲,致使一年后的我奄奄一息躺在司空怀抱里时候,司空咬牙切齿地说,当时他就该看我吃些苦头,也不至于这样无法无天,现在可有得我疼了。那时候,我真心地觉得他是个好人,最起码是对我很好的人。

    司空忽道,“以拙,你最好带他回家一趟,泡几天你们毕方山的温泉,舒活舒活筋骨,不然……”

    司空言尽于此,那叫以拙的少年也知晓轻重,来不及和我计较,抱着十方飞走了。我松了一口气,危机暂时解除了,疑惑又陡然而生,那坏鸟早已修成了人形么?那为什么还保持着鸟的形状呢?我有些不理解他,因为,我们鲛人一族就喜爱化成人形,从我成了人,我就很少变回鲛人了。

    “看够了?”司空一句话拉回了我的思绪,而他不知何时站在了里我不到一尺的距离,俯视着我,这距离使我感到不舒服,就后退了几步,与他拉远了距离。

    我抬头见司空正低头看着我,一脸老子不好惹的样子问我,“鲛人,你是何名姓?”

    “华胥氏,琼。”我见司空这样,果断好汉不吃眼前亏,乖乖地回答了一句。后来与司空熟悉之后提到这日,他被我的说辞给震撼了,原话如下,“乖乖地,你那时候叫乖吗?当时要不是你是女孩子,老子怜香惜玉,就冲你那冷漠嚣张的态度,我当时就该削你一顿!”我倒是对他的怜香惜玉一点儿都没看出来。

    不过那时候我并不觉得自己说话有多么欠揍,后来经他人提起,我深深自省,有何旁人比较几分后,才略微觉得是有些嚣张冷漠了。

    “华胥氏。”他负手而立,一脸高深莫测地微笑道,“阿琼,你可知为何来这里?”

    我掀了掀眼皮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废话真多,不是来此学习修行,还能干甚。口中却礼貌地答道,“家父家母送我来的。”我怕他听不清楚,又特意补充了一句,“来此修行。”他听完我的回答笑得越发神秘了。

    这人又和我扯了些有得没得,我暂且一一老实回答,心中却暗自好奇,这人真是奇怪,他怎么不问我为何与那只坏鸟起了争斗,反倒问起我这无关的问题。

    “嗯,不错不错。”司空转着我打量了一番,“你这小娃娃倒是沉得住气,既不解释和十方争斗之事,也不问我为何不询问你和那十方争斗之事,不亏是鲛人一族未来的皇。不过,还远远不够,你太弱小了。”说完他就摇了摇头。

    我心中一紧,然后放松了下来,只当他是那这取笑我,索性没有搭理他。

    “性子是个冷漠的,”司空摸了摸下巴,眉眼张扬,“不过还好安静,我可是不喜欢吵闹的,我看你的资质,倒是有可能和几千年前的那个有的一拼,我可是对你寄予了厚望,希望你能可以和他并肩,甚至超过他。”

    “我叫司空,是这万峰院的院长,也是你们的谋略课的老师,我很期待你的表现。”他就在哪里负手俯视着我,我反应过来,这厮是等着我给他行礼呢,我暗骂一句,装腔作势。身子却先我一步缓缓的给他行了大礼,口中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句,“院长。”

    “小鬼,”鼻子里扑来一股香味,我已抬头就见司空的一张白皙的脸孔出现在我面前。他笑眯眯着一双弯弯的星眼望着我,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骂我装腔作势,和千年前的那个小鬼一样,都是口是心非的,骂人的话都一模一样。”

    我心中一惊,莫不是他会读心一类的法术。

    “我不会什么读心法术,只不过是你们这样的人见多了,也熟悉了一二,能猜到你们的想法,不难。”

    我看着司空略带得意的脸庞,无端很想揍他一顿,考虑到我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学生,也还没有足够的武力对抗他,于是就放弃了。不过,此心未灭,若是我能收拾他一顿,绝对不会手软的,这日期我都想好了,就在结业离院之日。虽然此时不能和他较量,但是,我也不打算轻易低头于他。

    于是,我拱手恭敬道,自以为语气略微为难,“院长,您说错了,我在想,您牙上的菜叶子是沾了几天了,一股子,不太好闻的味道。”然后,司空的脸僵住,不过眨眼之间又恢复了原样,又是淡笑不语,一脸“我信你就是个傻子”的嘲讽模样。

    虽是只叫他尴尬了一瞬,但也足以叫我满意了。他毕竟年岁比我大,城府比我深,来日方长,不急,不急。我略微满意地行礼告退了。

    万峰院是一个集天族,九尾一族,毕方族和我们鲛人一族的联合书院,院长是那个叫司空的男子。书院教我们法术,历史,谋略,以及琴棋书画。让我惊讶的是,琴棋书画皆是一个老师教的,这万峰书院里皆是些权贵子弟,这书院的先生都是有几把刷子,而这老师能同时教我们这四项功课,我想,这人还真是有些本事。

    法术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中年男子教的,叫人影响深刻地一是他那光亮的脑门,所以,我们私底下称他为大脑门。这个称呼流传已久,据说,在我们上上一届就是这么叫的。征服我们的是他强大的法术,他精通各种仙法,只有我们不知道的,没有他不会的。在加上他沉闷的气质,总是不怒自威,强者的威严总是没人敢轻易冒犯的,所以上他的课,和青檀的课完全是两个极端,一个是恭肃严谨,一个是自由散漫。

    青檀就是教我们琴棋书画的老师,他是个很风轻云淡的人,看着他我就想到了天上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白云,这老师的性子也像白云一般柔软,被学生欺负多很多次,但他都一副好脾气的模样,看他那样子,我很不高兴,他应该反抗那些小鬼头的,可是他是那样懦弱,这叫我很厌恶他。

    历史课是一个糟糕的古板老头,我像讨厌枯燥的历史一样讨厌他。

    谋略课就是那个司空,我第一大讨厌的。上他的课,我们总是很痛苦,因为,他总会将里面的阴谋诡计试驾到我们身上,狠狠欺辱我们一顿,然后堂而皇之地告诉我们,你们只是太愚蠢了,将来如何治理你们的国土,我真是替你们的祖先感到痛心。这无疑加大了我们对他的厌恶程度,但却又束手无策,而我又是他“看重”的人,所以,课下他总会找借口和我亲切的“交流”一番。

    我想着,早知如此,便不该逞一时之意气,但又一想,我就算不逞意气,他会放过我吗?说不定他就是为了叫我生出这个心思,想到此,我心中一惊,暗骂这个骚狐狸还真是狡诈,没错,司空是九尾一族的,他是一只黑色的九尾狐。

    至于为什么说他是骚,那就和我第二大讨厌的东西有关了。即他无时无刻不飘散在空中的香气,也分不清是什么香味,不难闻,但是,鉴于我们被司空欺辱多次,连带着对着暗香都有股抗拒的意思。某日,一同窗在食厅闻到了这味道,在加上身体不适不禁吐了出来,正好被司空瞧到,他铁青着脸微笑着,阎罗鬼帝都没他恐怖,然后我们就过了生不如死的一个月。

    得罪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得罪像司空一样的小人。

    这真是痛苦的领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