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14 10:00:28

凰妃逆天:妖孽邪王靠边站 连载中

凰妃逆天:妖孽邪王靠边站

来源:作者:沧海成沙分类:奇幻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凰妃逆天:妖孽邪王靠边站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洛倾夜曦鬼方倾漠,是由作者沧海成沙倾情创作,又名重生凰后妖孽邪王难伺候。她是天宗下一任宗主,众所周知的废物,当清冷的眸子再次睁开,她已是现代顶尖杀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无法修炼,主位被夺走,那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天赋,曾经怯懦的废物王者归来,天下风云变。那黑衣人见状,眼中杀意汹涌,脚下足尖一点整个人漂浮在了半空,而刚刚被无妄劈到的地方,呈现出一道一米深的沟壑,无数白骨碎裂,却没露出地下的泥土。“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把无妄夺过来!”漂浮在半空中的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凰妃逆天:妖孽邪王靠边站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洛倾夜曦鬼方倾漠,是由作者沧海成沙倾情创作,又名重生凰后妖孽邪王难伺候。她是天宗下一任宗主,众所周知的废物,当清冷的眸子再次睁开,她已是现代顶尖杀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无法修炼,主位被夺走,那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天赋,曾经怯懦的废物王者归来,天下风云变。

    免费阅读

    那黑衣人见状,眼中杀意汹涌,脚下足尖一点整个人漂浮在了半空,而刚刚被无妄劈到的地方,呈现出一道一米深的沟壑,无数白骨碎裂,却没露出地下的泥土。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把无妄夺过来!”

    漂浮在半空中的黑衣人发下命令,地上的十几个人,手握长剑作势要朝洛倾冲过来。

    就在这时,她手中的无妄竟然在没有外力触犯和主人意识的控制下,整个剑身上闪烁出耀眼的幽青色灵光,光芒浓重晦暗,已经快要接近墨绿。

    那些一心想要杀了洛倾拿回无妄剑的人感觉到不对劲,然而为时已晚,只见方圆五里的乱葬岗开始产生异动,隐约间可以看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地下钻出来。

    光芒奔涌的同时,一个十分虚空的身影落在地上,直接挡在洛倾面前。

    那虚影发出一阵清朗悠扬的声音,空灵而缥缈,与这乱葬岗的阴森有着格格不入的诡异感,“给我杀了他们!”

    洛倾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虚影,无视那些从地下疯狂钻出来的腐尸,不确定的问道,“你······从剑里出来的?”

    “主人,我是无妄的剑魂,别害怕,我会保护你!”剑魂就挡在洛倾面前,虽然没有实体,但维护的态度强硬到不行。

    “这些······”洛倾看着那些不断从地下钻上来的腐尸,如同丧尸一般疯狂的朝着那群人扑杀过去,她忍不住咽了下口水,“都是你叫出来的。”

    “我本身就是鬼界圣剑,有召唤百鬼的能力,只不过现在只能控制这些腐尸,你放心,我不会让这些人伤到你的。”

    洛倾听着他有些幼稚的宣誓,唇边渐渐勾起一抹浅笑。

    她抬眼一看,那群人正被无数的腐尸围住脱身不得,心里知道凭借这些人的能耐,这些尸体是绝对困不住他们的,现在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漂浮在半空的黑衣人被眼前的变故惊的怔愣,没想到,无妄剑尘封千年,刚刚解封就能召唤这些尸体。

    不愧是鬼兵之王!

    他抬头一看洛倾要跑,脚下灵力涌动,眨眼间便冲了过去。

    尖锐的五指像钩子一样弯折着,眼看着就快要抓住洛倾,突然就在他身后竟然从地下窜起来一只腐尸,直接抱着他的腿把他拉了下去。

    他想要起来再追,然而更多的腐尸已经从地下钻出来,把他团团围住,根本看不到洛倾和剑魂的影子。

    黑衣人不甘的骂了一声,只能认命去和这些腐尸周旋。

    “趁现在,我们快走,那些丧尸困不住他们多久。”

    洛倾抬脚就跑,扭头看着旁边的剑魂竟然用虚弱的灵体跟她一起跑着。

    “你还不回剑里,那群人八成是因为你解封的时候释放出的阴煞之气才追过来的,现在你还用灵体状态跑,你是想让整个临城的人都追着我跑么!”

    剑魂被洛倾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一顿,讷讷的“哦”了一声,而后化成一缕青光缩回了剑里。

    “以后你再出来记得找层皮,我现在特殊时期,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自己得小心点。”

    眼看着距离乱葬岗越来越远,洛倾这才稍稍减慢了步伐,临近城门,人也多了很多,想来那些人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下动手。

    临城大街上,洛倾一边走着一边听着剑魂的絮叨。

    “主人,我刚才也是一时情急,看到你有危险想要帮你,真的不是有意要暴露自己。”

    “是么,那当时我被那群士兵逮到鬼界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出来帮我?!”洛倾挑眉,冷凝着目光横扫了手中的长剑一眼,那视线仿佛可以透过剑身直接落在剑魂上。

    “那······我出自鬼界,我不能用我的力量伤害鬼界族人啊。”无妄小声嘟囔着,生怕洛倾真的生气。

    剑魂这边说着,洛倾突然竖起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前面不远处围了一圈人,她走近一看,原来他们都在看城墙上贴的告示,内容她大致扫了一眼,似乎是寻人启事。

    古代没有那么发达的技术,丢孩子这种事多了去了,能够张贴出来要么是大富大贵的府里,要么是在官府花了钱。

    这些本来也调不起洛倾的注意,转身刚要走,突然听到旁边一个妇人慨然的叹息,“唉······一个月里,这都第二十个了,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又一个孩子没了。”

    她扭头看着旁边的妇人,疑惑道,“夫人说,这是第二十个了,临城内已经丢了这么多孩子了么?”

    那妇人看了洛倾一眼,对上她的目光后像是触电了一般飞速转头,转身一边走嘴里一边神经质似的不断重复着,“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告示旁边有个不大不小的茶肆,站在棚子外面的老板看上去年龄不大,双手戳在袍袖里,看着那妇人神经慌慌的样子,索然无味道,“小丫头,别理她,这是东街的一个疯婆子,她自己的女儿也丢了,非说是被什么鬼怪抓去做祭品了,”那小老板说着,从袖口里掏出一只手,睨着那个疯癫的背影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撇着嘴摇了摇头,“伤心欲绝,这就出问题了。”

    “但是一个月丢二十个孩子,这确实有点多了。”

    洛倾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这件事不大对劲。

    ······

    那个茶肆的小老板没看出洛倾的怀疑,点了点头同意她的看法,又自顾道,“临城大啊,丢的确实多了点,而且还是一水儿的九岁小女孩,奇怪是肯定奇怪,但是我们这些下面的人,哪里知道这么多啊。而且我听说临近的几座城这个月也丢了不少孩子。”

    洛倾一听,眯了眯眼,心中暗暗想着,这件事怕是不简单。

    不过简单不简单的,她到也没想管,毕竟她这次来是奔着玄宗来的,什么事都等到找到九头青鸾再说。

    那个茶肆的小老板和她说了半天,索性她顺便在那吃了个饭。

    还好她经历了大风大浪,腰间的银子还在,要不然真的是准备露宿街头了。

    吃完饭,洛倾就收拾了一下继续往城里走。

    眼看天都黑了,想要进去玄宗内部必须要从长计议,现在看来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想想办法了。

    到城里洛倾找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客栈先住下,回到房间,坐在床上根据记忆中的方式再次运行灵力。

    结果一样,她的丹田里空空如也,确实什么都没有。

    洛倾无奈的叹了口气,时也命也。

    前世她站在世界顶端,看到了一切的虚无与黑暗,重活一次,没想到她也有这狼狈不堪的时候。

    或许是真的累了,她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后半夜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喊。

    她立刻睁开眼,抬手握住无妄的剑柄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事后才稍稍放松。

    这时她才真切的听到,刚刚那个声音是从隔壁传来了。

    洛倾起身,推门朝着旁边一看,发现整个客栈都灯火通明的,而她隔壁房间的一个妇人被两个伙计模样的人搀扶着,哭的已经快要昏厥。

    “呜呜······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儿吧。”

    周围被这动静引来的不乏有乐善好施之士,一看那妇人如此可怜,赶紧开口问道,“夫人您别着急,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妇人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抬手指着大敞的窗户,“呜呜”的哭道,“就在刚刚,我的房间里突然闯进来一个黑衣人,他······他抢走了我的女儿,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儿吧,她才九岁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