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14 10:00:24

凤逆九天 完本

凤逆九天

来源:作者:桃花依旧分类:奇幻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凤逆九天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幻想小说,该小说的主人公是凤邪龙昊,网络作家桃花依旧是此书的作者。黄泉路上一脚踏错,成了被毒害的胎儿,不但要扮作男儿身,更耍泼骂街扮纨绔,怎么得瑟怎么来!凤邪看着凭空出现在自己大床上的绝世美男,干渴的咽了咽口水......凤邪只有一千两银子,自然是一把压了出去。凤昀自然也不会再自讨没趣的提起他们以往的规矩,非一万不下注!凤邪漫不经心地揭开荷官派过来的牌,一看上面的数字,得意一笑:“哈,天王,哈哈,就说今天我鸿运当头嘛!慕容少,看看,地王!”牌不小!但不是最大吧!慕容风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凤逆九天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幻想小说,该小说的主人公是凤邪龙昊,网络作家桃花依旧是此书的作者。黄泉路上一脚踏错,成了被毒害的胎儿,不但要扮作男儿身,更耍泼骂街扮纨绔,怎么得瑟怎么来!凤邪看着凭空出现在自己大床上的绝世美男,干渴的咽了咽口水......

    免费阅读

    凤邪只有一千两银子,自然是一把压了出去。凤昀自然也不会再自讨没趣的提起他们以往的规矩,非一万不下注!

    凤邪漫不经心地揭开荷官派过来的牌,一看上面的数字,得意一笑:“哈,天王,哈哈,就说今天我鸿运当头嘛!慕容少,看看,地王!”

    牌不小!但不是最大吧!慕容风掠过得意洋洋的凤邪,而后转头看向凤昀。心知没有那么简单。

    “地王是不小,可是,凤邪,你是不是该看看我抓了什么牌?”凤昀轻轻地将手中的牌放在桌上。

    “开玩笑,比地王大的只有天王的,难道你还能抓天王不成?”凤邪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目光落在了凤昀的牌上……

    “你出老千!”凤邪火大了,一掌拍在桌子上,指着凤昀的鼻子吼道。

    凤昀丝毫不被凤邪的气势所迫,冷冷开口:“凤邪,愿赌服输!区区一千两银子,本王还不屑要了,还给你便是!不想堂堂京城第一少,竟是一个输不起的人,算本王找错人了!”

    “谁说我输不起了?”凤邪被凤昀的话一激,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起来,“我愿赌服输,这一千两给你便是!我凤邪还不至于为了这么一千两银子赖账!”

    “本王说不要便不要,小小一千两,赢了也没有意思,还真没有想到,这凤邪少,第一少,居然只是个玩点零花钱的孩子,本王三岁的时候,也不止玩这么点银两啊!凤邪,我劝你这第一少的名头还是别挂着了,否则以后有外邦使者来,还以为咱隐凤国,穷的只能玩这么点彩头了,到时候丢的,可不止你一家的脸啊!”

    “哄!”赌坊中不知何时,已经聚了不少人在围观,均被凤昀的话挑起了看热闹的劲头。

    “就是嘛!第一少怎么能就玩这么点彩头呢?”

    “凤邪少,可别丢了咱们隐凤国的脸啊!”

    “切,算什么第一少,还不如咱上去搏一把,也不止这点银两啊!”

    “说什么!凤邪只是今天没有带那么多银两而已,谁在啰嗦,小爷我揍死他!”一旁的慕容风见此,站起身来喝到。

    “没有带银两没关系啊!谁在外面没有个不方便的时候,凤邪,我这里还有八十万两,要不,借你而四十万怎么样?”凤昀似乎也不生凤邪刚才行为的气了,反而好心给他台阶下。

    “这个,不太好吧!”凤邪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眼中却是精光一闪,嘴角冰凉的勾起,费了如此大心思的布局,终于要到正点上了!她再点上一把火吧!这样绕圈子太累了!

    凤邪朝凤昀身边凑了凑,低声开口:“就算你肯借给我,可是如果真的输了,我也不敢开口向爹要这么大数量的银子啊!”

    “这个……”凤昀沉吟了一下,而后善解人意道:“的确,凤元帅俸禄低薄,要问他拿出几十万两是比较强人所难,要不这样,我一直听说凤元帅军令甚严,令行禁止。颇为好奇那军令是何模样。这样吧!若是你输了,这四十万不用还,只要偷偷将那军令拿来给我看看便是。”

    军令!

    原来这凤昀打的是军令的主意!

    凤邪眉峰轻轻一挑,果然不错,这些年父亲军威愈盛,手下帅将遍布隐凤国,权势已是如日中天。皇家,终于坐不住了吗?即使凤家元帅之位已经后继无人。即使唯一的传人,是自己这个吃喝玩乐,纨绔不堪的废物?

    “怎么?莫非凤弟不相信本王?咱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为兄的就这么点人品都没有吗?”凤昀声音愈加低沉,似乎颇为心寒自己于凤邪的不信任。

    凤邪见到凤昀如此,犹豫的神色褪去,换上了一付思量,似乎在计算些什么,那认真的表情看在凤昀的眼里,却是无知的可笑,就这么一个无用的废物,还能计算出什么好的结果。

    “要继续也不是不行,但是我们不能再玩牌9了,还有,四十万两就想让我把军令偷出来,也太小看我凤邪的身价了吧!”

    “那你要怎么样?”

    “我们得改改玩法!你也要加注!”凤邪环顾了周围一圈的人,皱了皱眉头。

    凤昀见此,一挥手,示意身后的中年人将众人驱逐,而后让凤邪继续说。

    “第一:我们玩骰子,比大小!第二:三局定胜负,四十万两赌前面两局。一局二十万两。第三:若是我输了,我将军令于你看上一看,而你若输了,便将皇上的玉玺借来于我一观。你,敢是不敢?”

    “敢是不敢?”凤邪带着一股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傲然看向凤昀,目中的张扬看在凤昀的眼中,却是属于班门弄斧的自以为是。

    “有何不敢?本王就与你赌了便是!”凤昀见目的达成,喜不自胜,“口说无凭,立字为据!来人!”

    早已候在一旁的赌坊老板忙点头哈腰地上前说道:“大皇子,凤邪少,后院有雅间,笔墨俱全,您二位请跟小的来!”

    慕容风见势不好,方想偷偷溜出去到凤家搬救兵,却被眼尖的凤昀一手抓住:“慕容少也来当个见证人如何?”

    话罢,也不待慕容风回答,直接丢与后面的中年护卫,如同拎小鸡一般,拎了去。

    雅间不负其名,颇为雅致,闹中取静,非但不带一丝赌坊的铜臭,反而青竹临窗,书画挂墙,桌上檀香袅袅,香味入鼻,让人心醉神往。

    闻得香味,凤邪目中精光一闪,带着戒指的手,不动声色地抹了抹鼻子,打了个喷嚏,不雅地伸了伸懒腰,懒懒道:“要赌就快点,小爷我被秋菊那丫头侍候的累了,正犯困呢?赌完了就要回去补觉了!”

    凤昀鄙夷一笑,淡定的不作任何回应,中年护卫将手上迷迷噔噔的慕容风往椅子上一放,拿起备好的笔墨刷刷几笔,立好了两份字据。

    而凤邪和凤昀均干脆利落的签了名,及开始了这场让二人在不久后震惊了整个隐凤国的,即荒唐,却又影响了整个隐凤国朝野的惊天豪赌。

    “凤邪少果然有魄力,这第一局,就由你来开局吧!也算是为兄给你的心意!”凤昀胸有成竹,智珠在握的说道。

    “也好!这一把,咱们赌谁的点数大!点数最多的赢!”凤邪一把抓过骰盅,两手一抱,如同拜佛一般上下摇了起来,嘴里念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阿弥陀佛,如来佛祖,善哉善哉!圣母玛利亚……”

    一连串乱七八糟的碎碎念秒杀了在场的其他四人……

    赌坊老板的身子依旧恭敬垂立,只是那腿随着凤邪的念叨开始如同弹棉花一般颤抖起来,节奏紧凑,力度张合有度,渐有异世舞神杰克逊的风范……

    凤昀眼角抽了抽,嘴角保持风度的笑容也僵硬的保持成一个诡异的弯度,扭曲成了狰狞的模样。

    就连一旁眼神迷离的慕容风,摇摇晃晃的脑袋砰一声砸在桌面上,呈自由落体式来回弹了两下,瞬间脑袋清明有如灌进了天外清泉,我滴乖!这凤邪少念的是哪方的经,竟这般灵验,瞧瞧,本少的脑子还不曾如此清明过,仿佛吃了透心丸一般!

    “咳咳……”唯一定力过人的中年护卫表现尚可,只是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岔了气,忍不住咳了两声,顺带着提醒自家的主子,这已经摇了半晌了,经也念了这般多了,总该有个头吧!

    “好!”就在凤昀忍不住想催凤邪开牌时候,凤邪猛地一声大喝,声如振雷,当下将凤昀到嘴边的话给喝了回去。

    冷冷一睇被自己吓得“舞步”顿定,收势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的赌坊老板,凤邪敛下目中寒光,站起身来,缓缓提起盅盖,气势如同包公再世,怪声怪气地拉长嗓门:“开~牌!”

    凤昀被凤邪这一番作势,不由屏住呼吸,拉长了脖子看向那被折腾了半天的骰子:两个六点,一个五点!合起来就是十七点。不由暗骂一声:这臭小子,运气还真不错,这一番装神弄鬼,偏生还开了这么一个大点了!

    “凤邪还真是运气,看来本王除了能够开出一个豹子之外,二十万就要双手奉上了!”

    “开了再说,豹子有那么容易就有的吗?本少辛苦了这么久,手都摇酸了,才弄了个十七点,你张张嘴皮子就能来豹子啊!”凤邪揉了揉手臂,心中哀叹着自己的苦命,自己一个驰名二十一世纪的赌神,来陪这些小屁孩演戏。即要输给对方,还要逼出对方的老底,更要让对方不知不觉,死心塌地的钻进自己的圈子,真是够辛苦啊!

    “说的也是,坐以待毙可不是本王的作风,无论输赢,总还得拼上一把才是!”凤昀拿起骰盅,身子懒懒的往后一倾,而立于身后的中年护卫不着痕迹的侧了侧身,一只手掌贴上了桌角。

    “对!坐以待毙,也不是我凤邪的作风!“凤邪冷冷一笑,一语双关的说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