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14 10:00:14

妖恋 完本

妖恋

来源:作者:象雾象雨又象风分类:奇幻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妖恋》是网络作家象雾象雨又象风的原创作品,小说的主人公是崔进。整本小说的风格鲜明,思路清楚,故事内容丰富流畅,情节节奏有序紧凑,条理分明,是一本不错的幻想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上京赶考的书生崔进遇见桃花庄张员外的女儿芊芊,并一见钟情,岂料后来再回来时,昔日繁华的桃花庄变得阴森鬼气,喜欢的女子也已变成一座孤坟,他不信鬼神,追求爱情。他拼死阻当大捕头、捉妖师、高僧,掩护芊芊还魂,两人的恋情又将何去何从?旧案未了,新案又生,国舅爷万少亦死于此,万少的姐姐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万贵妃,一时间京师震动。圣上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妖恋》是网络作家象雾象雨又象风的原创作品,小说的主人公是崔进。整本小说的风格鲜明,思路清楚,故事内容丰富流畅,情节节奏有序紧凑,条理分明,是一本不错的幻想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上京赶考的书生崔进遇见桃花庄张员外的女儿芊芊,并一见钟情,岂料后来再回来时,昔日繁华的桃花庄变得阴森鬼气,喜欢的女子也已变成一座孤坟,他不信鬼神,追求爱情。他拼死阻当大捕头、捉妖师、高僧,掩护芊芊还魂,两人的恋情又将何去何从?

    免费阅读

    他难以置信,又觉得面前的和尚似曾见过。“敢问高僧大名,在下看着面熟,以前好像见过”

    和尚面像庄严却含笑道:“公子好记性,你我曾有一面之缘,在西湖雷峰塔”

    这一说,公子恍然,“对了,我想起来了,前年灵隐寺佛法盛会,阁下莫非就是那登坛说法的妙僧无花?”

    “贫僧正是无花,你我有缘没想到在这里又碰上了”

    公子鞠身一礼,“原来你就是灵隐寺首座大师,失敬,失敬,晚生崔进,今日得见大师真是三生有幸”

    鱼儿也来见过大师,“刚才我家公子做了一场春梦,大师莫要见笑”

    无花大师:梦醒就好,一切恩恩爱爱,都是梦幻泡影;佛语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皆虚幻。公子还是放下执念进京赶考要紧。

    公子傻了眼,眼前的一切让他难以置信。“执念?虚幻?大师佛法高深,这句话我却不信。在下遇见那位奇女子是真实的,还在她家借宿过。我与她有月下之盟,相约白头,这些都是实实在在,就刚才我还看见过她,触手可及并非虚幻。

    无花大师手执佛珠,单手为礼:“真就是假,假就是真,公子为何执着”

    鱼儿:大师的意思,是希望我家公子心无旁骛,安心学业,小的多谢大师提点。

    崔进偏不信,“要说佛门戒杀生,戒贪念,我倒认同,若说男女之情一切都是虚妄,这话却是谬论!”

    “一年前我去乡试路过此地,当时十里桃林,一片繁华;庄里人家鸡鸭成群,生活殷实。曾有一幢红砖碧瓦,庭宇楼阁,户主叫张员外,是个饱读诗书之人;此人与我一见如故,在下于他家盘恒了几日,他有一个女儿名叫芊芊,生的花容月貌,知书达理,生性聪慧,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在下与她情投意合,也曾月下相约,恩爱缠绵;我们以花为媒,对天盟誓,约定一年以后来迎娶她。皇天可鉴,这些都是真实的,书童鱼儿便是见证人,难道有假不成?”

    鱼儿:“我家公子不是痴人说梦,这些事情确是实情”

    无花大师道:那是因为你没有看破,世间红尘,男女恩爱就好比那水月镜花,虚实皆幻,只有看破才能放下,无所羁绊。

    老农本在树荫下纳凉,听他俩起了争执,看看书生,又看看那和尚,摇头笑道:“你们两个都说错了”

    “老汉我是这里的花农,今年66岁,这里是十里坡,前方过一处豁口便是桃林,公子说的桃花世界到也不假;过去这里很繁华,户口众多,但都是三十年前的事了。林中确有一家大户,叫张大户,也有人叫他张员外;他有一个女儿叫芊芊,长得极为标致,可惜十八岁那年就病死了。后来这里遭了瘟,衰败了,没死的也搬走了,我因为年老就留了下来。你们一个是做梦,一个说是空,其实都不对”

    崔公子道:“老伯,那大户家可还有人?”

    “早已死尽死绝,房子也荒废了,只有一座枯坟”

    花农与公子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猴年马月的事了,要说是一年前我却不信”

    公子懵了,惊的说不出话来。鱼儿道:“竟有这等异事?怪不得这里如此荒凉,那芊芊坟在何处,老人家可能带路?

    见他犹豫,鱼儿从褡裢里掏出一碇碎银,递于老农,“老伯,这么大年纪了,我们自然不能让你白跑”

    老汉见了银子顿时笑了,正待要与那无花大师告辞,突然驿道上响起了一阵马蹄声,伴随着刀兵相接的声音传来。

    居然是一队官差在追赶山匪,刚说没土匪,现在土匪来了!

    崔公子一阵恍惚,只见十几个官差追着二十多个山贼,已然杀到。

    为首一人身穿金色飞鱼服,身形伟岸最是英雄。一把斩马刀手起刀落,如入无人之境,一路砍瓜切菜,脑袋就像削下的西瓜一样漫天飞舞,血光飞溅,哭天叫娘;山贼一边讨饶,一边没命地奔逃。

    眼看他们越来越近,突然一个圆溜溜的东西飞过来,鱼儿躲闪不及双手接住,一看竟是颗血淋淋的人头。

    鱼儿魂飞魄散,一声惊叫慌忙甩手。

    一人撒腿往这边跑,只见寒光一闪,头颅冲天而起,身躯犹自在往前跑。

    “好快的刀!”

    等他们逃了过来,二十多个山贼脑袋已搬了家,只剩了二个。

    一人从马上翻身下来,连滚带爬,拉着和尚的衣袖,“大师救命……”

    另一人滚到公子足下,苦苦哀求道:“公子救命”

    二人浑身是血躲在身后,哀哭下跪,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

    “大师有好生之德,我俩是山贼,却是被逼的,只因家中无粮才走上这条路,虽抢过东西实不曾害人性命,大师救命……”

    为首那飞鱼服骑马过来:“不要信他们,他们都是山贼”,说罢,斩马刀挟带劲风朝山贼脑袋劈了过来。

    无花大师岿然不动,对方手起刀落居然落空,山贼移了位置刚好躲过刀锋,飞鱼服连击三次,都被巧妙的躲过。

    再击时刀已到了无花大师手上。

    飞鱼服已知遇上高人,抱拳勒马道:“在下京师六扇门总捕头,御前四品带刀侍卫萧傲,敢问大师高姓大名?”

    和尚将刀平举,双手奉上。

    “贫僧乃灵隐寺和尚,法号无花,适才冲撞官人,多有得罪”

    萧傲:“我等奉旨捉妖,剿灭山贼,大师却为何救他?”

    “他是山贼,刀却在你手上”无花大师道:“佛门讲究众生平等,没什么贼不贼的;没错,你是四品带刀侍卫,是衙门捕头,但在佛祖面前人与人是一样的”

    公子:“大师说的不错,刀虽快,却不能随便杀人;他们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象你这样滥杀一气,与山贼又有何异?”

    萧傲:“大胆,你又是什么东西?一个书生竟敢辱骂朝廷命官,钦差办案岂能容你,来人把他抓起来”

    手下差人便要动手,书童慌忙赔笑道:“慢,大人,我想你们是误会了。我家公子不是东西,是举人,去年乡试第一名,你们应该叫他解元;按祖制至少七品,可以侯补知县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