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14 10:00:14

将军很慌张 完本

将军很慌张

来源:作者:沈子午分类:奇幻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司鸿尔嫣则胤小说哪里看?网络作家沈子午带给大家的原创作品《将军很慌张》了解一下。整本书的架构完整,情节层次分明,文章的内容有趣,文风轻松,是一本很好看的幻想小说!全文主要讲述女战神司鸿尔嫣发现自己一觉睡到了四百年后,还失忆了。四百年前本该和新郎结婚的她,居然和新郎的叔叔则胤上仙成了亲,四百年后,则胤上仙带着她和他的孩子来了,这四百年间到底经历了什么?像是睡了很长的时间,昏沉的大脑慢慢有了想要苏醒的意识。恍惚中,司鸿尔嫣在一片黑甜的梦境中嗅见了一丝桂花的芬芳,下一刻,她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这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司鸿尔嫣则胤小说哪里看?网络作家沈子午带给大家的原创作品《将军很慌张》了解一下。整本书的架构完整,情节层次分明,文章的内容有趣,文风轻松,是一本很好看的幻想小说!全文主要讲述女战神司鸿尔嫣发现自己一觉睡到了四百年后,还失忆了。四百年前本该和新郎结婚的她,居然和新郎的叔叔则胤上仙成了亲,四百年后,则胤上仙带着她和他的孩子来了,这四百年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免费阅读

    则胤的话归总成一句便是,她沉睡了四百年的时间,不但如此,她还失忆的忘掉了四百年前的一些事情。

    司鸿尔嫣觉得要她现在接受这些事情,她是非常拒绝的。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则胤,足足呆愣了一盏茶的功夫,她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简直太荒唐了,怎么可能呢?而且你说什么与魔界殊死一战之类的记忆我根本就不存在,还有这个女儿,我怎么也没有任何印象?”

    “所以才说你失忆了。”则胤回答。

    ……

    这么说好像也对哦,司鸿尔嫣竟然无言以对。

    空气慢慢安静下来,房间中的烛火在这时轻轻地晃动了一下,司鸿尔嫣有些恼怒地想要从脑子里挖出哪怕一点点则胤说的那些事情的相关记忆,可她发现,自己不管多么努力,她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头疼欲裂地抱着脑袋闷哼了几声,迟疑道:“如果你说的都对,那么……”她梗着嗓子顿了顿,问:“这个小女孩几岁了?”

    则胤:“她四百岁了。”

    竟然已经这么大了……

    司鸿尔嫣默默地掰着手指头开始算起来。

    照这么去推算起来,夫诸是在五百年前,她嫁给他不久后失踪的,而这个女孩子今年四百岁,加上怀孕的时间……

    夭寿啊,她竟然在嫁给夫诸几十年中就为他生了一个女儿!要知道,她之前的想法可都是以天界和平为重,不拖到最后一刻绝对不生孩子的阿喂!可结果她不但生了,还生的那么着急……怎么打脸来的那么快?

    她狠狠地在内心骂了自己一句,而后哀伤地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踌躇了半晌后,还是将眼前这个正看着她可爱娇憨的小女孩拉到了身边,犹豫的看着她说:“如果则胤叔叔说的是真的,那在我昏睡的三百年里你一定很伤心很寂寞吧。”

    小女孩用小胖手杵着下巴,一脸凝重的思考着,像是不明白“伤心”和“寂寞”是什么意思。

    司鸿尔嫣伸出手试探性地摸了摸她水嫩的脸颊,心中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她看着小女孩纠结的表情,果断换了个简单的问题问她:“你叫什么?”

    则胤却插口回答:“她叫则泠。”

    则泠,是个好名字,不过……好像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司鸿尔嫣思考无果,干脆放弃脑子这个东西,看向则胤叹气道;“叔叔,夫诸的失踪是怎么回事?你将情况详细告诉我,我明天就领着我的将士们去将那个不像话的找回来,孩子说什么也不能没有父亲啊!他怎么能如此不靠谱的……”

    则胤轻轻拧了拧眉,打断她的话:“……谁说孩子的父亲是夫诸?”

    司鸿尔嫣痴呆了一下:“……这个孩子的父亲不是夫诸还能是谁?”

    则胤目光深远地回答;“她是我和你的女儿。”

    则泠:“对,我是爹爹和娘亲的女儿,恩。”

    ……

    ……

    ……

    则胤,则泠,则胤,则泠……!

    她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地方那么奇怪了!

    什么鬼啊!这种听见简直要减寿的话实在太吓人了好吗!

    她抱着最后的一点希望,看着则胤问:”……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嘛?”

    则胤:“没有。”

    她立刻跳了起来,手抖如筛糠地指着小女孩,大眼瞪小眼地问:“你说你是我跟叔,不对,则胤的女儿!”

    “是的。”则胤缓缓将她发颤的手握在温暖的手心中,摸了摸她的头,再次重复了一遍那些让她惊悚的内容:“则泠是你和我则胤的女儿。”

    熟知司鸿尔嫣的人都知道,她是从小就励志要做神勇威猛女战神的人,所以从很小开始,她便一直用“遇事冷静沉着,不大呼小叫”的标准要求着自己,可现在……

    她大呼小叫,外带上窜下跳地在宽大的房间中来回焦躁地走着:“不不不,你说的东西都太离谱了……叔叔,你是在逗我对吗?”

    则胤:“没有。”

    她更加暴躁:“可可可可照这么说来……夫诸是五百年前失踪的,这个小女孩今年四百岁,也就是说我在夫诸失踪的那一年跟你……”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跟夫诸离婚了吗?”

    则胤:“没有。”

    好的,现在事情更恶心了。

    她,司鸿尔嫣,三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铁血战神竟然在与夫诸成婚后的那一段时间内就与则胤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关系,她,她可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夫诸的失踪说不定就是被她气的呢!

    她哀叹着将脸埋在掌心中,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没脸见人了,我明明都跟夫诸成婚了,可我竟然……”

    与夫诸洞房的那些火辣情节明明都像是几个时辰前发生的事情,可几个时辰后,她竟然就出轨了,现在连孩子都有了!

    则胤微微默了默,轻轻的咳了咳道:“这件事情是我的错。”

    司鸿尔嫣依旧要死要活:“……”

    “你和夫诸确实成婚了,可洞房那夜……”则胤又咳了咳:“是我走进的房间。”

    司鸿尔嫣:“……”

    ……

    ……

    现在就下道雷来劈死她吧!

    什么叫“是我走进的房间”?

    什么叫“是我走进的房间”!

    洞房时的场景再度耀武扬威的跑出脑海,那时她等了很久夫诸都没有来,后来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再后来她掀开盖头花烛却灭了,最后,她就扑上去了……

    要死了啊!

    她:“所所所以……那天晚上我看错了人,和你……”

    则胤点头:“恩。”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你也是那晚有了泠儿。”

    司鸿尔嫣:“……你现在能先出去吗?”

    则胤:“好的。”

    从这件事上,司鸿尔嫣明白了,在生活了给了你一个巨大惊悚的大惊吓后,它还会给你来一个更巨大更惊悚的超大惊吓。

    她仰面躺倒在床上,花了许多的时间才终于消化好了之前之前的所有信息。

    则胤离去前最后告诉她,那一天她与夫诸成婚时,他一直都在婚宴中,因为喝了一些酒,他在夫诸要去洞房的路上截胡敲晕了夫诸,而后背着被他敲晕的夫诸去了另一个房间,过了许久后,他才慢慢平静下来,想起了她的存在,于是他想去洞房告诉她“自己毁了她的婚礼”之类的话,可没想到的是,他刚一走进房间,花烛便灭了,而司鸿尔嫣又将他当做了夫诸,接下来的一切便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则胤说这些话时态度非常的平静,俊雅的面容甚至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只是那双看着她的黑眸藏着许多她道不清的情绪,可司鸿尔嫣已经没有心思去研究了!

    她抱着自己的头来回地在床上一边尖叫一边打滚,试图用这种歇斯底里的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还没等她滚上几个来回,一个小小的身影便已经开心地跑过来抱住了她的手臂。

    柔软的触感让司鸿尔嫣稍稍冷静下来,随即她便看见则泠开心地红着脸颊,看着她说:“娘亲娘亲,你醒来以后真好看,比睡着时还要好看!”

    司鸿尔嫣:“……你们能先出去吗?”

    她想一个人静静。

    则胤垂头轻轻看了她一眼,目光莫辩:“好。”

    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