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14 09:57:25

席云洺苏樱漫 完本

席云洺苏樱漫

来源:作者:雪涩分类:言情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席云洺苏樱漫小说是作家雪涩的原创短篇作品《哭着惊醒到天明》,又名《最美就是我爱你》,小说的情节条理分明,故事内容完整,文笔简洁清晰,整本小说主要叙述十年前,苏樱漫的爷爷救过席家老爷子一命,为报答救命之恩,席老爷子对苏樱漫当做自己的亲孙女对待,并且自作主张把她嫁给了席云洺。而这一切,也成为了席云洺对苏樱漫恨之入骨的根源。席云寒抬头,恨意凛凛地盯着苏樱漫,太阳穴处的青筋突突地跳动着。“不是的,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推她!是她……”苏樱漫的话还没有说完,顾长乐就带着哭腔撒娇:“云寒,好痛,真的好痛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席云洺苏樱漫小说是作家雪涩的原创短篇作品《哭着惊醒到天明》,又名《最美就是我爱你》,小说的情节条理分明,故事内容完整,文笔简洁清晰,整本小说主要叙述十年前,苏樱漫的爷爷救过席家老爷子一命,为报答救命之恩,席老爷子对苏樱漫当做自己的亲孙女对待,并且自作主张把她嫁给了席云洺。而这一切,也成为了席云洺对苏樱漫恨之入骨的根源。

    免费阅读

    苏樱漫瘫在污浊的雨水中,眼睁睁地看着席云寒走远。

    浸魂的寒,让她浑身的骨头疼。

    她索性躺在地上,任由疯狂的大雨淋着,心想,就这样死了算了。

    可是,席云寒怎么会让她死呢!陆明轩及时赶来将她送到医院,她知道,席云寒之所以还留着她的命,是因为他还忌惮着爷爷。

    一直到出院席云寒都没有来医院看过她。

    出院那天,她气息颓靡地在路上走,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她刚想道歉,一抬头看到的却是依偎在席云寒怀里的顾长乐。

    席云寒眸泛惊愕,这才几天没见,这个苏樱漫怎么就瘦成这个样子了!

    顾长乐瞄了一眼苏樱漫,偷偷松了手,玻璃制的八音盒掉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地的玻璃渣。

    “我的八音盒!”顾长乐蹲下身子,伸手想要去触摸已经碎了的八音盒,被席云寒一把拉在了怀里。

    一想到爷爷这几天总是打电话咒骂他,他冷幽幽地焦了一眼苏樱漫,语息寒寒道:“谁碰掉的谁捡!一个渣都不能留!”

    苏樱漫脸色煞白,一个字都说不出,很明显,席云寒在故意为难他。

    她不想与他敌对,慢慢弯下身子,葱白的指尖揣揣地去捡散在地上大大小小的玻璃渣。

    “啊……”顾长乐故意晃了一下身子,用腿撞了苏樱漫一下,苏樱漫的手一抖,就刺在了玻璃上,划了一个长长的口子,血,泉水一样的往外冒。

    “云寒,对不起,我今天的鞋子有点不舒服,没站稳,我,我不是故意的……”顾长乐咬着唇解释的样子看上去委屈极了。

    凛艳的红在苏樱漫手上蔓延,然后滴在地上,刺的席云寒蹙了蹙眉,但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委屈、愤怒、耻辱……各种情绪在她心底翻涌、撕扯,她无法抑制的心颤让她的手微微发抖,以至于她每碰一块玻璃都会留下一个伤口。

    很快,她整个手都在流血。

    “云寒,苏樱漫流血了!”顾长乐故作关心。

    “不用管她,我们走!”席云寒拥着顾长乐的腰步伐款款地离开了。

    “可是我的八音盒没有了!”顾长乐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

    “再给你买就是了,只要你喜欢,买多少个都可以。”席云寒温柔的像是四月的春风。

    顾长乐一边走一边回眸看苏樱漫,轻扬的唇角诡笑涟涟。

    苏樱漫蹲在地上,将捡起来的玻璃渣狠狠地握在手里。他不在意她流血的手,却在意着顾长乐想吃的法式大餐!

    她的手,越来越用力,血珠,吧嗒吧嗒地往下滴,在青色的地砖上开出一朵又一朵的花。

    伤口不足以让她觉得疼,疼的是她住院的时候他陪着顾长乐,疼的是他总是能够当着她的面给予别的女人温柔和宠溺,疼的是不管对错他护的永远都不是她!

    她蹲在地上,瘦削的身子轻轻颤栗着。

    突然,一双温柔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她看了一眼那人,眸中带泪地弯了弯唇角。

    陈云庭托着她鲜血淋漓的手,陪着她一起去医院。

    这一幕,刚好被路边停车场坐在车里的席云寒看见。

    席云寒淡如晨风的面容上瞬间阴沉起来,她明明知道陈云庭对她有意思,她还故意跟陈云庭靠得那么近!,她是故意给陈云庭机会,还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他刚想发动车子,苏樱漫脚下一软,整个人就跌倒了陈云庭的怀里。

    他大理石平静的眸子嗖的一下燃起了火苗。

    “你先回去!”他撂了句话就下了车。

    看着席云寒步下生风地朝苏樱漫追去,顾长乐姣好的面容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柔弱无骨的小手一下又一下地捶着车窗。

    路边的诊所,医生刚想把玻璃渣从肉中取出来,席云寒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一句话都不说,拽着苏樱漫就往外走。

    “席云寒,你干什么,你看不到樱漫受伤了么?”陈云庭拦住了席云寒的去路。

    “她受伤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恨不得她早点死!”他平缓的语息里尽是绝情寡义的凉薄。

    “你……”陈云庭暗暗握了握拳。

    “让开!”席云寒眸光清凛地凝着陈云庭。

    “我、不、让!”陈云庭一字一字地说。

    “那就是你自找的!”话音还未落,席云寒的拳就打了过去。

    陈云庭躲闪不及,挨了重重一拳,鼻子当场就流了血。

    “云庭,云庭你怎么样……”见陈云庭流血,苏樱漫有些着急,想要凑过去看看,可是却被席云寒给拽着。

    苏樱漫暗暗用力,想要挣脱席云寒的束缚。

    见苏樱漫云庭云庭亲昵地叫着,席云寒只觉愤怒难耐。

    他没有意识到他的愤怒里掺杂着丝丝缕缕的嫉妒。

    席云寒猛地一用力,就将苏樱漫甩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尖尖的桌角刺到了苏樱漫的小腹,就那一瞬间,苏樱漫疼的眸底生泪。

    “席云寒,你弄疼樱漫了!”陈云庭抬手擦了一下鼻子上的血,握着拳头就朝席云寒揍了过去。

    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一拳比一拳狠地揍着对方,因为席云寒自小就学过一些自保之术,所以很快就沾了上风。

    见陈云庭多处地方受伤,苏樱漫便上去拉席云寒,“席云寒,你住手,不要打了,云庭受伤了!”

    席云寒锋凛的鹰眸骤然一沉,她只看到陈云庭受伤了,难道她没看到他也受伤了么?

    “苏樱漫,你这是在护他么?”席云寒星眸凉凉地凝着她,完全没有觉察到他的质问中裹着一抹意难平的醋意。

    “是,你都可以护着顾长乐,我为什么不可以护着陈云庭!”席云寒对顾长乐的宠溺始终是她心底的一根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