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14 09:57:19

风花雪月依然爱你 完本

风花雪月依然爱你

来源:作者:严如白分类:言情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于蓝盛又霆全文目录哪里有看?作家严如白带大家了解《风花雪月依然爱你》,又名《爱你情出于蓝》,文章框架清晰,文笔流畅,内容连贯,主要讲述于蓝爱了盛又霆11年,自卑到了骨髓。当她爱不下去将他剔除后,才发现那一场剥离不仅仅是疼,还让她差点丢了性命。原来爱惯了一个人,若停了下来,不成疯便成魔。次日上午十点。盛又霆刚刚开完晨会回到董事长办公室,秘书便送来一个牛皮纸档案袋,“Boss,这是太太送来的。”盛又霆拆开牛皮纸袋就赫然看见“离婚协议”几个字。那纸袋狠狠摔在了办公桌上!他肺里有股火想喷出来,扯解开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于蓝盛又霆全文目录哪里有看?作家严如白带大家了解《风花雪月依然爱你》,又名《爱你情出于蓝》,文章框架清晰,文笔流畅,内容连贯,主要讲述于蓝爱了盛又霆11年,自卑到了骨髓。当她爱不下去将他剔除后,才发现那一场剥离不仅仅是疼,还让她差点丢了性命。原来爱惯了一个人,若停了下来,不成疯便成魔。

    免费阅读

    “啪!”于柏年冲过去狠狠一耳光就打在了于蓝的脸上!

    于蓝一个不支,趔趄间就倒在墙上,耳朵里嗡嗡乱叫,只听见于柏年大声骂道:“你妹妹都快要死了,你还来闹事!你是什么蛇蝎心肠!不是来探病的,就滚!”

    温如玉也冲了过去,朝着于蓝就是一顿推搡踢打,“你从小到大不待见她,现在是不是巴不得她死!是不是?你怎么这么狠的心!亏我一直把你当成亲生的对待!”

    于柏年伸手抓起于蓝的手腕往外拖,“你给我滚出去!我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于蓝用力去抠开于柏年的手,温如玉也过来抱着她往外拖。于蓝扭头看着快步走过来的盛又霆,“盛又霆!我说过!我没有设计过你!设计你的人!是你最爱的女人!”盛又霆看着于蓝嘴角的血丝,一把将她从于柏年的手里扯出来,他捏着她,比于柏年还要用力!

    她嘴角的血丝映进他的眼里,眸中一片猩红!“你刚刚说什么!”于蓝疼得缩了脖子,于柏年急急道:“又霆!你别听她胡说!她从小就见不得她妹妹好!”

    盛又霆空着的手卡住了还要来拉扯的温如玉的肩膀,目不转睛的盯着于蓝,浑身弥漫出一股肃杀之气!异常恐怖!“你再说一遍!”于蓝喘着气,“当初,是我爸爸和于依设计的你,因为我妈妈知道我从小喜欢你,她的遗嘱内容是,只要我和你结婚两年,她的股份可以全部给于依,妈妈觉得两年时间我们怎么都有孩子了,那时候我的婚姻也稳固了。所以,我爸爸为了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给于依,就在你们订婚前两天设计你,让媒体抓包,盛家迫于颜面,逼你娶我……”

    于柏年底气不足的喊道,“你胡说!”“我有没有胡说,你可以去查股权变更。”于蓝望着高出她一大截的盛又霆,她拧起眉心,神情痛苦,眼睛里有晶晶亮亮的液体在聚集,“盛又霆,你一直觉得你委屈,是我害了你没有得到你爱的女人,可你知道吗?我才是最可怜最委屈的那个人!我爸爸为了他另外一个女儿,算计我妈妈的股份,算计我。我虽然喜欢你,可我也是从小被妈妈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公主,我也是很骄傲的人,我也想嫁给同样喜欢我的人,我也想要幸福,我也想要被疼爱。你把你的恨,全都强加在我身上,两年了,我在无辜的承受你给我的恨意!”

    盛又霆的呼吸有些乱,她看着于蓝靠着雪白的墙壁往下滑,她的脸上是细细密密的汗珠,他拉着她起来却拉不住,她继续往下滑,脸色愈来愈白。

    “你怎么了?”他从来没有关心过她,从来没有问过她怎么了。于蓝深呼吸好几口气,声音因为肚腹传来的疼痛越来越轻飘,“肚子……疼……有刀在绞着一样……疼。”盛又霆的目光向下,看着于蓝手掌捂着的肚子,她的腿间流下来的鲜血越来越多,而她的神色也越来越痛苦。

    男人的头皮一阵发麻,他松开她的手腕,拦腰将她抱起来,“于蓝!你他妈瞒了我什么!”“我晚上想告诉你,我……怀孕了。”于蓝抓住他的衬衣领,死死望着他的下颌,他这样神情焦虑的为了她奔跑还是第一次,她难过时,心跟着痛。“我想,我们终于可以有个家了,哪怕你不爱我,也没有关系,你也许是喜欢孩子的,你哪怕开始不喜欢,可他也许像你,你看着看着就会喜欢了。”她疼得一口一口的赶着吸气。“别说了!”盛又霆抱着于蓝像无头苍蝇一样慌,他大喊,“医生!医生!”

    血从于蓝的大腿像线一样往下滴,在整个冰凉的走道上拖出艳丽的颜色。

    盛又霆惊惶中回头,不小心看见那一长条血线,触目惊心!

    他全身的肌肉都在收紧,心房也跟着在收紧!他怎么会害怕成这样?于依自杀的时候他都没有害怕,可是于蓝流了一地的血,他却害怕得喉咙里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于蓝虚弱极了,“孩子没有了,大概是我该遭的报应,老天爷惩罚我不顾你的幸福而霸占你,所以才会给了我孩子,又残忍的夺去……如果我安分点,同意离婚,或许……或许我的孩子就会一点点在我肚子里长大……我……我真的该放下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