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08 09:00:45

幺队 完本

幺队

来源:作者:初禾分类:耽美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幺队番外的作者是初禾,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萧牧庭和邵飞。温柔宠溺强大少将萧牧庭 vs 爷们儿与乐观可爱集一身的特种兵邵飞。七年前,邵飞的亲哥在任务中死去,七年后,萧牧庭成了他的队长。邵飞:我也想当队长呀!你听见没,大家都叫我幺队!虽然我在队里是老幺,但是我厉害呀!初春,西南大山里的靶场枪声阵起,反器材重狙的轰鸣在群山间回荡,雨后还有些湿润的土地震颤着,一个个小型目标被接连摧毁。晴空之下,是一片浓重的硝烟。邵飞一身丛林迷彩,趴在屋顶的击发位上,抵在脸侧的是一架JS05大狙。自然上翘的唇角已被紧抿成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幺队番外的作者是初禾,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萧牧庭和邵飞。温柔宠溺强大少将萧牧庭vs爷们儿与乐观可爱集一身的特种兵邵飞。七年前,邵飞的亲哥在任务中死去,七年后,萧牧庭成了他的队长。邵飞:我也想当队长呀!你听见没,大家都叫我幺队!虽然我在队里是老幺,但是我厉害呀!

    免费阅读

    初春,西南大山里的靶场枪声阵起,反器材重狙的轰鸣在群山间回荡,雨后还有些湿润的土地震颤着,一个个小型目标被接连摧毁。晴空之下,是一片浓重的硝烟。

    邵飞一身丛林迷彩,趴在屋顶的击发位上,抵在脸侧的是一架JS05大狙。

    自然上翘的唇角已被紧抿成一条线,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盯着1公里外的目标。他的肩膀已有些颤抖,扣住扳机的食指红肿发麻——重狙训练已经进行了4个小时,JS05大狙的可怖后坐力几乎将他肩背与手臂的骨骼震碎,半边脸已失去知觉,巨响如同冲击波一般,从太阳穴贯穿脑际,震得耳膜与整个大脑跟着发麻。

    邵飞揩掉鼻尖的汗,喉结上下一动,拉出干涩的痛感。就连咽喉,似乎也有了呛人的硝烟味。

    他屏气凝神,用听觉、触觉感受着风力风向,细致入微地调整修正参数,最后眸光一定,毫不犹豫地压下扳机。

    又是一声地动山摇的震响。

    击发的瞬间,枪体猛然后坐,擦着他的脸颊撞向他的右肩。他狠皱起眉,冷汗滑过俊美却带着最后一丝稚气的眉目。

    目标被成功摧毁,一声哨响,上午的训练结束。

    邵飞挪开JS05大狙,挣扎着站起来,摸了摸已肿的右脸,靠在栏杆上向下张望。二中队的战友在不远处朝他挥手,嘴里不知说着什么。他探着身子听了半天也没听清,置气地拍了一把栏杆,自言自语道:“操,又他妈听不见了。”

    每次重狙训练之后,他几乎都会假性失聪,倒不是真听不见,而是耳鸣外加心理作用,别人叫再大声他也听不清。

    好在这个过程不会太长,大约十多分钟就能缓解。

    邵飞烦躁地揉了揉耳朵,将两个耳塞扯出来扔地上,扛起大狙,拖着半个发麻的身子,一瘸一拐地下楼。

    一同练习狙击的队友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个个生龙活虎,虽有疲态,也不若他残了一半。

    同寝的陈雪峰从他手中接过大狙,扶着他左手,冲他左边耳朵大吼:“还能走不?不能我背你!”

    “去你的,我右边耳朵听不见,你他妈想把我左边也吼聋?”邵飞骂完往陈雪峰肩上一斜,“起驾,去食堂。”

    队友们一阵起哄,几个手贱的还趁他没力气,在他脑袋上削了几把,然后合力扶着他,热热闹闹地往食堂走。

    靶场离食堂太远,刚走一半,邵飞浑身那股麻劲儿就散了,从陈雪峰手中要回枪自己扛着,活动活动腰身,两条大长腿平地起风。

    同期战友艾心在后面喊:“飞机,稳着点儿,别把下边儿扯着了。”

    邵飞回过头,哼了一声,下巴微昂起来,正午的阳光透过树荫洒在他堪称俊美的侧脸上,描摹出他挺拔的鼻梁与硬气的下颌。

    这张脸放在糙爷们儿成群的军营里,无疑是耐看的,而邵飞天生脸小,又给这份耐看平添几分精致与清隽。

    猎鹰盛产才貌俱佳的特种兵,例如政委洛枫与兵王宁城,又如年纪最小的邵飞。

    两年前,猎鹰在“虹夜”行动中遭受重创,精英一二中队损失惨重。次年年底,邵飞以集训各项考核第一的身份,戴上猎鹰的臂章,被分入百废待兴的精英二中队。

    在二中队里,邵飞是个令人无法忽略的存在。

    他优秀,长相出众,靠着本事拼入猎鹰,喜欢和队友闹,有点儿小聪明,身高腿长,偶尔模仿仪仗兵的步子,没有分毫娘气,性感也说不上,倒有种少年人的可爱与张扬。

    他也的确算是少年,入队那会儿19岁,整个集训队伍数他最小,进了二中队便是老幺,是队里人人宠着的宝。

    入队第一年,猎鹰尚在重建中,邵飞表现的机会不多。倒是大队长宁珏慧眼识珠,说他年纪小,潜力大。他记得那时政委洛枫在一旁说风凉话,那桃花眼往上一挑,笑他锋芒毕露,看似乖巧,实则一身的傲骨都快从背后戳出来了。

    他当即皱眉,没给政委好脸色看。政委哈哈大笑,倒也不介意他的放肆。

    二中队一直没有队长,以前的队长折在任务中,这两年一直由宁珏亲自带队。经过一年的磨砺,新兵们渐渐成熟,年底,“二中队即将迎来新队长”的说法也不胫而走。

    新队长是谁——这是猎鹰上下讨论得最火的话题。有人说从二中队里挑,有人说从一中队里调。

    在猎鹰的队史里,一二中队历任队长相互较劲,队员之间也干过好几次架。若二中队的队长要从一中队调,队员们是绝对不同意的,艾心等人甚至推邵飞当队长,名为“幺队”,老幺的幺,队长的队。

    邵飞知道自己不可能当队长,但听着别人这么叫,心头还是美得不行。

    新年后全队训练狙击,抽三人专练难度极大的重狙。邵飞摆着幺队的谱,主动申请了JS05大狙。

    当别人还在练习轻狙时,他已经趴在屋顶,承受一次次碎骨般的重击。

    一支中队必须有至少一名优秀的重狙手,他足够优秀,也足够有担当。只是每天晚上回宿舍脱掉衣服上药时,都会痛得咬牙拧眉。

    右肩和右肘的皮早破了,红着肿着,今儿擦药明儿又破,纱布压根儿不管用,血淋淋的一片,光是看看就叫人心疼。

    陈雪峰给他涂药,他忍得眼眶泛红,嘴角一抽一抽的,整张脸生动得耀眼。

    皮糙肉厚的艾心老是从隔壁跑来开他玩笑,说:“小飞机啊,你他妈是个姑娘多好。长这么水灵,脸蛋儿细皮嫩肉的,眼睛一红啊,老子裤裆都热了。”

    他一脚踹过去,一边吸鼻子一边骂:“小飞机?信不信老子的大飞机捅烂你屁眼!”

    陈雪峰笑着拍了拍他额头,“你就这张脸看着讨喜,以后哪家妹子稀罕你?”

    他哼了哼,虎视眈眈地盯着艾心,唇角一撇,竖起中指。

    艾心一记拖鞋飞过去,笑骂道:“有你这么当队长的吗?还想捅队员屁眼?”

    一句话,又将重点引到队长人选上来了。

    邵飞上半身没穿衣服,腰背挺直,健美的腹肌与腰肌上还附着刚从浴室带出的热气,脊线光滑玲珑,在后腰收出一股尚未显山露水的力道。他站起身来,偏着头在伤口上吹了两下,眉间挤出一道竖纹,“开年都半个月了,队长人选怎么还没定下来?”

    一周后,风声从炊事班走漏。

    据说二中队的队长人选定了,既不是一中队的谁,也不是邵飞,是特种作战总部空降而来的少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