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耽美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08 09:00:43

将恶少养成忠犬 完本

将恶少养成忠犬

来源:作者:繁樱落雨分类:耽美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将恶少养成忠犬是一部耽美同人小说,作者是繁樱落雨。当温柔善良的小白遇上腹黑冷酷的豪门恶少,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故事?顾城夕一直觉得自己的生活过的挺惬意的,每天和艺术系的一群奇葩打打闹闹也不错。可是,他不就是一次去酒吧被他逮了个正着吗?他至于以后像是奶爸似的处处约束着他吗?叶大少,您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冷漠暴君好吗?可是最近开始走亲民路线是想闹哪样?难道他一夜之间对他有了兄弟爱?额,可是他的爱好像已经超越了兄弟之间的爱了……凌乱的画室内,顾城夕双手抱胸看着白皙的画板心里怨念满满,为什么他们艺术生的命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将恶少养成忠犬是一部耽美同人小说,作者是繁樱落雨。当温柔善良的小白遇上腹黑冷酷的豪门恶少,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故事?顾城夕一直觉得自己的生活过的挺惬意的,每天和艺术系的一群奇葩打打闹闹也不错。可是,他不就是一次去酒吧被他逮了个正着吗?他至于以后像是奶爸似的处处约束着他吗?叶大少,您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冷漠暴君好吗?可是最近开始走亲民路线是想闹哪样?难道他一夜之间对他有了兄弟爱?额,可是他的爱好像已经超越了兄弟之间的爱了……

    免费阅读

    凌乱的画室内,顾城夕双手抱胸对着画板一阵纠结,看着白皙的画板心里怨念满满!为什么他们艺术生的命就这么苦?别人期末考完试都高高兴兴的享受暑假去了,而偏偏他们几个可怜的艺术生被导师强留了下来,说什么下月有一个小型的展览会,让他们每个人享受暑假前先要交上一副作品来。

    正在顾城夕愤愤不平的时候,画室的门忽然“砰”的一声被踹开,顾城夕吓了一跳,抬眼望去就看到双手提着行李的颜芳站在那里。

    顾城夕看着门上鲜明的脚印子无奈的说:“颜芳同学,拜托你,你是个女孩子,能不能别这么野蛮?”

    坐在一旁的向海看到她手里的行礼,呼的站起来手指着颜芳咬牙切齿的说:“死八婆,你是不是想遁走?”

    颜芳挑眉一笑,“说对了,高老头来了帮我跟他请个假,家里有急事我就先走了。”

    “为什么你自己不请假?”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颜芳无所谓的说:“我这不手机没电了嘛,你们两个就帮我请个假吧,再见了,小师弟们,等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大礼啊。”

    刚说完这句话颜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颜芳接通电话,“阿浩,票已经买好了,好好,我马上就去车站。”

    挂断电话,颜芳对着两位师弟温和的一笑,然后关门飘然离去。

    过了一会,顾城夕皱着眉头疑惑道:“她刚才不是说手机没电了吗?”

    “靠!”项海咒骂了一句。

    对于颜芳这个师姐,顾城夕和项海只能说不敢恭维,论长相,颜芳长的确实不错,论才能,那更是天赋异禀,通俗来说就是少有的天才,只是怪异的性格让人无可奈何。

    高老头一共就四个学生,这下好了,跑了一个,还有另一个整天神龙见首与不见尾,顾城夕和项海只祈祷高老头千万别把重任再分到他们头上。

    纠结了一会,顾城夕抬头问他对面的项海:“项海,这次作品的主题可以自己来选择,你的主题是什么?”

    此刻的项海正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画笔一边皱着眉头沉思着,听着顾城夕的话,项海脱口而出:“那我就选“绝望”为主题吧。”

    看着一脸死人相的项海,顾城夕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又和梁先生吵架了?”

    “靠!别跟老子提那个烂男人!”项海瞬间炸毛。

    顾城夕挑眉,“烂男人?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哭得死去活来的说爱人家。”

    项海恶狠狠的瞪了顾城夕一眼,恨恨的握紧手中的画笔悲愤的说:“老子的一生都毁在他的手里了。”

    “啧啧,我看是梁先生的一生毁在你的手里了吧。”顾城夕继续火上浇油,“人家梁先生一个有才有貌有钱的大好青年可是被你这个妖孽活活的给掰弯了。”

    项海翻着白眼表示抗议,忽然他眼睛一亮,扔下手中的画笔站起来对着顾城夕说:“城夕,我们今晚去酒吧吧?”

    顾城夕想也没想就拒绝:“不要。”

    “为什么?”

    顾城夕瞥了他一眼,不屑的说:“你去酒吧就不怕被梁先生发现?”

    项海先是抖了一下,看到顾城夕鄙视的眼神立马瞪大眼睛假装豪迈的说:“老子的事还不用他来决定!”

    顾城夕看出了项海的心虚,好笑的说:“我看还是算了吧。”

    项海笑眯眯的走到顾城夕的身边,晃着顾城夕的胳膊呈撒娇状:“城夕,你就去嘛……”

    顾城夕被项海的动作和语气弄得一阵恶寒,立刻跳出去三步远没好气的说道:“高老头特意嘱咐我们最近要安心的作画,要是被他发现我们可就惨了。”

    项海无所谓的说:“不用管他。”反正高老头在他们心目中的尊严有同于无,边说边掏出手机开始翻号码,“城夕,你赶紧收拾一下,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承泽,一会我们一块去酒吧。”

    还没等顾城夕说什么,项海那边的电话就已经接通了,“承泽啊,一会一块去酒吧吧?城夕?城夕自然也要一块去了,颜芳?那八婆早就和凌浩私奔了,好好,那我们就晚上七点在夜色酒吧集合。”

    爽快的挂断电话,项海潇洒的说:“一切都搞定了,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万一高老头下午忽然来了怎么办?”顾城夕还是有点担心。

    项海眨了眨眼睛,忽然又拿起手中的手机开始挂电话,一改刚才不正经的语气,抓着手机开始着急的说:“高老师,顾城夕忽然肚子疼,我要送他去医院了,对对,可能是吃坏了肚子,行行,我会照顾好他的,啊,对了,颜芳说家里催着她回去相亲所以她就先走了,唉,老师您别对着我发火啊,腿长在她身上我也不能控制,哎呀,城夕疼的都快晕过去了,我要送他去医院,先挂了啊。”

    顺利的挂掉电话,项海双手一摊,眉飞色舞的说:“搞定。”

    顾城夕抽抽嘴角,“我说项海,你的心眼怎么比蜂窝煤还多?”

    项海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问道:“蜂窝煤是什么?”

    顾城夕无力的白了他一眼,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熊孩子!

    项海也懒得跟他探讨什么是蜂窝煤,把画笔随意的一丢,手舞足蹈的高兴的说:“耶耶,酒吧,我来了。”

    顾城夕默默的叹口气,看着凌乱无比的画室,只希望下午高老头来的别被气的发疯才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