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08 08:57:25

孤堡疑云:死亡宴会 完本

孤堡疑云:死亡宴会

来源:作者:梦想做导演分类:灵异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孤堡疑云:死亡宴会》是一部很精彩的灵异小说,它的作者是梦想做导演,文章主角是林华,文章灵异风格明显,文笔成熟细腻,主要讲述一个个女大学生,不停地选择自杀。 噩梦如黑夜里的恶魔一样袭来,仿佛墓园里从地下伸出裸露的躯体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爱人的去世,朋友的离去让他痛苦不堪,真相就像恶魔一样隐藏在地狱里。 社会腐朽落后,官官相护,真相如蒙上了一层薄雾一样扑朔迷离。 到底是谁造就了这一切,经过主人翁的调查,最终的死亡起源于死亡宴会,死亡宴会到底是什么,它到底在哪里,为什么如此令人惊悚,又心甘情愿的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孤堡疑云:死亡宴会》是一部很精彩的灵异小说,它的作者是梦想做导演,文章主角是林华,文章灵异风格明显,文笔成熟细腻,主要讲述一个个女大学生,不停地选择自杀。噩梦如黑夜里的恶魔一样袭来,仿佛墓园里从地下伸出裸露的躯体一般令人毛骨悚然。爱人的去世,朋友的离去让他痛苦不堪,真相就像恶魔一样隐藏在地狱里。社会腐朽落后,官官相护,真相如蒙上了一层薄雾一样扑朔迷离。到底是谁造就了这一切,经过主人翁的调查,最终的死亡起源于死亡宴会,死亡宴会到底是什么,它到底在哪里,为什么如此令人惊悚,又心甘情愿的去赴死。

    免费阅读

    “臭小子,你找抽是不?我闺女就这么不招你待见啊,昨天你答应好了的,今天你就像变卦啊。”老马黑着脸说道,我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如果老马真生气了,那我就真吃不了兜着走了.

    “秋水这么好的女孩,等了你这么多年,她什么没有啊,要身材有身材,要文凭有文凭,工作单位是世界500强公司,这么好的条件,你小子还不珍惜,真是脑袋进糟糠了,我都不好意思说你,说你怕伤你自尊心,不说你,你又不上架,像烂泥一样,要不是因为你不是我的儿子,不然我早就一巴掌把你扇到伊拉克那里去了,你太让我失望了”,老马又开始像往常那样开始批评我,批评这么多年了,台词都是老一套,也不换的新鲜一点,不过这一切我都习惯了,因为老马批评评着就会转移话题,不过今天似乎例外,“这么多年你还是忘不了她,我说的对吧?”老马叹了一口气,我愣了,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其实关于这件事我们都心知肚明,从未谈起,也不愿意谈起,今天老马却突然开口说起他,我知道他比我更难受,我只能低头不语。是啊,过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忘不了她,我无法忘记,也不敢忘记。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

    “你知道吗,今天就是月儿去世五年了,我也快要退休了,我老了,整天忙忙碌碌地我也累了,以前忙碌地工作就是为了能将痛苦掩盖在心里,可是时间长了,却意外地发现,痛苦积累地越来越多,随时都有可能让我崩溃,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我知道你忘不了她,阿华,但是这一切终会过去的,我们每个人都得生活,你也得有自己的生活,娶妻生子,拥有自己的家庭,这人总得往前看,不能老活在过去,我们一直是靠过去美好的回忆活着,可是你有没有想到,活在过去只能给你带来更多的伤痛,你说这样的生活有意义吗?,我这个快要退休的老头子之所以想撮合你和秋水能成为一家子,就是不希望你,我曾经的女婿一辈子活在绝望中,我希望你有一个家,也只有你能让秋水快乐,你以为只有你自己痛苦吗,月儿的死也是我这一辈子永远无法解开的心结,说实话我这个父亲很不称职.有些事情,你永远不懂“老马哽咽了他转过头,一个坚强的父亲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的不坚强。望着老马那苍老的背影,仿佛一夜之间变老的很多,这是以前从未有的事情.

    “马叔,月儿的死我有责任,不是我不喜欢秋水,而是月儿的仇不报,我心里难安,我愧疚她”我含着泪望着老马,“我忘不了月儿,她给予我的太多了,我亏欠她的也太多了,我曾经答应她要给他一个美好的婚礼,美好的将来,但是我却没有做到,只能眼睁睁地送她离开,而且是永远的离开。”

    “你别说了,我都知道,问题是,这么多年了,一点线索都没有,仇怎么报,你又想怎么报?开枪杀了他?那么他又是谁?你可知道?阿华,我已经老了,也没有那么多激情了,只想退休在家抱抱外孙,做一个老头子该做的事情,我没有儿子,当初你父亲让我照顾你,我做到了,你就是我的儿子,我只希望你别让秋水等太久,她已经等了你五年了,像秋水这样痴情的女孩已经不多见了,你这样做对她包括对你自己都不公平。”

    “马叔,我很感激你对我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当初父母去世,是你收留了我,在我心中你就是我的父亲,可是月儿,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伤痛,如果不把凶手抓住,她九泉之下也不得安息,我也彻夜难眠,每天晚上我都梦见那群冷漠的人,那群见死不救的人,噩梦反反复复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折磨着我,我受不了,马叔,我爱月儿,也爱秋水,如果我查不出凶手,这对月儿也不公平,所以我求你,再给我一年的时间,如果秋水也愿意再等我一年,这一年无论我破不破了这案子,我一定会娶她,爸爸。”我目光坚定望着老马,开口叫了他一声爸爸,这也是他一直所渴望的。老马笑了。“我相信你,臭小子,我同意你的决定,别让我失望.”那一刻,我和马叔相拥在一起,如同父子.

    中午和马叔吃完饭后,我们就接到了上面下来的一个新案子。“死者刘雪灵,女,30岁,就职于青岛科技大学,商务管理学院的一名老师,一周前上午被其同学发现死于在学院2号楼下,初步认为死于自杀,但是经过尸体检验,发现死者体内含有大量的麦角酸二乙胺,也就是致幻剂,我们怀疑在死者生前有人故意下了大量的致幻剂导致其自杀,也有可能死者生前遭受的某种外在压力压迫导致其精神紧张从而服用了大量的致幻剂,导致其精神恍惚,从而自杀,也是本月第三起同样事件,我们认为这不是巧合,因为死者手中都拥有同样的这么一张字条,内容很简单,就四个字:死亡宴会。究竟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现在暂时没有线索,我认为这应该定性为一场谋杀案.,一场策划已久的谋杀案。”老马深情很严肃,我也很紧张,因为死者和我是曾经同一个大学的,和我,月儿还有秋水都是朋友,自从月儿去世后,我们就很少再有来往,所以我有个念头,想要求老马将这个案子交给我查。我总感觉有一丝不对劲,我怀疑这可能和月儿的死有关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