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19-05-08 08:57:18

纳骨 连载中

纳骨

来源:作者:佚名分类:灵异小说主角:

小说简介:纳骨是一本非常精彩的悬疑灵异小说,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全文讲述了在我们老家清理骨灰是门技术活,需要把尸骨从脚到头按顺序码摆到骨灰盒里,中间每个骨头的先后顺序都不能打乱,这门手艺叫纳骨。24岁本命年,我出了场意外,醒来后肩膀就莫名的痛,诡诞离奇的事情也接踵而来。纳骨的老头,一具具白骨,一张张面容,熟悉的陌生人。我看到世界是否真实存在,我听到的声音是否你们也能听到,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一场阴谋?我把钱放回了钱包里,手牌直接扔进了垃圾箱。因为我肩膀的疼痛升级,所以钱远清晚上给我加了一次理疗,我晚上没时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纳骨是一本非常精彩的悬疑灵异小说,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全文讲述了在我们老家清理骨灰是门技术活,需要把尸骨从脚到头按顺序码摆到骨灰盒里,中间每个骨头的先后顺序都不能打乱,这门手艺叫纳骨。24岁本命年,我出了场意外,醒来后肩膀就莫名的痛,诡诞离奇的事情也接踵而来。纳骨的老头,一具具白骨,一张张面容,熟悉的陌生人。我看到世界是否真实存在,我听到的声音是否你们也能听到,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一场阴谋?

    免费阅读

    我把钱放回了钱包里,手牌直接扔进了垃圾箱。

    因为我肩膀的疼痛升级,所以钱远清晚上给我加了一次理疗,我晚上没时间再去17楼看电视。

    可是第二天,钱和手牌又出现在了我的枕头下,我以为是小护士的恶作剧。

    可是第三天,第四天……每一天,我的枕头下都会出现那几张钱,和写着李大勇名字的手牌。

    这不得不引起我的注意,我注意着每个走进我病房人的动作,我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谁有在我枕头下放东西的可能。

    每天晚上睡觉着我都认真的检查我枕头下有没有东西,但第二天一觉醒来,钱和手牌就如同长了脚一样,继续出现在枕头下。

    我开始觉得事情不对,李大勇是谁?这个手牌一再出现又意味着什么。

    于是我问了18层的护士,可是她们个个都说不认识这个人,我从他们的表情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没有骗我。

    这事儿我百思不得其解,搞得我心情郁闷,中午我下楼去买烟,看到医院的门口乱哄哄的,我就问门口超市的大娘。

    “这是咋的了?”

    大娘正理着货,“说是这医院瞧死了人,进来的时候是小病,治着治着人就死了。”

    医院吗,哪天不死人,我叹了口气,“哎,看得啥病啊?”

    大娘想了想,“不知道,就知道死的叫李大勇,这事儿网上都报道了。”

    “啥?”李大勇,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头皮都快炸了。

    我拿出手机,打开数据连接,在度娘里找了一下李大勇维民医院,不一会儿的功夫,结果就出来了。

    那是半年前的报道,标题是,年轻工人小病入院,一个月后猝死病房。

    我紧攥着手机,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因为报道里的几张照片我都很熟悉。

    一张就是我住的1814号病房,因为那张照片窗外的风景跟我每天看到的一模一样。

    还有一张就是李大勇的照片,这张更是让我感觉胆战心惊,差一点没吓尿了。

    他妈的,这李大勇不是别人,正是17楼公鸭嗓那哥们。

    我如同丢了魂一般,如果公鸭嗓是李大勇,那么我前几天见到的是人是鬼?

    我感觉毛骨悚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难怪免费看病,治好了还送一百万,原来他们治死过人,所以没人敢来这里当小白鼠。

    我被姓钱的忽悠了,不行,钱再好也没命重要,我得赶快离开这里。

    我回了病房就开始收拾东西,可是还没等出门钱远清就来了。

    “你要去哪儿?”钱远清笑着问我。

    妈的,他还有脸跟我笑,他们的技术肯定不合格,看个神经痛还能治死人。

    “我要回家。”

    “那你的病呢?”

    “不看了。”我带着几分怒气的说。

    “为啥?”钱远清继续追问着。

    “你还问我为啥。”我把李大勇的手牌扔到了他脸上,“都治死人了,你他妈的还问老子为啥!”

    钱远清看着掉在地上的手牌,突然间笑出了声,“哎呀,这事儿是我不对,这病房以前不是我们科的,是泌尿科,不信你可以问这里的保洁,我们科以前在后楼,就是后边现在那片工地,因为房子要改建,才搬过来没多久。”

    我一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治死人的不是钱远清?那是我误会了。

    “泌尿科?”

    “对啊,这个患者的事儿我也知道,家属一直要维权,其实根本不是我院的责任,他有心脏病却隐瞒了家族遗传史,因为药物原因猝死了。”钱远清解释着。

    我一想我睡的床上死过人,心理就十分膈应,再加上这手牌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跑我枕头下边,还有我怎么会在17楼看到李大勇。

    这医院肯定有问题,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离开。“那我也不住了,我转回省医院去。”

    这时钱远清板起了脸,“可以,你可以随时转院,但是要把住院费结清,还有我们入院前签了协议,没完成整个疗程需要赔违约金200万。”

    我靠,违约金,这他妈是啥时候的事儿,我马上翻出了合同,在最后一页确实看到这样的条款,我像只泄气的皮球一样坐在了地上。

    200万,把我家东西全卖了也不够100万啊!

    钱远清继续说:“你放心,这间病房里所有的东西都换过,至于医院吗,哪间病房不死人,你说对不?”

    我用怨恨的眼光看着他,可是细又想想,还确实是这么会事儿。

    现在走是走不了了,毕竟200万我卖肾都还不起,可是我又想到这几天诡异的事儿,最后我得出个结论。

    医院天天都死人,出点怪事儿也难免,以后我不上17楼不就完事儿了,我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着,要是无聊就到楼下超市蹭WIFI下点小说电影啥的晚上看。

    连着几天我都没下楼,可奇怪的事情还是继续发生了,我再次在枕头下看到了那几张钱,这次里边夹了一个贴纸,上边的名字是张琪。

    这张琪又是谁,而且为什么这次改成了贴纸,这东西到底是人放到我枕头下的,还是自己长腿跑来的,亦或是……鬼放进去的。

    这时我想起了17楼那个扎辫子的小姑娘,如果上次李大勇要害我,那就是那个小姑娘救了我,我可以找她问问。

    为了揭开李大勇和张琪的秘密,我决定再去一次17楼。

    这次我是白天去的,白天的17楼显得十分安静,我在走廊里走了几圈,见人就问有没有人见过那个扎辫子的小姑娘,可是谁都说没有见过。

    我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想起小姑娘抱着泡面闻的样子,我不由的汗毛竖立,如果李大勇是鬼的话,那个小姑娘难道也是……

    我确定在17楼一无所获了,只得下楼上网搜搜张琪,结果什么都没搜到。

    我再次去了超市,维民医院在郊区,这个超市是唯一能买到东西的地方,这里的大娘肯定知道不少关于医院的事儿。

    我先买了不少的东西,有吃的有用的,还有两条好烟。

    超市大娘结账的时候笑得很开心,我拿出了贴纸,“大姐,你知道这是啥东西不?”

    超市大娘听我叫她大姐还挺高兴的,可当看到贴纸的那一刻,她的脸色马上变得惊慌了起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