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心尖小妻太燎火

时间:2019-09-10 17:09:21来源:布乐秀

心尖小妻太燎火小说章节试读

经典小说《心尖小妻太燎火》是情话浅谈最新写的一本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沈栀夏左擎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左擎墨胸口的火越烧越烈,却眼看着沈栀夏的眼皮微动时,转身向冷殇儿的方向走去。沈栀夏只觉得头痛剧烈,胸口仿佛有人那重锤击...

《心尖小妻太燎火》 第13章被下药 免费试读

左擎墨胸口的火越烧越烈,却眼看着沈栀夏的眼皮微动时,转身向冷殇儿的方向走去。

沈栀夏只觉得头痛剧烈,胸口仿佛有人那重锤击打一般的难受,一睁眼就看到顾夜沉那张异常阴冷的面容。

“救命之恩,沈大小姐应该说点什么不是吗?”顾夜沉狭长的双眼宛如毒蛇一般死死盯着沈栀夏。

沈栀夏却视而不见,“说什么?谢谢你没有向对菲菲那般冷酷无情?”

当年苗菲菲落海之时,顾夜沉可是头也没回,转身离开的。

那样的台风天,一个浪头打下来,菲菲就不见了踪影,他却还无关痛痒的说菲菲的手段低劣。

现在,菲菲失踪了,他又这样发疯一般的找菲菲,又算什么呢?

顾夜沉眼中徒然一冷,抬起的拳猛然向沈栀夏挥去,却在最后生生止在沈栀夏的面门处,努力克制心中的暴怒,冷言道: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收回沈家,就拿苗菲菲的来换。”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漠然离去。

苗菲菲从小便是游泳健将,各种比赛拿过不知道多少个冠军,那样坚毅的女子,他绝不相信是一个小小的台风可以掠夺走的。

沈栀夏忍着身体的不适,慢慢从甲板之上爬起,看着那边环绕着冷殇儿身边嘘寒问暖的人们,心中前所未有的落寞。

心中对左擎墨那零星的温暖,在落海的那一瞬间彻底冰冻。

扶着一旁的栏杆,沈栀夏只想快些离开这里,却不想中途会遇见左擎墨。

已经换过衣服的左擎墨穿着一身浅灰色的休闲服,微湿的发丝随着海风飘荡,那样斜斜的靠在栏杆之上,说不出的慵懒邪魅,和此刻浑身湿透,裙摆凌乱的沈栀夏成为最鲜明的对比。

“身为情人,你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要离开,很不乖哦!”左擎墨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沈栀夏抬眼,直直望向那双深邃的眼眸之中,轻笑:“我以为迫害了你的心上人,我这个情人,也该下岗了才对。”

清澈的眼眸不掺杂任何的杂质,美如一汪湖水,却因眼底的冰冷而冰冻。

左擎墨两个跨步走到沈栀夏身前,不顾她的反抗,一手揽她入怀,一手轻轻佛弄她湿哒哒的发丝,用极为宠溺的声音说道:“我们结婚吧!”

沈栀夏瞳孔放大,有些错愕自己听到的话,不解的望向左擎墨。

“你疯了吗?”

她“迫害”了他的心上人,他却要娶她?

左擎墨的唇落在沈栀夏的耳畔,轻声低呢:“现在你不过是我的情人,冷殇儿为了诬陷你,就不惜以命相搏,我很期待你成了我的妻子后,她会如何?”

沈栀夏的心瞬间坠入冰谭。

心底那一丝丝埋藏很好的怨毒一点点渗透开来,再也无法维持表面上的平静,冷笑着质问:“那又如何?让她后悔错过你,再来破坏我们的婚姻就好了?”沈栀夏猛然甩开左擎墨,继续嘲讽道:“我却不知道,堂堂的左二少居然也是如此懦弱无能之辈,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

左擎墨声音冰冷,“沈栀夏你在激怒我吗?”

沈栀夏只觉得心底仿佛有一只困兽在挣脱,前所未有的痛快,忘却了那些理智和冷静,这一刻只想让左擎墨痛苦一点,再痛苦一点,当下便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你这样拉着我秀恩爱刺激冷殇儿,还在乎我说吗?如此冷眼望着我是在威胁我吗?”沈栀夏缓了一口气,继续冷笑道:“这样厉害,怎么不从你哥哥手里把冷殇儿强过来?懦夫。”

左擎墨微抬的手克制了许久才攥成拳落下,几乎是咬着牙冲沈栀夏说道:“滚!”

沈栀夏没有停顿,强忍小腿的抽搐,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沈栀夏一身的狼狈下了船,自己打了一辆出租车本想回临时的住处休息,却在看到街边的酒吧时,临时改变的注意。

一个人坐在角落,任由那辛辣的液体一点点在胸腹之间燃烧,沈栀夏只觉得只有这样才能驱散心底的那片阴冷,全然不知此刻自己的一举一动,却是全然被一双阴冷的眼睛所窥探。

陆景逸眼看着沈栀夏喝下那杯加了料的酒,估算着药效发作的时间,眼看着沈栀夏越发的迷糊,便状似无意般搀扶起沈栀夏,姿势暧昧的向酒吧外面走去。

酒精加药物的效用,让沈栀夏的神智早以模糊,只觉得身体火烧的厉害,身边是熟悉的味道,本能的攀着陆景逸,一张张姿势暧昧的照片,就那么被一旁早以守候的记者拍了个正着。

小说《心尖小妻太燎火》 第13章被下药 试读结束。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