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酒虫赘婿

时间:2019-08-13 21:05:19来源:布乐秀

酒虫赘婿小说章节试读

热推精彩好文《酒虫赘婿》是月亮上的蛤蟆大大精心创作的优秀作品。泰格文学为您提供酒虫赘婿杨墨翰纪清云小说全文阅读:面对超凡的存在,要保持敬畏之心,要强行装逼的话,你什么时候家破人亡都不知道。

热推精彩好文《酒虫赘婿》是月亮上的蛤蟆大大精心创作的优秀作品。泰格文学为您提供酒虫赘婿杨墨翰纪清云小说全文阅读:面对超凡的存在,要保持敬畏之心,要强行装逼的话,你什么时候家破人亡都不知道。

《酒虫赘婿》精选章节:

他们都以为,鲁哥听不了几句,会一巴掌把杨墨翰扇飞,想不到,想不到鲁哥竟然一脸带笑。

杨墨翰到底对鲁哥,说了什么?

散了散了,走,回去。

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鲁哥就满脸堆笑,对那些手下招手道。

一刹那的功夫,眼前一群瘟神,走的干干净净。

杨墨翰一脸从容跨进客厅内。

纪家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迷茫了。

杨墨翰,你对那些家伙说了什么?

纪清琳毕竟年轻啊,沉不住气,急忙问道。

杨墨翰只是一笑:没有说什么,普通话而已。

一旁的李正豪,这个时候,心头眼睛按耐不住了。

本来以为自己的面子,能让鲁哥放过岳母,结果白白舍脸,却一点用没有。

倒是这废物赘婿杨墨翰,竟然,竟然大出风头!

他这个时候,把杨墨翰能嫉妒死,能恨死!

杨墨翰,别打马虎眼,你说,你到底给鲁哥说了什么?张亚芳也喊道。

她刚才也是被震惊了,想不到这废物女婿,只是和鲁哥附耳几句,鲁哥就放过自己!

妈,我真没有说什么,你放心就是。杨墨翰道。

李正豪却眼珠子一转道:阿姨,那鲁哥什么人?就这么轻易放过咱们?一定是这废物,给他出了坏主意,他才走的。

听见这话,杨墨翰的目光,一下子就钉在他身上。

狗!

这才是标准的狗东西!

可是,李正豪的狗屁话,那纪清琳还真当成忠言呢。

妈,正豪说的就是,一定是这窝囊废,给鲁哥那混蛋说了咱家的坏话,不然他能那么好心?能放过咱们?

张亚芳真是鬼迷心窍啊,她竟然也吼道:杨墨翰,想不到你这么卑鄙!不但不想着法子帮我,你还落井下石!滚!滚出去!

杨墨翰傻眼了。

他万万想不到,纪家人,竟然会这样!

他忽然笑起来。

一步就走到纪清云的面前,认真问道:清云,我是卑鄙的男人吗?我没有帮妈?

纪清云一时间不能言语。

切!别以为你哄鲁哥走了,我们家就感恩你,杨墨翰,你永远就是个废物!纪清琳大声叫道。

废物?

纪清琳,你说我是废物?我是废物?杨墨翰忽然脸色一沉,直接对小姨子问道。

纪清琳一怔,紧接着恼火道:怎么?说你是废物你还成人了?哼!你帮鲁哥出坏点子要害我家,你不但是废物,你还是混蛋!是人渣!

人渣?

客厅内忽然一静。

杨墨翰不语了。

他冷冷地扫视着纪家人,迈步走向门外。

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扭过脸冷喝一声。

你们纪家,都是忘恩负义之人!

转眼间,杨墨翰消失在门口。

忘恩负义?

大厅内几个人都被杨墨翰这句话,震的发愣了。

不过,很快他们醒悟过来,对杨墨翰的骂声,是滔滔不绝

杨墨翰出来小区,来到不远处的一道小街。

小街上,醉仙居小酒坊,就是杨墨翰的小店。

其实这小酒坊,也是纪家掏钱给他开的。

当年才10多岁的杨墨翰逃离京城,被她继母派人一路追杀,逃到苏海市。

眼看着就要饿死的他,遇到一个神秘的老头把他救下。

跟着老头的那些年,杨墨翰不但学会了一些防身武功,还学会了好些治病神技。

前2年,身患重病的纪清云,找到老头治病,老头却提个条件,治好她的病,一定要和杨墨翰结婚,另外再给他开个小酒坊卖酒。

纪家迫于无奈,只好答应。

在成亲的当天晚上,老头悄悄地给了杨墨翰一个古旧的酒壶和一个小册子,并郑重交代一番后,便杳无踪影。

只是纪清云,身为苏海市第一美女,怎么能看上杨墨翰?

结婚以来,他们便分居,杨墨翰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

沉闷的婚姻,让杨墨翰也是深感痛苦,只是因为老头的交代,他必须忍着。

不但婚姻忍着,还要忍着纪家人的羞辱

白天过去,夜色越来越深,小街上偶尔的车声,都显得那么刺耳。

醉仙居内,杨墨翰关上店门,把老头给的古旧的酒壶,又小心翼翼的拿出来。

暗淡的灯光下,酒壶黑乎乎的,上面雕刻着奇异的花纹,泛着微微的影光。

按照老头说的日子,他今天晚上要做一件事情,一件意义重大的事情,那就是吞虫。

酒壶里面,养着一条怪异的灵虫:酒虫。

老头让纪家给杨墨翰开这小酒坊,目的便是先让酒壶里面的酒虫,吸取酒气,以便刺激它的灵性,再进入杨墨翰的肚子里,继续养虫。

经过2年多的酒气熏养,现在,就是要把酒虫吞进肚子里的时辰。

手捧着古旧的酒壶,杨墨翰这时候,手忽然微微颤抖起来。

他没有见过酒虫,也不知道酒虫吞到肚子里,到底会出现什么情况。

按照老头的交代,他把酒壶放在柜台上,然后身子面向酒壶,先是恭恭敬敬的施礼。

然后,扑通一声跪下来!

磕头!

磕头!

再磕头!

3个响头过后,杨墨翰站起身,又把柜台上的酒壶,小心翼翼地捧起来。

灵虫灵虫,今夜我杨墨翰,要和你结为血肉之缘!我发誓不负你,愿你也不负我!

话毕,杨墨翰把壶嘴对着自己的嘴巴,一仰脖子。

先是火辣的酒水入口,紧接着,就感到一阵子清凉,喉咙一动,一个东西嗖地就进了肚子里。

顿时,一股清幽之气,在杨墨翰身体内开始蔓延。

紧接着,肚子里一阵子钻心的疼痛,让他瞬间弯下腰来。

突然间,小腹内又是一声巨响,整个人都不停地震颤。

一股骇然磅礴的力量从丹田中倾泄而出,犹如肆虐的洪水,顺着经脉四下奔涌。

天地迷蒙,醉意茫茫!

那一刻,杨墨翰脑子里一片混沌,很快就昏迷过去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杨墨翰慢慢地醒来。

一弯月牙,透过门扉,照进小酒坊,也照在他的脸上。

杨墨翰一骨碌爬起来。

他渴望!

渴望喝酒!

酒!

杨墨翰打开酒缸的盖子,拿起酒勺子,直接舀酒,疯了一般往嘴里灌。

咕嘟!

咕嘟!

咕嘟!

一勺子接着一勺的烈酒,进入杨墨翰的嘴里,肚子里。

他就像在沙漠中饥渴的旅人,遇到甘甜的泉水一样,大口大口地喝着烈酒。

终于,杨墨翰停住了手。

他感到小腹那里,有东西在蠕动。

他急忙掀开外衣,眼睛盯着自己的小肚子。

啊!

顿时,杨墨翰目瞪口呆,差点失声尖叫。

因为,他竟然看到,自己的小肚子里面,还真的躺着一条虫子。

虽然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是确定不会错。

那虫子有鼻子有眼睛,和蚕宝宝极为的相似,通体晶莹纯白,肥肥嫩嫩,有小女孩小拇指那么大小。

而且,它身上还发出一丝微光,就趴在小肚子里,微微蠕动。

这,这就是自己吞下的酒虫?

这就是天地灵宝,万虫之王?

有了这玩意,就能和老头说的那样,喝酒如酒仙,喝遍天下无敌手?

还能治病,养颜,美容,增力,看透万物

这也太神奇了吧?

杨墨翰的目光,又转向刚才自己舀酒的酒缸,急忙走过去查看。

那个52度的酒缸,明显少了好多酒,根据他卖酒的经验判断,大概有5,6斤的样子。

乖乖,自己刚才就喝了那么多的酒?

平时自己最多也就是7两的酒量,现在竟然一下子就喝了5,6斤,还没有一点酒意。

他再低头看看小肚子里面,已经趴着不动的酒虫,眼神立马闪亮起来!

这时候,杨墨翰又感到身上黏糊糊的,好像浑身都是一层油一样,难受啊。

他急忙走到酒坊的内屋,脱下衣服,就着水龙头洗澡。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显得好脏,冲下来的水开始都发黑,他洗了一遍又一遍,好久才感到身上干净了,清爽了,这才停住了手。

小酒坊里面,也没有床铺,杨墨翰只好坐在柜台那里的椅子上,迷迷糊糊睡去

这一夜,纪清云也没有睡好。

她的眼前,一直出现白天发生的那些情节。

杨墨翰到底给鲁哥说了什么,竟然让鲁哥放过自己的母亲和妹妹?

特别是杨墨翰,临出门时,回头说的那句话:纪家,忘恩负义。更让纪清云辗转难眠。

仔细想想,自己一家人,确实亏欠杨墨翰。

要不是杨墨翰的养父,就是那个老头,自己还有命?早就离开人世了。

再说吧,虽然杨墨翰没能给纪家赚钱,这2年多来,也是家务活全包,自从他进家,纪家人谁还洗过一件衣服?做过一顿饭?

特别是昨天,要不是杨墨翰出头,纪家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

想都不敢想。

卖房子可怕,妹妹被逼着送到那虎爷手里,更加可怕!

杨墨翰的养父救了自己的命,而他自己,昨天又救了纪家。

可是,纪家人对他,又做了什么?

他说的对,忘恩负义,纪家现在就是忘恩负义。

纪清云越想越觉得,对杨墨翰太亏欠了,越想越脸上发热

天渐渐明了。

原来这个点,杨墨翰要从他的小床上爬起来,开始忙活早饭。

可是,他昨天晚上一夜未归,纪清云只好起床,自己亲自下厨。

她有些生疏地把早饭做好。

张亚芳和纪清琳都起床,看到是纪清云做早饭,顿时又把没回来的杨墨翰,骂的体无完肤。

小王八蛋,说他2句晚上就不回来,连早饭也不做了。

有种永远别回来,纪家还真不要这臭东西。

不懂家数的废物,死外面才好。

大清早的,你们娘俩又嚼啥的嘴皮子?赶紧吃饭上班。

纪清云的父亲,纪耀德有些听不下去,急忙喝道。

张亚芳和纪清琳,这才住了口。

一家人吃过早饭,都赶去上班。很快,家里就剩下纪清云自己。

自从她那张天仙一般的脸上,变得满是黑斑,丑陋无比之后,她再也没有工作了。

原来很赚钱的美容院,她也关闭了。

从苏海市第一美女,到丑陋无比的丑女,巨大的落差,让纪清云痛不欲生。

真有那么几次,她差点自杀死去:摸电,上吊

要不是杨墨翰及早发现,估计她早就不在人间了。

当年那老头是说过,2年后杨墨翰会去除她脸上的黑斑,从新变回原来的容颜。

可是时间早就2年多了,自己的这张脸,还不是老样子?

杨墨翰平时除了做家务卖酒,她又怎么能去掉满脸黑斑?

巨大的失望,让纪清云快自闭了,平时根本不怎么说话。

更不要说和杨墨翰交流了。

在这个家里,他们2个人都沉默着,好像2个哑巴差不多。

纪清云收拾一番家务,想了又想,她戴上帽子,又戴上大大的墨镜和口罩,把脸遮住,走出了家门。

来到卖早点的那里,买了小笼包和豆浆,来到醉仙居小酒坊门前。

自从这小酒坊开业,纪清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她迈步走进酒坊内。

咦?

柜台那里,怎么坐着一个陌生人?

确切地说,坐着一个,貌比潘安帅如宋玉的年轻男人。

这男人脸庞光洁白皙,五官棱角分明,如刀刻般俊美。

浓密的眉毛微微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眸子,亮若星辰。高挺的鼻梁,像新月一样粉嫩的嘴唇,噙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整张脸就好像一块玉一样,温润白皙,透着高贵和优雅。

真是英俊至极,让一向高傲的纪清云,都怦然心动。

请问先生,杨墨翰去哪里了?纪清云问道。

我就是杨墨翰,你不是清云吗?你怎么来了?

柜台那里坐着的杨墨翰,也是万分惊讶。

想不到,纪清云竟然来到这里,这也太稀奇了?

啊!你是杨墨翰?!

纪清云大吃一惊,手里提着的包子都差点扔掉。

怎么了?我就是杨墨翰啊。

杨墨翰看到纪清云的失态,不由得笑了。

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纪清云指着杨墨翰,手指头都微微颤抖了。

她这会儿,才仔细一看,还真是过去杨墨翰的五官,声音也是,不过更好听一些了。

过去的杨墨翰皮肤有些发黄,根本没有现在英俊啊,完全和2个人一样。

我变成了什么样子?杨墨翰有些莫名其妙。

你找个镜子照照。纪清云急忙道。

杨墨翰感到奇怪,还是找到一个小镜子,朝着里面看去。

只是看了一眼,他的心脏也怦怦直跳起来。

天,自己变得怎么帅气了!

一定是酒虫,酒虫的缘故!

杨墨翰想不到,肚里有了酒虫,就连颜值都直线升级,妥妥的男神版啊!

他自己都震撼了,捏着小镜子,一时间无语了。

杨墨翰,这是我给你买的早点,你快点趁热吃吧。

纪清云按捺着心跳,把包子和豆浆递过去。

杨墨翰接过包子,一脸吃惊地看着纪清云:这是你给我买的包子?

也难怪他吃惊啊。

2年多了,纪清云从来否不理睬自己,更不要说给自己买早点了。

他手里拿着包子,一时间心头发颤,千言万语,无从表白

纪清云看着杨墨翰的神情,忽然也是心里一酸。

自己过去,对杨墨翰确实太冷淡了。

杨墨翰,快点吃吧纪清云脸色发热道。

杨墨翰从震惊了清醒过来,急忙露出笑容:谢谢,谢谢你清云。

这一笑,带着无比的魅力,又让纪清云心头一颤。

杨墨翰坐下来开始吃早点,而纪清云,就默默地看着他。

看着看着,纪清云的眼睛湿润了,泪水不知不觉中流出来

抑制不住的眼泪,打湿了墨镜,眼前的杨墨翰,一片朦胧。

杨墨翰吃好早点,洗洗手又坐在柜台那里。

清云,你回家吧,天热了,你回家休息吧。杨墨翰柔声道。

可是,纪清云却摇摇头。

杨墨翰,纪清云开了口。

你说,怎么了清云?杨墨翰感到,纪清云有些异样,急忙问道。

墨翰,咱们咱们离婚吧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