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总裁夫人又跑了

时间:2019-08-13 21:05:14来源:布乐秀

总裁夫人又跑了小说章节试读

许清芷御言琛为主角的小说《总裁夫人又跑了》小说在哪里可以看?泰格文学小编为您带来许清芷御言琛总裁夫人又跑了小说阅读。该总裁追妻小说是网络大神作家猫滚滚呕心之作,小说情节高潮迭起,情感细腻动人,让人入迷!各位爱看此类小说的看官,走过路过莫错过!

许清芷御言琛为主角的小说《总裁夫人又跑了》小说在哪里可以看?泰格文学小编为您带来许清芷御言琛总裁夫人又跑了小说阅读。该总裁追妻小说是网络大神作家猫滚滚呕心之作,小说情节高潮迭起,情感细腻动人,让人入迷!各位爱看此类小说的看官,走过路过莫错过!

《总裁夫人又跑了》精选章节:

透明的冰凉液体顺着脸庞的曲线滑落,在下巴处凝聚成一滴滴水珠。

许清芷勉强地睁开眼睛,她艰难地看着这个高傲如帝王的男人,心里一片死寂。

这个男人,就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一旁的丽萨满脸惊恐地看着发生的一切,她不敢有半点停留,手脚并用地爬出了包厢。

见她跑了,许清芷才松了口气。她没了忌惮,于是逞强着嗤笑出声:“看来御先生也就只会这点见不得人的手段。”

“你在挑衅我?”御言琛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不过很快,他冷若冰霜的脸上就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让许清芷的眼角一跳,“叫李管事进来。”

“御言琛,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别想用无关的人威胁我!”

许清芷怒斥出声,然而男人并没有理会她的愤怒。没过几分钟,李妈妈就在保镖的看管下,怯怯地走进了包厢。

“御、御先生……”她像是没有看到许清芷的惨状,笑容中满是讨好,“找我有什么事吗?夜玫瑰不是已经来了吗……”

“这里的小姐都是归你管?”御言琛冷冷开口。

“是、是……”

李妈妈的话还没说完,一张银行卡就被男人随意地甩在了地上。

“这里面有一百万,买她一晚上,足够了吧?”

许清芷浑身一颤,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李妈妈虽说还是满脸胆怯,但是眼里是止不住的贪婪光芒。她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捡起了那张银行卡,连连点头:“够了够了!御先生果然是大手笔!”

一百万啊!足足一百万啊!他们夜总会的确有身价不菲的小姐,但是一个晚上换一百万的!那还是第一回!

“等等!”许清芷终于出声,“李妈妈,我们之前明明商量好了,我只陪酒不卖身!”

李妈妈的脸一僵,接着讪讪笑道:“玫瑰啊,你在这里工作,思想就不要这么死板。御先生既然肯出钱买你,就是你的福气。”

这个夜玫瑰,平时看她人气不错,才对她和颜悦色一点。现在碰上了御言琛,还假矜持什么劲呢?

那可是御言琛!是她们惹不起的存在!

李妈妈的眼珠子灵活地转了一圈,想到这里,她就连忙拿着银行卡向门外走去。

她可是聪明人,拿了钱该干什么,她清楚得很。

“李妈妈!李妈妈!”

李妈妈臃肿的身影飞速消失在了视野之中,丝毫不管身后女人惊慌失措的喊声。

御言琛看了面色惨白的女人一眼:“带走。”

许清芷被保镖架了起来,她甚至来不及抹掉脸上的水渍,直接被带到了一个vip休息室。

女人软软地坐在kingsize的大床上,当听到保镖离去的关门声后,她愤怒地抬起眼,一双黑眸燃烧着怒火,看向眼前的男人:“御言琛,你还想羞辱我到什么时候?!”

一声冷笑传来。

“许清芷,你不是喜欢逃吗?你不是喜欢抗拒吗?可惜,现在的你,根本没有那个资格。”御言琛轻笑道,“看到了吗?区区一百万,就能买下你。现在的你,还有什么资本在我面前傲气?”

“现在的你,不过是个用钱就能买下肉体的夜总会小姐。”

“仅此而已。”

她不是喜欢故作清高吗?她不是宁死都要拒绝自己,逃离自己吗?

他说了,只要自己愿意,这辈子,她都别想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许清芷的双手狠狠握紧,她的指甲早已刺破掌心的表皮。口里的贝齿紧咬着,口腔内似乎弥漫着血腥气息。

她瞪着眼睛,细细的血丝布满了她的眼白。

五年过去了,御言琛虽然俊美依旧,但面容也有了细微的变化。可是这一瞬间,男人的脸,与五年前的嘴脸,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恨意涌上,惊涛骇浪。

就在御言琛以为她彻底死心的时候,床上的女人忽然扑了上来,她一口咬住了他的肩头,那牙齿似乎要穿透布料,狠狠地咬下一块肉!

御言琛,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你怎么能?!

“许清芷!”男人爆发出一声怒吼,他狠狠拽开了女人,将她重新丢到了床上。他的肩头一动,就能感觉到伤口出传来的痛意。

这种痛楚,让他的怒火更为旺盛。

“你竟然敢咬我?!”

他死死地扣住了许清芷的脖颈,五指似乎要掐断那纤细的脖子。

许清芷连连咳嗽几声,她的脸一片青白,嘴唇也褪去了血色。可她依然在笑,嘴角的笑容肆意而又惨淡:“御言琛,你有种就掐死我!”

“只要我死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我!”

她歇斯底里的嘶吼着,骂声让御言琛的眼底一深,手里的力道更重了几分。

可又在那一刹那,他的手指顿了一下。

一滴浑浊的泪水从女人的眼眶里流淌而出,顺着脸庞缓缓落下,留下了一道模糊的水痕。

泪水滴落,浸没与他的肌肤。

她哭了。

曾经骄傲不可一世的许家大小姐,竟然哭了。

御言琛的眼里似乎浮现了什么,却又似乎没有。而许清芷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她依旧低吼出声:“御言琛!你动手啊!有种你就动手!”

这个男人永远不会知道,在五年前,面临绝望的时候,她是多么想死!

“你!”御言琛的眉头蹙紧,没有人能看清他眼里的情绪。

最终,在女人狰狞的注视下,他的手,缓缓松开。

他支起身子,看向床上的女人——披头散发,衣衫凌乱,脖子上的红痕格外显眼,看上去太过于狼狈不堪。

最终,男人压下了那点异色,薄唇中冷漠地吐出几个字眼:“许清芷,你给我记住,就算是死,没有我的命令,你也别想安稳死去。”

接着,他不再给予许清芷半点目光,迈开步伐,箭步离开了屋子。

独留女人呆在原地,身子徐徐蜷缩,掌心早已被指甲刺得血肉模糊。

流了一滴泪的双眼彻底干涸,像是没有水分的枯木。

御言琛,你好狠……

你真的好狠……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