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哀之伤,蜜与糖

时间:2019-07-11 22:08:19来源:布乐秀

哀之伤,蜜与糖小说章节试读

火爆新书《哀之伤,蜜与糖》由憨豆丽莎所编写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墨宸聂以夏,内容主要讲述:冷啊,好冷,聂以夏觉得自己在淹死之前肯定会先被冻死。好像做了一个梦,她正昏昏欲睡,眼皮沉重,睡梦中却不断有人煽自己的脸,疼的聂以夏不...

《哀之伤,蜜与糖》 第2章怀了谁的孩子 免费试读

冷啊,好冷,聂以夏觉得自己在淹死之前肯定会先被冻死。

好像做了一个梦,她正昏昏欲睡,眼皮沉重,睡梦中却不断有人煽自己的脸,疼的聂以夏不得不睁眼。

真没让她失望,睁开眼睛的第一幕就看见秦墨宸的脸。

秦墨宸冷冷地看着她,那目光中的寒气能冻得人打哆嗦。聂以夏看了看四周,这分明是病院,空气中弥漫消毒水的味道。

我没死?聂以夏内心觉得一阵失望,死都死不成,这天底下还有比她更失败的人么。

将头缩进被子里,自欺欺人的躲了起来。秦墨宸毫不留情地将她提溜出来,手指捏的聂以夏的胳膊生疼:“怎么,有勇气寻死,没勇气见我?你是不是很遗憾没死?”

他又嗤笑:“你就是死了,我也会把你的尸体捞起来放在岸上晾几天,让全城的市民围观你溺死的丑态。”

他绝对是认真的,聂以夏从来不怀疑秦墨宸的狠绝。

她苍白着脸,挺直了背脊,倔强的冲他喊:“我的婚礼毁了,你还想怎么样?!”

不错,还有力气冲他喊。

秦墨宸放开她,默默的点烟,熏得聂以夏不住的咳嗽。

他吐着烟圈,修长的手指将床边的诊断书丢到她眼前,聂以夏看了一眼,几乎吓得魂飞魄散。

上面写着妊娠反应8周,姓名就是三个明晃晃的大字——聂以夏。

我我我怀孕了????聂以夏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秦墨宸语气淡淡的,眼含讽刺:“孩子是谁的?”

不等她回答,他唇角扬起一丝冷笑:“算算日子,是我的对么?”

聂以夏咬牙,她从他的脸上看不到半分喜悦,只觉得他眼底的厌恶都要漫出来。

这个孩子,这个可怜的孩子在她不知情的时候来到了这个世界,可惜啊,它的父母是仇人啊。聂以夏漫不经心的笑起来:“谁知道呢,那天和你睡完,我晚上又跟肖遥滚了床单,我怎么知道是谁的种。”

“贱人。”秦墨宸冷冷的眯眼,一手掀开聂以夏的被子,猛然将聂以夏拉下床,聂以夏几乎是被拖在地上,吓的叫起来:“你干嘛,放开,放开我!”

秦墨宸充耳不闻,病房外的秘书Lisa看到自家老板拖着女人出来,赶紧指挥外面的几个保镖跟上。

一群煞神风一般的穿过医院过道,有不少人目睹了聂以夏的窘境,却竟然无人敢施以援手。

到了医院外面,Lisa将宾利车开了过来,聂以夏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被像个破布娃娃一样塞到车内。

“你要带我去哪儿?!我要回家!”

“回家?你哪还有家。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肖家的企业就会在几个月之后迅速瓦解崩盘,你已经把肖遥伤的体无完肤了,也不希望他变得一无所有吧。”

“卑鄙!”聂以夏狠狠的骂,他了解她对肖遥的愧疚,毫不犹豫的利用这点要挟她。车子很快从闹市区离开,一路开往S市的半山别墅区。

他要怎么对付自己?聂以夏一路上胡思乱想着,到了别墅区,秦墨宸拽着她一路长驱直入进入一间大卧室,这间卧室被改造成了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个长发秀丽的女人,面容甜美,只是戴着呼吸器,安静的如同死去。聂以夏立刻认出了她。

“顾乐汐。”

小说《哀之伤,蜜与糖》 第2章怀了谁的孩子 试读结束。

二维码